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2018-10-12 18:30:18

就在全球股市比賽跳水的時候,有一個會議正在舉行,即在印尼巴厘島舉辦的國際貨幣組織/世界銀行年會

這次會議外界知之甚少。因為並沒有各國元首參加,討論的問題也不是針鋒相對的地緣政治問題。但市場絕對不能忽視這次會議,因為這是一次在中美金融博弈劇烈,美國正在考慮把中國列為匯率操國,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加速崩盤的背景之下,聚集的也是位高權重的各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是和金融領域的全球性最高級別會議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我跟大家舉個例子。二戰快結束的時候,各國就已經開始籌備如何做戰後經濟恢復,實際上真正決定戰後經濟格局的,不是 1945 年 2 月的三巨頭領銜的雅爾塔會議,而是此前, 1944 年 7 月 1 日,44 個國家的代表在美國佈雷頓森林鎮召開的著名的佈雷頓森林會議,會議宣佈成立國際復興開發銀行(世界銀行前身)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兩大機構,確立了美元對國際貨幣體系的主導權,構建了戰後國際貨幣體系的新秩序

目前看,美國在不斷的退出各類機構,包括北美貿易協定,甚至可能還會有 WTO 等,但美國對 IMF 的在意程度比較高,儘管對 IMF 非常的不滿,但依然是最大的股東,在 SPDR 份額方面不做任何讓步。因此,IMF 在全球金融市場的地位依然比較牢固,而 IMF 和世界銀行目前是為數不多的對中國十分友好的國際組織。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10 月 10 日(昨天)巴厘島會議期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公佈了報告,強調了一個數據,2017 年全球債務總規模達到 182 萬億美元,較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時高 50%。

如果你看到這個資料,你首先會想到什麼?我首先想到的是,這一次的危機,可能比 2008 年還要大。同時,世行行長表示,對全球債務水平持續上升非常擔憂。當晚,美國股市暴跌,道瓊斯指數重挫超過 3%,恐慌指數 VIX 飆升了超過 40%。

大家不要小看 3% 的跌幅,美股可不同於中國股市,美國股市如果出現 3% 的跌幅,就可以看作是信心喪失的暴跌,如果跌幅達到 5%,就可以理解為崩盤了。

影響全球資本信心的,除了地緣政治、貿易戰等,另一個重要的東西就是權威機構的資料。

美國現在對 IMF 極其不滿,原因是 IMF 受中國的影響較大,處處為中國利益著想。上一任 IMF 總裁卡恩,就是在極力推動 IMF 特別提款權 SDR 提升人民幣份額的時候,在美國爆發性醜聞而詭異下臺的。現任總裁拉加德也遭到過美國的多次質疑。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好了,我們再往下看。

就在 10 月 10 日美國股市暴跌之後,北京時間的第二天早晨十點半(今早),在巴厘島開會的真正握有全球經濟金融實權的人們開始發言和交談了。IMF 總裁拉加德表態:“貨幣、貿易戰對所有人都是有害的;中國已經讓其貨幣提高波動性,對中國提升匯率靈活性表示支援。”

緊接著,美國財政部長“邀請”中國央行行長會晤,從新聞稿來看,只透露一點:“兩人討論了重要的經濟問題”,從照片看,是非常理智和專業的交談,是釋放友好的交談。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可以說,中美雙方已經找到了對方的真正“痛點”,只有金融市場是真金白銀的較量,不同於口水戰。只是對於中國來說,股市這個痛點沒那麼痛,因為大家對股市的大跌都習以為常,而且實體經濟已經具備了容忍度。美國則不同,美股重要指數標普五連跌已經成為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以來最長連跌,特朗普作為一個商業總統,非常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終於,特朗普發飆了,發了條資訊:“美聯儲瘋了,他們沒理由這麼做,問題就在美聯儲。”

