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2019-05-20 14:00:02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卡諾土皇宣佈張光宇成為卡諾華人代表,處理華人相關事務,建立起中非友誼橋樑

封面新聞記者 羅田怡 田源

如果讓你去當酋長,你一般會有哪些想象?

可以世襲的封號?金光閃閃、衣著華麗的酋長制服?擁有極大的權利?或者當地的一夫多妻制度?這些在影視劇和資料中給人留下的印象標籤,也讓眾多網友對“非洲酋長”這一封號充滿了好奇。

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古老的酋長制度也在發生著引人注目的變化,酋長的封號,也不再僅限於非洲當地人,越來越多的中國面孔出現在了非洲酋長的席位上。2001年,非洲首位華人酋長鬍介國被封為奈及利亞的部落酋長,自此拉開了中國人獲封非洲酋長的序幕。

十多年間,陸陸續續有中國人在奈及利亞被封為“酋長”。他們當中,既有在尼生活多年的中國商人,也有中資企業的高管,他們之中都有共同點——對當地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

在非洲,中國人是如何當上酋長的?他們需要做哪些工作?他們的生活,真的如外界揣測的那樣嗎? 帶著十萬個為什麼,近日,記者走近了三位已獲封非洲“酋長”封號的中國人,探尋他們在異國他鄉的奮鬥故事。

在他們當中,小夥孔濤的酋長授銜儀式的視訊曾意外走紅網路,引發了網友對“中國人擔任非洲酋長”這一現象的關注;浙江商人張光宇則在當地奮鬥了15年,獲封酋長後,他將負責當地華人社群的業務,需要時還能代表卡諾皇室;90後寧夏小夥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位獲得非洲奈及利亞和“雙酋長”榮譽的中國人,也是目前已知最年輕的一位中國“酋長”。

85後濮陽小夥

奮鬥9年成獲封“工程領袖”酋長稱號

授銜視訊意外走紅網路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孔濤酋長授封儀式

孔濤回憶,在受封儀式上的整套衣服,都是由當地人精心準備的:白色長袍,精緻的刺繡披風與酋長帽都是非洲傳統樣式。受封儀式開始後,孔濤被邀請至當地“土皇”(奈及利亞吉瓦地區傳統領袖埃米爾依德里斯·穆薩)的“皇宮”內。

在當地人的指引下,孔濤向坐在上方的土皇行禮,接著,土皇幫孔濤套上了長袍,帶上酋長帽,披上刺繡披風,最終,將象徵酋長權力的權杖——一根長矛和一張金燦燦的酋長證書正式交給了孔濤,代表著這位年輕人正式成為一名“非洲酋長”。

孔濤是中土集團奈及利亞有限公司運營事業部總經理,而上述的一幕發生在當地時間的4月21日,在位於奈及利亞首都阿布賈郊區的吉瓦酋長國委員會所在地,埃米爾正式授予孔濤“WAKILIN AYYUKA”封號,意思是“工程領袖”。此時,距離這位“85後”年輕人第一次來到奈及利亞已經過去了9年時間。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孔濤在工作中

孔濤毫無預料的火了。今年“五一”節前夕,有關孔濤“酋長”授銜儀式的現場視訊在網路熱傳,“感覺火的莫名其妙,一覺醒來,朋友圈炸開了,很多人給我留言,說恭喜我。”面對突如其來的走火,孔濤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對他來說,走紅後的生活對他來說影響不大:“每天工作挺忙的,生活也挺充實,沒時間關注這些。”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孔濤給當地人關於阿卡鐵路運營培訓

2011年,畢業後不久的孔濤來到了奈及利亞,在當地的9年時間裡,孔濤參與了阿布賈城鐵和阿卡鐵路兩項重點專案。2018年7月,公司在整合阿卡鐵路、阿布賈城鐵和運營部三方資源後成立了運營事業部,任命孔濤為總經理,負責鐵路運營工作。

