首頁 / 體育 /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2018-12-06 19:27:30

每週四晚,肆客足球推出【圈內人】:為你講述足球圈內、與眾不同的故事。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我一個播的,你誇我可愛?”笑著搖頭,假裝不認可我的稱讚。

新聞主播歷來都是老成持重,生人勿進的高冷形象。楊茗茗卻憑藉著“可愛”,在世界盃期間迅速走紅。

俄羅斯世界盃,楊茗茗與邵聖懿一起駐守紅場演播室,主持了多檔節目。一連40天,開啟CCTV5就能看到她。

播新聞時不苟言笑,主持節目時活潑可愛,這樣的楊茗茗觀眾很難不喜歡。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楊茗茗紅了嗎?

“不算紅吧。”對網友們炒作的“紅”,楊茗茗看得很冷靜,“我對走紅的解釋,就是突然暴增的折線,但我還是個正常的上升曲線,積累到這兒了吧。之前其實是大家沒有關注到我嘛。”

楊茗茗在體育頻道活躍了挺長時間。她是《體育晨報》的新聞主播;也主持了王牌欄目《》接近兩年。

在忠實觀眾眼裡,楊茗茗是慢慢地成長起來的。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2013年,楊茗茗在CCTV第一次出鏡,是《午夜體育報道》。

對於能在《午夜》播新聞,楊茗茗還挺開心的。一方面因為節目時間沒有那麼長,另一方面因為基本是整天新聞的回顧,那些新聞她都見過了,不陌生,也就不容易出錯。

本以為深夜的節目關注度低,沒想到,楊茗茗還是上了熱搜。“央視新女神”、“體育頻道美女主播”等一系列名號瞬間和“楊茗茗”三個字連在了一起。

這給當時還沒畢業的楊茗茗造成了困擾。這些她都沒經歷過,高中同學在新聞裡面看見她,跟過年似的,大家給她發微信,截圖他們各自收到的推送,虎撲、騰訊、網易,幾乎囊括了全中國所有的體育媒體。

“因為體育頻道之前很久沒有進新人了嘛,我出現了以後,大家覺得新鮮吧,我覺得肯定是這個原因,就村兒裡來新人了,大家都去看一下新人。”

這是楊茗茗自己總結的原因,說完,她嘻嘻一笑。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大部分群眾也只是好奇,但“嗅覺敏銳”的一些媒體人們,卻希望挖出更多楊茗茗的故事,他們想知道:憑什麼是她?

楊茗茗沒有接受採訪,他們也沒有死心,追著她央視的同事們問:為什麼她不接受採訪?

新聞學課程裡講:問題丟擲去了,如果受訪者沒有迴應,本身也是一種迴應。

於是,新聞就這樣被造出來了。沒有虛構,也不是為了黑誰,那篇文章只是把一個年輕姑娘成為央視主播這件事兒,寫得有點玄,讓人浮想聯翩。

“出名”,不是因為工作優秀而是其他原因,這不是楊茗茗想要的。

她有點兒慌,她害怕這會給同事添麻煩。

其他電視臺也遞來了許多橄欖枝,她只是個實習生,跳槽、做綜藝似乎都可以選擇。

“我現在挺感謝那個記者的,他提醒到我,這個事情沒有什麼好飄的。然後我對自己說,不行,我得踏實點兒,我得沉下心來。我又問,現在我該幹嘛呢?我現在就是不能在外面搞事情,我就要好好工作,踏實一點。

楊茗茗就繼續埋頭在臺裡配音,繼續做《午夜新聞報道》。後來午夜板塊取消了,改成體育咖吧,沒有了午夜新聞,她就配了好長時間的音,沒有出鏡的機會。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配音間

“不出鏡就配音好啦。配音也是鍛鍊專業的過程嘛。能配好,挺了不起的。那會兒是實習生,我覺得配個兩三年,慢慢練一練,挺好。”楊茗茗的心態很平和,這或許和她從小養成的性格有關。

媽媽說,小時候學走路,茗茗都沒摔過跤。搖搖晃晃地往前走,如果有什麼吸引了注意或者背後有人喊,茗茗不會馬上轉身去——這時候特別容易摔。這時候,她的應激反應是慢慢蹲下來,手摸著地,然後,再去找:是誰?