要知道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可是特朗普提名的,為此費盡心機趕走了耶倫,使耶倫成為近四十年任職時間最短的美聯儲主席。也就是說,一旦美股開始調整,特朗普就坐不住了,這是他最大的痛點,這個鍋得有人背,不管這個人是誰。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當然,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金融市場目前是全球真正的軟肋,也許就在美股暴跌兩週之後,中美就會坐下來好好談,但這給投資者帶來的傷害是難以恢復的。

我們再來回到 IMF 那個資料,自 2008 年至今,整個全球的債務增加了超過 50%。這個資料單獨拿出來講,確實是有問題的,因為在全球債務增加的同時,全球公共資產規模也在增長,只是增幅並沒有債務增長那麼快。但我看到的是,這根本不是一個簡單的債務和資產之間的比例問題,而是一個常識和邏輯的問題。

債務和資產同時增長,如果在全球資產價格偏低的背景之下,是可以的,也大概率是良性的,問題在於,當資產價格足夠高的時候,債務的增長就會出現非常嚴重的問題。比如美國 2008 年為什麼會出現次貸危機,就是看上去房價的上漲跟債務及利息的增長同步,但如果房價一旦出現下跌,整個市場就會崩盤,債務的上漲不可逆,而資產價格隨時可以暴跌。

目前的問題正是如此,清償債務的能力在減弱,因為全球經濟增速疲弱。IMF 提出了明確的擔憂,全球利率水平在升高,債務成本也在增加,且債務已經累積到足夠大,增速並未放緩,這種情況下,公共資產價格一旦出現調整,全球債務危機就會迅速爆發。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全球債務的問題,幾乎無解,如果中美兩國沒有產生對抗,全球竭力掩蓋,這個軟肋的暴露不會那麼倉促和徹底,可能還會持續下去,因為至少法幣戰略性貶值這件事情,是可以稀釋掉很多債務的,成本是全球民眾一起承擔,變化中尋找出路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問題是,中美兩國已經沒有共同的信任基礎來幹這件比較長遠的事情,反而需要讓更多對方的金融問題迅速暴露,使其變成博弈的工具。

高手之間的對決,其實就是尋找對手軟肋,並實施攻擊的過程,但問題的關鍵點是,中美的軟肋,就是世界的軟肋。中美博弈的結果,就是迅速刺破全球債務的泡沫,包括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個人債務。

其結果是,民眾對政府的信任降低,對資產的反應就是拋售避險,想盡辦法回籠現金,股市的大跌只是其中之一。更大的後遺症是,市場對其一切信用機制的懷疑和警惕將捲土重來,這意味著主權信用會遭到極大的挑戰。主權信用是什麼?很簡單,主權信用的集中體現,就是法幣。因此,貨幣市場將迎來一個歷史性的變革期。

未來還會有 1944 年式的布萊頓森林體系嗎?到底誰在影響和塑造著這個世界?國家的力量和意志就能代表未來的趨勢和方向嗎?

我們來看看各國政府最喜歡的一個經濟學家,梅納德凱恩斯的一段話。

他是這樣說的:“經濟學家和政治思想家的思想,不管其正確與否,都比通常所認為的力量更大,事實上,世界是由少數思想統治的。掌權的瘋子只會道聽途說,而且還是從若干年前的拙劣的學者那裡獲取的瘋狂之念。我確信,既得利益集團的力量,比起思想的潛移默化的力量來,被大大地誇大了。思想的作用確實不是能立即看到的,而是要經過一段時間。因為在經濟和政治哲學領域,並沒有多少人在 25 歲或 30 歲還會受新理論的影響。所以,公務員、政治家、甚至鼓動者所運用的思想,一般不是最新的。但或遲或早,不論是好是壞,危險的是思想,而不是既得利益。”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凱恩斯確實做到了他所說的,用思想改變國家領導者,從而影響政策,目前全球 80% 的國家都在實施凱恩斯主義,用強有力的干預政策,在應對所有市場上出現的問題。

這使得在一段時間內,我們看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人類發展趨勢,就像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時候,你根本看不出來蘇聯的計劃經濟到底有什麼問題,反而美國的市場經濟處在劣勢。