與其他酋長相似,孔濤被封酋長的原因也是因為所在公司建設運營的專案對當地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作為榮譽性酋長,孔濤不參與族內的事務運營,但有些時候也能代表土王處理公司與當地人的事務。“酋長身份也有助於加深我與當地人的親切感,在當地更好地開展工作。”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土皇給與孔濤證書

在孔濤所在的單位,他也是第四個被封為“酋長”的職工,據他所知,這些年以來,在奈及利亞被分為酋長的中國人不超過10個。

而拋開這份“酋長”榮譽,在平時,孔濤也只是一位在異國他鄉勤勞奮鬥的年輕人。閒暇時,他也會找出妻子與女兒的照片,默默思念。他有一個4歲的女兒,因為奈及利亞與中國有7個小時的時差,即便是視訊通話也要計算好時間。

“每次回家,女兒總喜歡找我陪她玩。”提起女兒,孔濤的聲音溫柔了許多,獲封“酋長”是難得的榮譽,親人和朋友們都為他開心、自豪。但面對家人,孔濤始終抱有一份愧疚,“如果可以,還是希望多抽出一點時間陪家人。”

42歲浙江商人

成為卡諾皇族的代表

負責奈及利亞卡諾當地華人社群業務,處理相關事宜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張光宇與卡諾華人皇家騎士隊

4月25日,尼日利亞當地時間上午6點過,雖然天空才矇矇亮,但張光宇的住所內卻早已忙碌起來。對這位42歲的浙江諸暨商人而言,今天是一個極其重要且儀式感十足的“榮耀日”。

在與諸暨老家的母親視訊通話後,早上8點過,200餘個在當地經商的華人僑胞與張光宇和弟弟張光磊在自家工廠集合,浩浩蕩蕩的一齊前往卡諾皇宮。當地時間9點過,在卡諾皇宮前已經擠滿了人,他們都是當地政府官員、皇室高層以及企業家,紛紛向這名已在非洲打拼了15年的諸暨商人表示了祝賀。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張光宇在卡諾皇宮加冕典禮的壯觀場景

據張光磊回憶,10點過,加冕儀式正式開始,卡諾皇室代表為張光宇戴上了分封酋長權力的頭巾、披風,並授予金色權杖,接著,卡諾州的埃米爾二世正式冊封張光宇為該州分封的一名酋長(終身世襲制),擁有一定的特權。

加冕儀式結束後,張光宇的騎馬遊行活動還在繼續,隨行的包括華人騎士隊、皇家馬隊、警察衛隊等人,這頗為壯觀的一幕,也引起了非常多的當地人圍觀祝賀。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加冕儀式後,張光宇騎馬遊行,與當地人民打招呼互動

“整場加冕儀式都非常有儀式感。”張光磊回憶道,但哥哥頭戴頭巾,手握金色權杖走出皇宮的那一刻,他個人也感到非常激動:“這代表著中國人獲得了當地人的認同和尊重。”

2004年,在聽完一位來自奈及利亞的大學同學介紹後,張光宇來到奈及利亞實地考察,發現當地的市場非常廣闊,之後,他來到奈及利亞卡諾州從事外貿生意,從此紮根當地多年。在此期間,他主要從事服裝、飲料,餐飲,礦業開採,進出口等業務,他成立的公司不僅把當地客商帶去中國採購商品,還幫助當地企業引進先進裝置,提供技術服務支援。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張光宇與卡諾皇室大臣合影

除了生意以外,張光宇也經常資助當地貧困學生,留守兒童,醫療救助等,做一些慈善事業。有時中國商人在奈及利亞遇到問題,也會向他尋求幫助,長此以往,無論是在尼華人還是當地民眾,都對這位來自中國的諸暨商人非常信任。