進了央視,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2012年倫敦奧運會,體育頻道缺人,就去中國傳媒大學招實習生。那會兒是暑假了,楊茗茗不在北京沒能參加現場面試,只能按要求寄了一張光碟。

接著她趕緊回到北京等訊息。沒有那種陪同學面試,同學落選反而自己選上的狗血劇情,央視很快就通知她入選了。

“進央視嘛,對於我們學播音主持專業來說,這是一個最好的平臺了,就想著是特別好的機會。”楊茗茗對未來充滿著美好的想象。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然而央視的工作體系非常成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專業的事不讓碰,實習生只能打雜。

“就覺得自己特別多餘,人家說對不起讓一下,你就讓一下。然後問老師,我能幹點兒什麼?啊,那個,一會兒有需要再叫你吧。”

和楊茗茗一起實習的同學有四五個,除了打雜,沒事做的他們就拿著稿子在旁邊讀,後來唯一碰到和專業相關的活兒,就是幫主持人老師們收集資料;還有,少不了的貼發票。

特別高興,給他們貼發票,終於有活兒幹了。因為貼發票是一個很繁瑣的工作,每天去就說,嗨,今天還有打車票。因為打車票很小,一張一張的貼,貼的特別整齊。”

這群播音系的高材生都覺得這個活兒特別好,每天在比誰的票貼得整齊。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這也算是個修煉,雖然是一些看起來不起眼的小活兒,但領導們都看在了眼裡。

後來楊茗茗被央視派去跟“中華龍舟大賽”。

開賽前有個儀式:升國旗,現場唱國歌,請當地的人致辭,最後發槍。楊茗茗是現場司儀,只是負責理順流程,壓根兒不進直播鏡頭。

這其實挺簡單的,但也是個需要有耐心的活兒。

“可能這個事兒也可以別人去做,但是既然派我去了,就去唄。要的就是我標準的普通話,雖然技術含量沒那麼高,但自己踏實幹吧。”

後來楊茗茗才聽說,也有讓別的人幹過這個活兒,但不是每個人都堅持下來了。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活兒很無聊,這個東西沒意思,不能出鏡又不籤正式工作或者怎麼樣的。

或許是大家心思比較浮躁,但楊茗茗就根本沒往那方面想。有工作,認真做好就很開心了,沒有多餘的念頭。

“中華龍舟大賽”每個月都會去一個地方比賽,她跟了一年,算是好好感受了體育頻道的工作氛圍。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到大四沒有課了,進入到真正畢業實習的階段。當時體育頻道缺個配音員,臺領導覺得楊茗茗還不錯,就讓她頂上。

剛開始,她配的是《體育世界》,晚上9點那個時間剛好是緊接著CBA或是中超的比賽。所有片子都是編輯現做的,馬上要出新聞,時間上特別著急。

比賽一結束,編輯就把稿子遞到配音間,楊茗茗需要立刻配完出片子,配得慢就會耽誤整個直播流程。

直播嘛,時間不能等,很是緊張。

《體育世界》還只有楊茗茗這一個配音員,不像早上的《體育晨報》兩個配音員能相互配合。如果楊茗茗配不下來,沒有人可以幫忙。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也不怕你們笑我,我第一天配音的時候,緊張得襪子都溼了。沒出息,真的。”

不過配得久了,總是會有成長和收穫的。

楊茗茗的專業技能迅速提高,很快就能獨當一面 。

至於“犧牲”嘛,也有。“其實我以前也是個非常溫婉的軟妹子,可在體育頻道老上直播,沒有辦法婉約嘛,哪有空給你婉約。”

2014年巴西世界盃前的一天,楊茗茗突然接到電話,《豪門盛宴》的導演要見她。

“是從小看的那個《豪門盛宴》嗎?好好好。”

機會是留給付出過努力的人。

《豪門盛宴》的導演欣賞楊茗茗在《午夜體育新聞》的出鏡表現,也認可她在央視大量的配音工作。當開始籌備,導演組就想到她。

一面試,雖然挺年輕,但工作能力過硬,來吧,來豪門盛宴吧。

楊茗茗就開開心心地站到《豪門盛宴》的舞臺上,從播廣告開始。

每次,楊茗茗的耳機裡都會傳來導播的囑咐:沒有時間了,一分鐘,一分鐘你得把廣告全部播完。

一開始,楊茗茗播廣告沒有人聽。後來她播廣告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播完之後,觀眾都瘋狂鼓掌,為她歡呼。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聽起來,楊茗茗還挺順利的。但這一切都源自她的堅持。