既然思想是最重要的,那麼要看清未來,就要找到能夠影響未來的大師,以及他的思想。關於對人類組織關係和經濟執行模型的討論,有兩個人不可或缺。

2007 年的時候,著名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哈耶克的書《貨幣的非國家化》出版,這本書出版之後,有一個人可能讀到了它,這個人叫中本聰,一年後中本聰寫了關於比特幣執行邏輯的論文,2009 年初第一枚比特幣誕生。

在貨幣的非國家化裡面,哈耶克大膽的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廢除中央銀行制度,允許私人發行貨幣,並自由競爭,這個競爭過程將會發現最好的貨幣。

貨幣的非國家化之所以成為哈耶克最後一本經濟學專注,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想在最後一本書裡,指出最重要的一個經濟問題。既然市場化是對的,任何領域都可以市場化,為何貨幣不可以。

其實哈耶克作為自由派的代表,擁有全球自由市場數以萬計的追隨者,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哈耶克僅僅是一個溫和的自由派,是政府能夠接受的自由派,如果他最早的學術就是提出貨幣的自由化,可能他就難功成名就,在所有經濟模式基於主權信用貨幣的歷史大潮之下,政府就不會給他很好的空間。所以貨幣的問題,留到最後說。

哈耶克也是一路成長起來的一個自由主義者,剛開始的時候,他甚至是一個國家主義者,他認為更多的公共產品需要政府來提供,強調政府的干預和強制性等等。而直到他遇到他的老師,米塞斯。

米塞斯何許人也,在奧地利經濟崩潰的時候,憑一己之力拯救,可以說力挽狂瀾,是奧地利學派的領軍人物,有人甚至認為他可以拿五個諾貝爾經濟學獎。

更有意思的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在米塞斯逝世一年後,頒給了他的學生哈耶克。因為對市場的理解過於激進,完全反對“公有制”而被視為全民公敵,米塞斯而後高傲的進入到了顛沛流離的狀態。

「迅解區塊鏈」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國博弈和貨幣危機

米塞斯對自由經濟的理解非常簡單,政府的職責僅僅是捍衛生命和保護私有財產,也就是扮演好警察和法官的角色就可以了。

哈耶克幾乎所有的學術成就,都基於米塞斯的結論,這一點哈耶克也沒有否認過。米塞斯認為用“金本位”,可以解決政府亂支配的問題;也可採取貨幣的非國家化的方式來解決。哈耶克認為恢復金本位是不現實的,只要貨幣非國家化就可以解決問題。

當然,我不是來跟大家討論學術問題的,我只是想告訴大家,如果我們要建立自己的思考體系,正確的去分析未來市場的走勢,就必須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論。

在競爭領域,市場經濟已經勝出,但市場經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因某種可避免的錯誤引起的週期性危機等等,這直接影響到個體的命運。那麼未來市場經濟的演化到底會朝著什麼方向呢?有沒有改進和變化的空間呢?

自從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作為市場經濟的典範,似乎有制度性倒退的嫌疑。

如果米塞斯和哈耶克的理論依然會得到市場派的尊重,在市場派佔大多數的情況下,未來討論兩個問題就顯得非常重要,一個是國家權力的邊界,另一個是貨幣的非國家化。

為什麼要討論國家權力的邊界呢,從這次中美博弈問題你就能看出來,其實兩國都在用探索權力邊界的方式,給對方製造麻煩,各國也都在遇到危機的時候,無限的擴大權力邊界,這導致的結果就是國家和民族主義更加盛行。

至於貨幣的非國家化,可以看成是完成市場經濟需要攻克的最後一道難關。2008 年金融危機後,誕生了比特幣,這一輪危機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去國家化貨幣呢?很簡單的一個數據是,就在全球股市跳水的時下,國際黃金價格卻連漲了三天。

從這個角度講,未來真正的危機,不是人們拋售資產回籠法幣帶來的資產價格暴跌,而是資產形態的貨幣化,貨幣的非國家化。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