與此前中國人受封的名譽性酋長不同,在獲封酋長後,張光宇身上的使命和責任也更加重了。據非洲媒體報道,卡諾酋長國發言人薩阿達圖·巴巴·艾哈邁德曾表示,這一任命是在非土著人和他們的東道主之間建立和平共處的一項舉措。他同時解釋稱,由於在卡諾的中國商人人數迅速增加,沒有適當的代表和貿易聯盟,因此任命張光宇是非常必要的。

在成為正式的“酋長”後,張光宇將負責管理華人社群的多項事務,包括調解雙方商人糾紛等事務。在需要時,他還將成為卡諾皇室的代表,參加相關活動。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卡諾土皇宣佈張光宇成為卡諾華人代表,處理華人相關事務,建立起中非友誼橋樑

在當天的授銜儀式現場,張光宇的弟弟張光磊也來到了現場,全程見證了哥哥受封這一重要時刻。在出發來到卡諾皇宮前,兄弟兩人還與母親陳亞平通過一次電話,因為這一天還有一個重要的紀念意義——母親的生日。

在張光磊眼中,哥哥雖然比較嚴肅,但兩兄弟的關係卻很好,但基本上沒有爭吵。“印象中,我這個弟弟一直跟在哥哥後面打轉,在平時,哥哥對父母也很孝順。”在張光宇獲封酋長的訊息傳回老家後,不僅父母都特別開心,親人們也與有榮焉。

“這個稱號代表著卡諾皇室和當地人對我的信任,也是一份榮譽與責任,任重道遠。”張光宇說道。奈及利亞卡諾州有2000多萬人口,是西非最大的豪薩族發源地,當地人民淳樸且非常傳統,這裡也是北部經濟和貿易中心。“酋長”身份在當地有很多特殊權力,有利自己與當地人更好地溝通,開展業務往來。“我會通過自己的努力,更好地去構建中國與奈及利亞商業貿易的橋樑,實現共贏共享發展,加快推進‘一帶一路’建設。”

他:90後寧夏小夥

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

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按規定都可以世襲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加冕後的李滿虎與當地酋長共坐一起

在所有獲封“酋長”封號的中國人中,李滿虎是特殊的,1991年出生的他,不僅是目前已知的中國“酋長”中年齡最小的一位,還是奈及利亞和喀麥隆“雙酋長”獲得者。截止目前,他也是唯一一位獲封喀麥隆“酋長”頭銜的中國人。

2015年初,從“鐵飯碗”跳出後的李滿虎選擇來到奈及利亞工作,2017年6月,李滿虎來到了目前任職的中地海外集團奈及利亞公司,“我們公司在當地經營了30多年,承建了500餘個專案,而我來到了十字河流州伊通地區,這裡有公司承建的奈及利亞與喀麥隆的跨境大橋專案,我負責行政、人事、外聯等工作。”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李滿虎在中地海外集團奈及利亞公司總部

這座跨境大橋起點位於奈及利亞境內伊通地區姆富穆村,終點位於喀麥隆境內馬姆費地區埃科克村,大橋完工後,能大大改善兩國跨境口岸交通堵塞狀況,促進兩國貿易往來和經濟發展。而這座橫跨兩個國家的大橋,也為他後來受封“雙酋長”奠定了基礎。

2018年12月23日,伊通地區的土皇Emmanuel Oru Ojong正式為李滿虎舉行了酋長加冕儀式。下午兩點過,李滿虎來到土皇的皇宮,因為伊通地區是屬於基督教區域,加冕儀式也從禱告開始。

在一番簡短的講話後,土皇開始為李滿虎加冕,依次遞過了證書、項鍊和權杖後,土皇為李滿虎戴上了酋長帽,並頒發了鑲金邊的長方形藍色酋長證書,上面寫著封號——“Ntui Ofa 1 Of Etung Kingdom”,翻譯以後就是:伊通王國幸運酋長一世。Ofa是當地方言,意思是幸運。“你們中地海外集團公司給我們帶來了幸運,所以我冊封這個封號給你。”土皇告訴他。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李滿虎

