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食 /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2019-05-15 14:49:13

我們做酒的,實在是見過太多太多“大師”了,今天出來一個濃香大師,明天又出來一個綿柔大師,形形色色,實在讓人真假難辨。

究竟何為大師呢?

這是橫在每個人心中的一個難題,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評判標準,而在我看來,能被稱為大師的,要滿足以下兩個條件。

  1. 行業要浸染數十年以上,有豐富的實際釀酒經驗,而不是紙上談兵。
  2. 一定要對白酒行業做出巨大貢獻,德行兼顧,且為人敬仰。

德才兼備,方為大師,今天我要講的,恰恰是這麼一位白酒行業首屈一指的人物,她就是少有的女酒師—陳興希。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陳興希出身于軍人世家,身為女子,卻有著男兒的豪爽與果敢,1978年剛從大學畢業不久,就嫁給了相愛多年的同班同學蔣先生,隨後跟隨自己的丈夫,一頭扎進了茅臺酒廠。(那時候的茅臺酒廠偏僻落後,連續16年嚴重虧損,並不是如今人人羨慕的鐵飯碗)

1952至53年的的茅臺酒廠通過贖買成義(華茅)、榮和(王茅)、恆興(賴茅)合併成立。

三家酒坊工藝皆為手工操作,各師各教,工藝不完全統一,80年代前,茅臺酒廠有半數時間完不成生產任務,經過數代酒師人員、科研人員的努力,通過無數次迴圈往復,從實踐到理論再從理論到實踐,到九十年代中期,實現了連續超產。

陳興希作為科研所所長很幸運的參與這一程序,通過生產試驗車間的實驗,生產現場的實踐積累了大量經驗。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正所謂亂世出英雄,陳興希正是在這樣充滿機會的環境下脫穎而出。

骨子裡流淌著軍人血脈的陳興希,絲毫不怕吃苦,剛加入酒廠不久的陳興希就經常下車間與工人師傅一起探討茅臺酒的釀造以及工藝,在現場不斷的走動,總結反思。

也正是這段寶貴的人生經歷讓陳興希打下了堅實基礎,希望也就這樣一點一點從黑暗中萌芽。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1984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中國每一個角落,茅臺也響應時代的號召,吹響了專業化的號角,陳興希憑藉著化工專業的基礎,被優先送往無錫輕工學院進行發酵的專業學習。

再一次回到學校,她意外的發現,有了紮實的工作經驗後,以前那些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課本知識,從未如此簡單。

這一刻,就好像近視患者第一次戴上眼鏡一樣,世界從未如此清晰。

陳興希把握住了這次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像沙漠中倔強的白楊樹一樣,如飢似渴的攝取每一點珍貴的養分,吸收,然後成長。

從高等學府畢業的陳興希,將理論運用到實踐中,又用實踐填補理論的空白,業務水平突飛猛進,很快就成為了茅臺的中堅力量,被提拔為茅臺酒廠科研所所長兼新品開發室主任。

那些手上結過的繭

終於在這一刻,成蝶。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當一個人真正理解這句話時,她就走在了超凡的路上。

頂著科研所所長的頭銜,沉重如山的壓力隨之而來,如何在不影響出酒質量的情況下,改善茅臺酒的生產工藝,解決生產中出現的各種問題,成為橫在陳興希科研工作上的一座大山。

陳興希沿著前輩徐英走過的道路,繼續往前摸索,負責試驗方案的制定和過程的管理,運用現代科學技術結合釀酒經驗,深刻剖析茅臺酒的質量原因,對茅臺酒生產工藝引數進行了反覆比對,從原料的破損度、投料水分、糊化程度、堆積發酵,細緻到每一個環節,為茅臺酒尋找著最佳工藝標準。

一個女孩子,夏季35℃高溫下,冒著蚊蟲的叮咬,打著赤腳,在悶熱的車間,親力親為的為茅臺酒尋找最佳工藝標準。混著水散發出酸酸澀澀的發酵味,陪伴了陳興希的青澀時光。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也許外界對於科研工作的進行都會有一些質疑。

但陳興希知道,別人的看法並不重要,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就好啦”沉醉在科研工作中的陳興希,早已遮蔽了外界的一切聲音。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老師的指導下,通過無數次的生產實踐和總結,陳興希和釀酒師們,一步步摸清了茅臺酒的脈絡,統一了投料水分、發酵窖池,堆積發酵、大麴質量的工藝標準,解決了一次酒的質量、二次酒的掉排(進入夏季後,天氣變熱,溫度升高,入池溫度隨氣溫上升,糖化發酵旺盛,窖內升溫猛,雜菌繁殖迅速,糖醅酸度大幅度上升,有益菌生長異常,致使出酒率及酒質下降,有時甚至不出酒,這就是所謂的夏季掉排。)輪次酒產量比例,作業過程中結合傳統釀酒工藝,精工細作為釀酒微生物創造良好生產環境。

