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2018-12-19 08:39:14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蘭丁醫學創始人孫小蓉(女)


“如果不創業,我現在應該在去跳廣場舞的路上。”61歲的孫小蓉打趣道。

孫小蓉是武漢蘭丁醫學高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蘭丁醫學)創始人。20年前,她帶著早期檢測和裝置從加拿大回國,在武漢創業。

支點財經記者來到位於武漢光谷生物城的蘭丁醫學。在蘭丁醫學檢驗所裡,記者看到50多臺“Landing”正在“挑出”潛伏的宮頸癌細胞。

蘭丁醫學是一家專注於腫瘤早期雲診斷技術的高科技公司,主要競爭優勢在於利用人工智慧、大資料診斷癌變細胞的能力。目前,公司已完成700萬例細胞診斷,總部和研發基地設在武漢,深圳、太原、成都、長沙均設有實驗室。

在孫小蓉看來,腫瘤細胞的篩查已步入人工智慧時代。


“沒錢買機票回國”


1957年,長江上首座公鐵兩用大橋——武漢長江大橋通車。這一年,孫小蓉在武漢出生。

高中畢業,18歲的孫小蓉下放湖北鍾祥農村。她告訴支點財經記者,當時她協助婦女主任,管農村婦女超生。為了讓大隊生育指標達標,她帶著農民小分隊盯人。對有超生的婦女,他們用拖拉機拉去做節育手術。

“我花了兩年時間,讓大隊的生育指標達標。”孫小蓉說。

這段經歷也是日後孫小蓉主攻醫學的原因之一。她十分痛心地說:“當時醫療條件不好,女人們吃了不少苦。我去國外學醫,看到國外婦女享受良好的健康理療,覺得國內太落後了。”

1977年,高考恢復,孫小蓉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同濟醫科大學,實現從醫的理想。經過八年苦讀,她拿到了碩士學位。

畢業後,孫小蓉成了同濟醫院的一名醫生。原本可以過上無憂的生活,但她覺得自己還需要更廣闊的視野。在醫院,每天重複在顯微鏡下找病症,看不到前途。

1988年,孫小蓉做出重大選擇,去澳洲墨爾本莫耐悉大學醫學院攻讀生殖醫學博士。1993年,愛“折騰”的她再一次選擇了遠方,先後去了美國紐約Sloan腫瘤研究中心和洛克菲勒大學讀博士後。

孫小蓉告訴支點財經記者,初到美國三個月,她並不適應那裡的學習環境,想回國,但身上沒錢買機票,無奈之下,只能選擇留下來繼續學業。

博士後讀完之後,孫小蓉覺得“自己書已讀到頭了”。正在徘徊之際,她被加拿大溫哥華BC腫瘤研究所吸引。該研究所擁有一項世界領先的腫瘤早期檢測技術,誕生過諾貝爾醫學獎金得主。

孫小蓉投去簡歷,靜待佳音。收到入職信時,她無比高興,欣然前往。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挑出“爛黃豆”


研究所一流的科研環境,讓孫小蓉感到震撼。

“顯微鏡與電腦相連線,把細胞放在顯微鏡下,電腦自動生成報告。這或許就是人工智慧機器人篩查腫瘤細胞的最早雛形。”孫小蓉說。

這項腫瘤檢測的篩查技術,可以在人體沒有腫瘤症狀的前期階段,通過細胞NDA定量方法對人體細胞標本逐個分析,判斷有沒有癌細胞存在,並分析其發展趨勢。

以宮頸癌細胞篩查為例,篩查就像從一大堆黃豆中,挑選出裡面的“爛黃豆”。

“在好黃豆佔99%、爛黃豆佔1%的情況下,你必須得看好每一顆黃豆,不能漏掉。”孫小蓉說。

孫小蓉介紹,人工智慧篩查機器人看得更快也更精準,而專家只需要複核它挑出的“爛黃豆”。

“傳統的腫瘤檢測方式,是藉助顯微鏡用肉眼觀測腫瘤細胞,但是準確度遠不如電腦自動檢測。”孫小蓉說。

1999年,孫小蓉想把這項腫瘤篩查技術帶回國內。她首先得說服研究所負責人布朗克。

“我們這套腫瘤早期診斷儀系統在世界上確實是獨一無二的,但因為加拿大人口稀少,病例不多,難以顯示研究成果的巨大成效。”孫小蓉對布朗克說,我們可以把裝置帶到人口第一的中國去,讓這項研究成果獲得最大的邊際效益。

