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給周黑鴨和老乾媽供貨的湖北香菇大王,放棄IPO後又遭業績腰斬

給周黑鴨和老乾媽供貨的湖北香菇大王,放棄IPO後又遭業績腰斬

2019-04-20 07:07:01


給周黑鴨和老乾媽供貨的湖北香菇大王,放棄IPO後又遭業績腰斬


企業裕國股份(831036)來說,2018年不是一個“好年成”。

先是IPO之路不順,後有業績“腰斬”。

早在2016年3月21日,裕國股份就向證監局提交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輔導備案登記材料。

令人詫異的是,在經過2年多的等待後,2018年3月28日,裕國股份釋出公告稱,根據市場環境的變化和公司的實際情況,公司已向湖北證監局報送相關材料,申請終止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輔導備案。

放棄IPO後的裕國股份,業績更是遭遇了“滑鐵盧”。

4月19日下午,裕國股份釋出了2018年年報。

2018年,裕國股份實現營業收入7.53億元,同比下降42%;淨利潤虧損3839.57萬元,同比下降173.64%;扣非淨利潤虧損4302.69萬元,同比下降196.76%。

與上一年相比,裕國股份的營業收入接近“腰斬”,淨利潤更是近年來首次出現虧損,裕國股份怎麼了?

裕國股份董事會祕書朱崑山對支點財經記者表示,這是公司經營轉型帶來的陣痛。

那麼,裕國股份為何要轉型?它要轉向哪裡?


香菇出口曾穩居國內第一


故事還要從裕國股份的創立說起。

裕國股份創始人兼董事長雷於國有著“香菇大王”的稱號,支點財經記者曾在裕國股份所在地採訪過他。

1966年出生的雷於國,是湖北隨州市三裡崗鎮人。三裡崗鎮是我國較早從事香菇種植的地區,由於這裡地處“北緯30度”附近,種植出來的香菇菇質肥厚、味醇香郁,花菇(香菇中的最高品種)率極高。

隨著香菇種植技術的成熟和推廣,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一批有著靈敏商業嗅覺的當地人,開始把這裡的香菇拿到等地去賣,20多歲的雷於國便是其中之一。

因為品相和口感好,隨縣香菇很快在這些城市有了名氣。在市場摸爬滾打幾年後,雷於國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隨縣香菇賣到廣州、深圳、廈門等城市後,很大一部分香菇不是被這些城市的市民吃掉,而是被賣到了馬來西亞、泰國、中國等國家和地區,且價格比內地高。

雷於國決定自己做香菇出口生意。2000年,雷於國和一位曾經有過合作的新加坡客戶,在三裡崗鎮成立了中外合資的湖北裕國菇業有限公司——這是裕國股份的前身,也是隨縣第一家取得自營出口權的公司。

為了開拓香菇出口業務,雷於國多次跟隨旅行團到中國香港和國外去找市場。別人是跟著導遊去旅遊,雷於國是讓導遊帶著去找當地香菇市場,並在導遊的幫助下和賣香菇的人談買賣。

雖然這種開拓市場的方法很“笨”,但卻頗有成效。當年,裕國股份實現營業收入2323萬元,出口創匯281萬美元。

後來,雷於國的生意越做越大,還帶動了一批隨縣人一起做香菇出口生意。雷於國便有了“香菇大王”的美譽,隨縣也一度穩居“中國香菇出口第一”的寶座,香菇遠銷歐美、日、韓、東南亞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

裕國股份掛牌新三板的2014年,實現營業收入11.7億元,基本由外銷收入貢獻。此外,淨利潤有5233萬元,扣非淨利潤為5056萬元。同期,隨縣香菇出口約6億美元,在全國香菇出口總額中的佔比接近五成。

根據海關資訊網統計資料,裕國股份在2015年至2016年度我國出口企業百強榜中,分別位列第18名和第27名,且在香菇行業中均排第一。

裕國股份可謂一時風光無限。到2017年時,裕國股份營業收入創下新高達12.98億元。其中,外銷收入為11.58億元。

在發展過程中,裕國股份也不再單純銷售香菇,而是形成了種植、採購、研發、加工和銷售一體化的業務體系。產品也從初加工的幹香菇,拓展到了香菇脆、、香菇薯片、香菇、香菇罐頭等深加工產品。此外,產品類別也增加了與香菇同屬食用菌的等。


給周黑鴨和老乾媽供貨的湖北香菇大王,放棄IPO後又遭業績腰斬

近年來裕國股份業績 支點財經整理


出口市場份額被鄰省企業蠶食


如果以2017年之前的資料來看,裕國股份能夠滿足登陸A股市場的業績要求:最近3個會計年度扣非淨利潤均為正數,且累計超過1.32億元(基礎線3000萬元);最近3個會計年度營業收入累計超過33.11億元(基礎線3億元)。

不過,2018年的虧損讓此前積累的較好資料全部付諸東流。或許是早有感知,提前“撤退修整”,放棄IPO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情況為何到了2018年有變?

