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對當前市場應持樂觀態度

對當前市場應持樂觀態度

2018-11-06 07:28:11

不同於普遍預期,我們認為年內市場並不悲觀。儘管中長期處於下行軌道,但短期刺激力度較大,不排除四季度部分資料超預期的可能性。權益方面也有“緩解股權質押風險”作鋪墊,疊加多項利好,市場風險偏好有望回升。

對當前市場應持樂觀態度

相比較前三季度而言,當前巨集觀及市場層面利好不斷:

(1)政策託底意願明顯:二季度以來,貿易問題加重了國內經濟看空預期。在7月份和10月底召開的兩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都透露出了刺激基建提振經濟的政策意願。特別地,10月31日的政治局會議還沒有提及去槓桿和房地產管控,留給後市的“遐想”空間更大。

(2)中美經貿關係階段性緩和,市場不確定預期得以修復。自從9月中旬2000億美元商品增稅靴子落地之後,中美之間貿易摩擦就未進一步“加碼”。短期來看,即使增稅是壞訊息,者一般也會青睞任何能夠消除不確定性的事情,因此增稅靴子落地以後反而刺激了9月末A股的強勢反彈。不僅如此, 11月1日中美兩國元首互通電話,也表達了保持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和擴大中美經貿合作的良好願望,進一步修復了市場情緒。

(3)企穩,年內“保7”無憂。前期人民幣接連走弱的原因在於中美兩國經濟的差異化走勢以及不斷升級的貿易摩擦加重了看空情緒,目前這些因素都在減弱:一是儘管美國經濟資料搶眼,但可持續性差,特朗普“稅改”將導致鉅額財政赤字,“加息”預期帶來公債吸引力下降和潛在違約潮,貿易摩擦也將反噬美國經濟;二是我國匯率干預手段豐富,儲備充足;三是中美貿易摩擦階段性緩和,前文已經提及。

(4)化解股權質押風險將為權益市場帶來“難得”的投資機會。在監管層的不斷協調下,包含券商和部分險資在內的金融機構正在積極籌劃“救市”方案,這將成為四季度權益市場看多的核心邏輯,力度不容忽視。

(5)更多為企業減稅降負的財稅改革“箭在弦上”。包含增值稅“三檔並兩檔”的預期,都將切實提升企業盈利能力。

不利因素有:

(1)消費可能進一步下滑,有兩方面原因:收入端,企業利潤壓縮,對失業和工資“縮水”的擔憂會抑制居民可支配收入;支出端,漸行漸遠的房產稅令二手房剛需擴容,中長期貸款快速上行,不動產對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擠出”作用不降反升。

(2)PMI創新低:中國10月官方製造業PMI為50.2,創2016年7月以來新低。從近六年的同期資料看,今年10月份PMI生產指數低於歷史同期均值1.1個百分點;同時9、10月份的製造業PMI指數,分別較2005-2017年的歷史同期均值低1.8和1.5個百分點,表明製造業擴張勢頭大幅放緩。短期固定資產投資還將依靠基建帶動,未來可持續性存疑。

(3)“科創板”有可能從創業板和新三板分流部分資金,且未來“註冊制”有可能向其它板塊和行業擴散,對應的退市執行力度也將加大。

潛在風險包括:

(1)新的不確定預期略有顯現,具體包括對基建能夠獨立擔當“維持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重任、中美貿易問題是否“反目”,以及對社融增速進一步下滑的擔憂,有可能導致新的“政策不連貫”。

(2)對震盪的擔憂:即使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能夠在中期選舉中獲勝,美股也將面臨多空博弈。多頭認為特朗普獲勝後,前期包含稅改、製造業迴流等政策會繼續推進,減少對政策“中斷”的擔憂,風險偏好維持高位;空頭認為特朗普的經濟政策提振了美國經濟,導致聯儲加息決策更為強硬,對美股形成抑制。特別地,如果共和黨在眾議院受挫,將直接催生避險情緒。

(3)新興市場主權貨幣風險:三季度以來,國際社會對新興市場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擔憂愈發升溫。目前新興市場貨幣站在了“資產估值窪地誘導走強”與“美元打壓進一步走低”的十字路口。隨著美聯儲即將加息成為大概率事件,美元強勢仍在持續,短期內新興市場貨幣料將繼續承壓。好在目前新興市場還並沒有出現“系統性危機”。印度、俄羅斯、印尼等國,即使出現大幅的貨幣貶值,但因其經濟基本面依舊良好,財政赤字的規模較小且未見貿易赤字,依然有自我調整能力及應對外部不確定性的彈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從3200點到2600點虧了十萬!你們要樂觀起來!

  • 態度要樂觀,行動要消極。

  • 保持樂觀向下,再創新低,韭菜們,熬不過冬天的暴風雪,

  • 比較樂觀,二十九萬進入,只損失小數二,目前還有九萬。

  • 我很樂觀 空倉了

  • 非常樂觀,一直很樂觀從50萬到3萬多我依然樂觀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