和楊茗茗一起去央視實習的四五個同學,後來都走了。畢業找工作的時候,有人想收入高點兒,有人怕熬得時間太長,成功機率太小。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願意堅持,也不是每一個堅持的人都有足夠實力出頭。

孤獨的主持人

“我比較幸運,領導開明,他們願意用新人。”

楊茗茗感謝央視給了她機會。當然,也有她自己的努力。

楊茗茗習慣提前40分鐘就去演播室坐著,像球員一樣,熟悉場地,感受氛圍。

她會帶上寫得滿滿的兩頁紙,上面全是她可能要說的點,或許能用到的資訊。

“可能念出來的只有一小部分,但不寫滿兩頁紙,我會害怕。直播,有時候像面對一場戰爭,準備資料就是上彈藥。寫得雖然累,但覺得值,保命嘛。”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2017中超頒獎典禮

主持人這個職業,看起來風光其實也蠻孤獨的。

在鏡頭前出事,沒有人能幫忙,只有自己。出錯了,要想盡辦法圓回來;要不然,就要保證自己不出錯。

有時候,導播那裡也會出現問題,這時候就需要看主持人的能力。補上,那是應該的;補不上,就要被批評。

“我們吃開口飯的在一起就會互相同情:哎,說十句對的,沒有人記得住,一句錯的,就會罵你十年。”

而且,如今的網際網路放大了這樣的批評。幾乎每個主持人,都會被網友做一個口誤集錦。

哪怕是一些人之常情的錯誤,也會有人說:你行不行啊!

有些觀眾就盯著,想在主持人身上找個突破口。說實話,他們也不是真想黑誰,只要能藉著這個姑娘黑一黑央視,或者黑一黑別人,就行。

“我肯定不想給別人添麻煩,也不想給自己挖坑嘛,所以就會養成一些比較謹慎的本能。我會蹲下來摸著地,然後再回頭看,是誰在叫我?”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不過,大部分觀眾都是善意的。

楊茗茗微博有個超級話題“茗嘴隨時播”,有很多粉絲。

“會有許多熟悉的名字他們總會給我留言,從很多年前就開始了。我其實蠻感動的,真的有人在見證你的成長。”

“他們會讓你感覺‘觀眾’這個詞不那麼虛。雖然不在你的對面,但他們會馬上通過網路告訴你:誒,你今天在那打了個磕巴。哈哈,被我發現了吧。或者他們會說:茗茗你剛說的那段,我特別有感觸,我那會兒如何如何。”

在紅場的時候,每一天都會有人央視直播樓下喊:楊茗茗~

她也會輕聲回覆:“噓,我們在直播,等會兒~”

觀眾也挺有趣的,他們不會客氣說地“你好”,而是直接就來一句:“直播啊,你別緊張!”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紅場,“隔網合影”

有次直播,老大哥邵聖懿就調侃楊茗茗,“思路可以啊,該叫你楊指導了!”

第二天,去紅場的那些球迷們不叫她茗茗了,直接就開始叫楊指導了。

“就發現,原來我們的節目真的是及時把資訊傳遞給他們。是真的在跟著你的節奏。你說的每句話,你丟擲去的梗,他們都接住了。觀眾其實一點都不遠,還蠻近的。誒,還蠻有自豪感的。”

關於現在 關於未來

“學弟”曾侃有時候會嘲笑她:“楊茗茗,你來體育頻道這幾年,變得越來越不要臉了。”

太要臉,我就幹不了這活!”楊茗茗一邊強勢迴應一邊賣萌,“媽媽,我當主持人了,這張臉還給你了。”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算上實習,楊茗茗在央視已經六年了,“越來越不要臉”的同時,她也對自己的未來越來越期待:“我希望四年之後,能坐在卡達的沙子裡給大家播世界盃。”

而對於更遙遠的未來,她說:“有時候也在想啊,有一天當我老了,被叫做楊阿姨的時候,會不會有人指著我說:誒,你不就是電視上的那個人嗎?”

是的,你是看她節目長大的,小屁孩兒。

對話楊茗茗|天下足球主持人,從貼發票開始修煉

採訪、撰文:於悅 謝凡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