加冕儀式上,李滿虎身穿酋長制服坐在專屬席位上,當地村民也發出獨特的吼聲,打著節拍載歌載舞慶祝他獲封酋長。

這份幸運也在不斷延續,3個月後,在今年的3月25日,喀麥隆EKOK地區土皇Ojang Eno Cyprain表示,為再次感謝公司專案對當地所做出得社會貢獻,將正式承認李滿虎在奈及利亞所獲得的酋長頭銜,並在3月31日進行正式加冕儀式。

與奈及利亞獲封酋長不同的是,在喀麥隆中國人獲封酋長不僅需要土皇的認可,還需得到當地政府的同意,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喀麥隆受封的中國酋長的數量遠遠少於奈及利亞。“據我所知,在我獲得喀麥隆酋長頭銜之前,喀麥隆還沒有華人酋長。”李滿虎告訴記者。

在談及獲封“酋長”的原因時,李滿虎告訴記者,他是代表中地海外公司獲得的這個頭銜,跨境大橋專案造福當地,冊封他為酋長,表示了當地對公司和專案的認可,在今後,也期待他代表土皇處理公司與當地人的事務。“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和當地土皇的交往也比較多。”李滿虎說,企業在非洲開展業務,離不開當地人的支援,所以一直以來,他都與奈及利亞和喀麥隆當地的土皇保持著較好的關係,李滿虎也經常前往他們的“皇宮”做客。(土皇稱呼其住所為“皇宮”)

“在當地,中國男士還是很受歡迎的。”李滿虎笑著表示,在當地人眼中,每個中國人都是土豪。在獲封酋長後,很多當地人或者某些當地政府官員都會和他逗趣,說要給他介紹一個當地媳婦。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土皇將權杖交給李滿虎

2019年新年伊始,奈及利亞的土皇曾邀請李滿虎到他家中做客,和他談論過三個話題:老婆、孩子和土地。“老婆你可以隨便挑,看中哪個娶哪個。” 土皇認真地告訴他。開過玩笑後,李滿虎隨即繼續了下一個話題。“這種事在我們身上是不會發生的,畢竟我們是中國人,榮譽大於一切。”

第二個是子嗣繼承問題,在當地,按照規定,酋長頭銜是世襲制,上一代酋長去世後封號可以由兒子繼承。“我已經結婚了,但還沒有孩子,所以這個問題暫且還考慮不到。”李滿虎表示,按照當地傳統統治者的規定,我的酋長頭銜和土地都是可以傳給子女。

第三個就是受封土地了,李滿虎介紹道,這一區域的土地都是他的領地,而作為新受封的酋長,李滿虎也獲封了大約10公頃的土地,也拿到了正式的土地授權書,這10公頃土地全部位於奈及利亞境內,當地的安全形式也更為穩定。

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

李滿虎的土地證書

據瞭解,在非洲,傳統的酋長制度分為一、二、三級酋長。“我獲得的酋長頭銜更多是榮譽性質的,不會參與當地部落的日常事務,但酋長頭銜明顯拉近了我和當地民眾之間的距離。”李滿虎表示,而中國人獲封名譽“酋長”,等級幾乎都是三級酋長,在當地,三級酋長的管轄的範圍差不多是一個村落。

“雖然我是榮譽性質的酋長,並未被安排具體工作。這是一份榮譽,更是奈及利亞伊通土皇和喀麥隆埃科克土皇給予我的一份責任和信任。”李滿虎說道。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封面底稿】創作,在封面新聞和今日頭條獨家釋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揭祕中國小夥的非洲酋長生活:90後中國小夥成首個非洲國家“雙酋長”,酋長頭銜和10公頃封地可世襲[贊][贊]

  • 村長

  • 爽啊,在非洲當大哥,

  • 我去,這也行

  • 絲綢之路,彷彿在人群中看見了唐僧

  • 村委會主任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