裕國股份自己的解釋是,由於受波動影響,公司調整減少了出口業務銷售,進而導致外銷收入和營業收入大幅下降。2018年,4.52億元的外銷收入匯兌淨損失1175.77萬元,上一年11.58億元的外銷收入匯兌淨損失為682.34萬元。由於人民幣大幅升值,裕國股份匯兌收益虧損加大,進而影響了淨利潤。

有業內人士對這一解釋並不信服,在他們看來,這是次要因素而非主要因素,根本原因還是在於香菇出口市場競爭加大。

苗頭其實早幾年已經出現。

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裕國股份的營業收入就出現過同比下滑。2015年的營業收入尚有10.46億元,2016則跌至10億元以內。

由於裕國股份是隨縣的香菇出口龍頭企業,隨縣香菇出口也受了些影響,也是連續兩年持續下降。2015年隨縣香菇出口5.5億美元,“中國香菇出口第一”的寶座被鄰省的河南南陽市西峽縣奪走。這一年,西峽香菇出口5.7億美元。

西峽香菇種植和商貿流通比隨縣要晚一些,但近年來發展勢頭較猛,目前有60多家企業從事香菇出口。西峽香菇同樣位於“北緯30度”附近,這裡種植的香菇也是朵型圓整、質密肉厚,並盛產花菇。

自2015年香菇出口超過隨縣後,西峽香菇與隨縣香菇出口的差距越來越大。2018年,西峽香菇出口達11.8億美元,隨縣香菇出口僅4.27億美元。前者在全國香菇出口總額中的佔比超過五成,後者僅有兩成多。

一邊是西峽香菇在海外市場份額越來越大,一邊是隨縣香菇的海外市場逐步被蠶食,裕國股份的外銷收入下降也就不足為怪。

雖然2017年裕國股份也通過提前佈局和拓展銷售渠道等多種銷售手段,以及拓展產品類別等創新產品的方式,暫時提升了外銷收入和營業收入,但目前來看刺激效果還有待提升,不然也不會有2018年業績大幅下降。

裕國股份表示,未來會進一步拓展出口市場以增加銷售量 ,同時會積極開發更多創新產品以應對競爭。


給周黑鴨和老乾媽供貨的湖北香菇大王,放棄IPO後又遭業績腰斬


還要開發更多“周黑鴨類”客戶


事實上,近年來裕國股份也在通過開拓國內市場來改善業績。

2014年,聽說周黑鴨(01458)要研發新產品滷香菇,雷於國便主動找到周黑鴨表達了合作意願。當時,周黑鴨在全國範圍內精挑細選了幾十種香菇樣品,最終雷於國提供的香菇樣品脫穎而出。

為了滷製出口感好的香菇,雷於國與周黑鴨一起用了9種大小不同的香菇反覆進行滷製後發現,一種個頭較小、與一元硬幣差不多大小、外觀飽滿且表面有放射狀花紋的花菇,滷製出來的口感更爽滑Q彈。

2015年周黑鴨滷香菇上市後銷售還不錯。裕國股份相關負責人介紹,為了能與周黑鴨有穩定合作,裕國股份專門開闢了200畝的周黑鴨專用香菇種植基地,並新建了周黑鴨香菇分揀車間。

周黑鴨之後,、真功夫也成為了裕國股份的客戶,從它這裡採購香菇原料。裕國股份披露的資訊顯示,裕國股份還在為沃爾瑪、華潤萬家等商場超市供貨。

支點財經記者梳理裕國股份近年來年報發現,它的內銷收入確實在逐年擴大,2018年內銷收入超過了3億元,同比增長115%。同時,內銷收入在裕國股份營業收入中的佔比也從10%點多增加到了39.97%。

朱崑山告訴支點財經記者,公司經營業務正在轉型,未來將以開拓國內市場為主。

不過,內銷收入的增長還不能抵消外銷收入下降帶來的差額。在出口業務遇阻的情況下,裕國股份在開發國內客戶上還得加把勁。

END

記者丨林楠

編輯丨吳玲

出品丨湖北日報傳媒集團 支點雜誌

商務合作丨 027-88569409 13971337633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不是品質不行了,而是競爭大了

  • 品質不行了,當然不好賣了

  • 也是隨州的一個人才,聽說現在好幾個老婆,中國是怎麼了有錢了老婆就多了

  • 河南種植的香菇和隨縣的香菇還是有很大區別的,花菇是多,但顏色差距很大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