這項技術是由數十名加拿大專家耗費十年時間研究出來的,布朗克最在意智慧財產權問題。

“我將嚴守我的職業操守,嚴格保護智慧財產權。”孫小蓉的誠心最終感動了布朗克,他打消了顧慮,同意了這項計劃。

這樣,孫小蓉回國創業。在回來的飛機上,孫小蓉滿腦子想著給公司取個好名。當飛機著陸武漢那一刻,她腦海冒出一個英文單詞:Landing。

“對,Landing英譯‘著陸’。公司就取名‘蘭丁’,寓意兩個著陸:我在故鄉著陸;世界領先的腫瘤早期診斷技術也要在中國著陸。”孫小蓉說。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遭遇兩次創業失利


但是,創業並不“平穩”,孫小蓉險些遭遇兩次滅頂之災。

最初因創業沒有資金來源,孫小蓉找到一家生產顯微鏡的企業尋找合作。

“我們有資金,會做市場,還有訓練有素的管理人員。您只需要一心一意做您的專業就成了,其他就交給我們來做好了。”對方高層人士說。

孫小蓉被打動,她說自己剛回國,只懂得專業技術,其他一竅不通。

“倘若我能專心繼續做研究,其他雜事統統交給這家公司,這才叫珠聯璧合!”孫小蓉與這家公司達成合作。

隨後,不懂專利技術入股的孫小蓉,成為了小股東,對方成為控股股東。起初,她覺得沒啥不好,因為對方說一切還是她說了算。

孫小蓉苦心經營兩年,這家公司開始盈利。

問題浮出水面。對方公司提出,讓孫小蓉把蘭丁公司關掉,所有員工合併到他們那裡去,以求更好地經營。對方公司開出條件,以高薪聘請孫小蓉為技術專家,還許以高薪挖走了核心團隊。

不願做牆下草的孫小蓉,無奈選擇分手,何況她得保護好這項技術的智慧財產權。

一年之後,孫小蓉重振旗鼓,帶著升級版的技術再闖市場。這次她謹慎地選擇與一家投資方合作。對方提出,雙方各佔50%股份,孫小蓉只需以技術和無形資產入股,出資方則以700萬元現金入股。

孫小蓉回憶,到了工商註冊新公司的環節,對方來電稱,工商部門要求先對專利技術等無形資產進行評估,等評估下來了才能生效。為了快速展開工作,雙方口頭承諾先工商備案都以現金入股,等無形資產評估下來了,再更改為技術入股。

當評估下來後,孫小蓉幾次與對方溝通更改工商備案資訊,無果。同時,公司很快盈利。

到年底討論按股分紅時,對方稱:“按照契約,只有兩種選擇:要麼你把700萬元填上;要麼我們去工商部門反映,說你是假資金,屬於欺騙。我們也請權威機構評估了你的無形資產,充其量只佔總股金的25%。你是否決定今後以25%入股分紅?”

孫小蓉徹底傻眼。“那一瞬間,我連自殺的念頭都閃現了。我不能賤賣技術,只好選擇顆粒無收地從這家公司全身而退。”

“只要精氣神未滅,智慧沒丟,就能再次站起來!”得到家人極大地鼓勵,孫小蓉深知,“腫瘤篩查的核心技術仍掌握在自己手上,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與時俱進,研發出新產品。”

孫小蓉向年歲已高的父母借來20萬元的養老錢,還把家裡改造成實驗室,與丈夫一起攻關,最終研發出新一代腫瘤篩查的“Landing”機器人。


武漢這家公司用機器人篩查癌症,有多準?


瞄準人工智慧篩查


如今,孫小蓉有了先進的實驗室。在蘭丁實驗室裡,支點財經記者看到,50多臺“Landing”機器人正在對宮頸細胞樣本進行讀片,螢幕內顯示出樣本的不同位置細胞的形狀、大小。機器上方的指示燈一閃一閃,有的顯示紅色,有的顯示綠色。

孫小蓉告訴支點財經記者,指示燈顯示綠色,說明這臺機器人正在篩查讀片;指示燈顯示紅色,說明這臺機器人已經篩查完讀片,提示工作人員要及時更換讀片。

“平均2分鐘,一臺機器人就能讀完一份樣本。”孫小蓉說,這臺機器人只需將病人的標本放入新的裝置裡,不需要專家篩查,智慧機器能自動掃描、自動分辨正常細胞和癌細胞以及炎症細胞,並對每一個細胞進行歸整分類。