合理、科學、系統、規範的生產標準,給茅臺酒的生產裝上了騰飛的火箭,也讓陳興希收穫了寶貴的人生歷練。


在茅臺酒的歷史上,也只有鄭義興、李興發、季克良等寥寥幾人,可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茅臺酒的生產,而他們無一例外,都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中華釀酒歷史的總統山上。

這方面,陳興希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有些苦甚至不是誰想吃就能吃的。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工作上的兢兢業業也讓陳興希收穫了人生第一份國家級獎項

2003年,茅臺在參加全國質量管理獎的競選中,陳興希帶領團隊將改善茅臺酒工藝的經驗融合進了自評報告,高質量的完成了全國質量管理獎自評報道的編寫,這份乾貨滿滿的報道也讓茅臺酒廠成為了全國白酒行業唯一獲得國家級“全國全面質量管理獎”的企業。

慶功宴還來不及擺,一項更大的挑戰,正在浮出水面。

彼時,飛天、五星茅臺享譽全國,被稱為當之無愧的“國酒”,但價格過高,消費人群、場景有限,開發一些更日常,更接地氣的產品擴充自己的產品線,讓茅臺能真正走向多元化,成為了茅臺迫在眉睫的難題。

上能提筆定管理,下能入窖釀美酒,能文能武的陳興希再一次被推上了歷史的舞臺。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但,要怎麼做呢?

一向主意多的陳興希也犯了難,如果說茅臺酒的工藝改善,還可以依託前人的經驗,有跡可循,新產品則完全是一個陌生的領域,既要延續茅臺的高質,又要節約成本,還得有自己的風格,要求要高,定位要準。

沒有方法就只能用量來彌補了。

反覆的實驗、勾兌、品評、再勾兌、再品評,用無數次的重複來引發質變,就是在這個過程中,陳興希一步一步確認了各項酒體成分的理化指標,先後研發出了“王子、迎賓”等新產品,還起草了陳年系列酒、茅臺低度系列酒、王子系列酒、迎賓系列酒的產品標準。

現在使用的茅臺酒國家標準中的理化指標和感官指標就完全採用了陳老師起草的標準中的指標。

揭祕茅臺最神奇女酒師,為愛情奔赴酒廠,後成季克良最器重弟子

正是在這段時間,陳興希放棄了個人的休息時間,每個星期天都到科研所進行品評工作,反覆的訓練打磨自己的技藝。

上天對於努力的人從不吝嗇回報

2000年陳興希考上國家級評酒委員,同年調任總工程師辦公室任副總工程師。


一晃,數十年過去了,與茅臺相伴了大半輩子的陳興希,也到了跟茅臺不得不說再見的時候。

卸下重擔的陳興希,還沒好好的享受退休生活,就接到了廣大酒廠的訴求,他們都希望能聘請陳興希成為自己酒廠的顧問,就像早時候,茅臺酒坊用金條請鄭義興出山一樣,這些酒廠也奉上不菲的收入,因為他們很清楚,陳興希,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幾十年的茅臺酒釀酒經驗,工藝標準,遠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價值。

面對金錢的誘惑,陳興希有自己的考量,這些知識跟經驗不該用來謀取私利,它們是屬於整個白酒屆的財寶,她決定接受中國食品協會酒類食品高新技術培訓中心的邀請,做一件能引導和規範民營醬酒企業的釀造技術的大事—釀酒及品評培訓。

2011年,陳興希把天賦帶到了中國食品工業協會任酒類高新技術培訓中心副主任、專家組副組長,接任後,便加班加點的規劃總結教學培訓,把幾十年的經歷都濃縮成了教材,開始了自己新的征程。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退休短短八年的時間,陳興希就參加了十幾期品評勾調培訓班,為貴州醬香型白酒的發展輸送了一批又一批人才,隨後作為海夢坊核心創始人,在探索醬香型白酒奧祕的道路上繼續前行,始終不曾停下。

何為大師?

也許,陳興希的事蹟能帶給如今浮躁的社會一點點啟示,現在市場上那些侃侃而談,實際卻連糧食都沒親手碰過的“專家們”,會臉紅嗎?


我們這一生啊,缺的不是酒,缺的是能一起喝酒的人

我願意陪你一起,嚐遍這世間所有美酒與苦酒。

你願意關注我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創業之艱難,發展更難!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