拿出一份檢測報告,孫小蓉對支點財經記者說:“紅顏色、超過數字‘5’的,是癌細胞;綠顏色,是正常細胞。”

“我們希望把85%的宮頸癌細胞的篩查任務交給蘭丁機器人,15%再由醫生複核。根據不同要求下載診斷結果,將報告發放到患者或終端醫生的手中。”孫小蓉說。

機器人篩查的準確度如何呢?在2017年於武漢舉辦的一場聯合國醫療衛生產品採購論壇上,孫小蓉請來5名全球知名細胞病理專家與機器人“Landing”展開宮頸癌細胞篩查的競技。

一出精彩的“人機大戰”上演。在武漢市江夏區公證處及現場數百名觀眾的監督見證下,專家與機器人經過20分鐘角逐,最終機器人所提交的診斷結果與5名專家診斷結果完全一致。

“我看了一輩子的腫瘤細胞,還沒有機器人看得準。”在專家組成員中,一位美國老教授如是感嘆。

孫小蓉告訴支點財經記者,如果採用傳統人工方式,醫生用顯微鏡檢測,在一堆黃豆中揀出“爛黃豆”,更多憑經驗判斷細胞是否正常,每天只能檢視100份標本。與網際網路“雲技術”結合,機器人每天至少可以診斷3.5萬例樣本,每位醫生提高近300倍的工作效率。

“機器可以連續、重複篩查,但人需要休息。”孫小蓉從容地說,“人類真正的進化實際上是工具的改變。每個細胞由資料診斷以後,醫生解放了,這是革命性的進步。”

在蘭丁醫學的武漢宮頸癌篩查人工智慧雲診斷中心,支點財經記者瞭解到,這裡匯聚了全國各地700萬份腫瘤細胞篩查樣本。在一塊大螢幕上,可以隨時檢視某地某居民的宮頸癌篩查報告。

“如果及時採取治療措施,宮頸癌的病情是完全可以控制住的。” 孫小蓉說,2018年,公司承接了湖北全省城鄉37萬貧困適齡婦女的“兩癌”免費檢查任務。如此詳實的病理大資料庫,有利於各地相關部門開展一對一幫扶工作。

目前全國有三億左右的婦女需要進行定期重複的宮頸防癌篩查,覆蓋率尚未達到20%,距要求達到80%覆蓋率的目標尚遠。防癌篩查的市場潛力巨大。

資本市場持續看好蘭丁醫學的發展。2018年10月,公司獲得了最新B輪融資,而IPO正在推進中。

經歷早前兩次創業失利,孫小蓉說自己距離商人甚遠,對賺大錢不感冒。她自稱骨子裡還是個科研工作者,希望所有人都用得起蘭丁的技術和產品。

在孫小蓉的辦公室裡,一幅懸掛起來的書法作品上寫著“寧可正而不足 不可邪而有餘”,一張歐式弧形的桌子上擺放著鋼琴、小提琴模型。

孫小蓉喜歡音樂。在蘭丁醫學招待大廳內,一架鋼琴靜靜地擺放著。每當疲憊不堪時,她會坐在鋼琴前,輕輕地彈奏。

大廳一牆面上寫著:“在蘭丁,經歷成功的過程,享受創業的快樂。”這句話的下方,懸掛著孫小蓉接待貴賓的合影照。

“今天的中國,迎來百年難得的機會。只要敢試,不被潮流裹挾,稍微有頭腦的人就能成事。”孫小蓉說。


END

記者丨袁二聲 實習生丨龔小芹

編輯丨吳玲

出品丨湖北日報傳媒集團 支點雜誌

商務合作丨 027-88569409 13971337633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算了吧,還是到正規醫院去檢查好些,我妹今年八月份在麻城就是這樣的一些檢查機構檢查的,說有宮頸癌,把他嚇死了,然後要在協和來檢查,協和醫院要他在麻城檢查的那個切片,她又到麻城去找之前檢查的那個醫院去要切片,那家醫院不給,後來沒辦法,又到同濟醫院從新全面檢查,結果是麼病都沒有,上個月才搞清楚,幾個月一家人都急死了

  • 國家應大力支援推廣到全國。

  • 招人嗎?我可以提供肉體

  • 這個應大力推薦

  • 我想要知道之前兩家公司,分別是哪兩家?誰能告訴我

  • 只是查宮頸癌嗎。別的癌能查嗎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