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旅遊 /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2019-02-01 15:04:30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一、自古桃花源,而今成匪窩

晉代大詩人的《桃花源記》千古流傳,早已是膾炙人口,婦孺皆知,而世外桃源由此成為一個人所向往的理想之地,但實際上,陶淵明所描繪的世外桃源數百年來卻是個土匪橫行的地方,風景可以說是美不勝收,但人間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地獄。

陶淵明所描繪的武陵位於湖南西部地區,這裡之所以能成為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實則是由於群山環繞,交通閉塞,因而與世隔絕。

湘西這一帶如果說在東晉時代還算太平的話,那麼從元末天下紛亂後這裡就再也沒有太平過。

元末元朝軍隊與各路義軍混戰,這裡也由此成為一個兵匪橫行之地,各種潰兵、土匪如雨後春筍般突然之間冒出來很多,後來,在江西、兩湖地區爭雄角逐,更是導致無數散兵遊勇落草為寇,這些土匪少數的就利用湘西連綿的山區攔路搶劫,人多勢眾時就殺入村中洗劫一番。

民國初期這裡更加兵荒馬亂,湖南本來就位於中原之地,是兵家往來馳騁的必經之地。

袁世凱稱帝后,南方革命黨人發動北伐,蔡松坡在雲南起義,護國軍北上討袁。

袁世凱的部隊於是南下狙擊,其第一路軍由馬繼增統卒,在湘西與北伐軍交鋒,結果連連失利。

而湘西的土匪為了獲得武器彈藥,也頻繁襲擊兩軍後方的補給線,致使雙方許多軍械物資被劫走,雙方由此苦惱不已。馬繼增部隊連續失利也由此留下了許多潰兵,而且在其回撤的時候,部隊官兵紛紛把武器彈藥自私賣給當地土匪、村民、地主等,結果湘西的土匪由此又得到大批武器。

此時湘西四周到處都是征戰的部隊,附近數省的難民不 時湧入湖南,但這裡實際上早已水深火熱。

湘西境內的20多個縣早已被幾十股土匪瓜分完畢,有一股控制一縣的,有兩股平分秋色的,有以一縣為中心、活動於附近數縣的。湘西的官兵自然也日夜不停地剿匪,但和全國許多地方一樣,收穫平平。

湘西的土匪由於歷史悠久,躲避官兵的經驗代代相傳,且有些地方自古就是匪巢,數百年來都未曾間斷,因而早已根深蒂固,官兵更是無從下手。

湘西的土匪中,有的從小就是出生在土匪窩裡,或者與土匪為鄰,因而天生就是土匪;有的雖然是半路出家,但由於此地已經形成數百年的“土匪氣候”,因而也對如何為匪輕車熟路;有的其家族悉數為匪,已歷經數代,可謂土匪家族,且 早已在本地擁有盤根錯節的關係,因而更是樹老根深。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二、從小是官匪,貪婪又張狂

自張大治為匪後,就有一首民謠在湘西傳開:天見張平,日月不明;地見張平,草木不生;水見張平,渾濁不清;人見張平,九死一生。

湘西土匪不計其數,但危害最深的還是一些“官匪”,他們取得政府合法授權,而本身實際上就是土匪出身,當官後當然更加殘酷地劫掠——原本土匪就是土匪,搶劫就是搶劫,而如今,他們卻是在用官府的名義搶劫,名正言順。

在湘西,古丈縣的張大治就是最為惡劣的官匪,不但貪婪,而且血跡斑斑。

如古丈縣匪首張大治(又名張平),古丈李家洞張家坨人。兒時家境豐裕,被送去私塾,但張大治從小物化玩劣,去私塾唸書時,總是攪亂課堂。

私塾先生一天終於忍不住用戒尺打了他一下,沒想到張大治大怒,一把奪過先生的戒尺,反手就給了先生一擊,先生驚愕不已,大聲怒斥他無禮,張大治卻說:“你是什麼東西,敢打我!”隨後竟然又抄起硯臺砸向先生,先生頓時血流如注。

數日後,先生去張大治家告狀,他本以為學生打了老師,必然要被家長斥責,但沒想到的是,張大治的爺爺也是個蠻橫之人,反而責罵先生打了他家孫子,並讓人將其推出門外,先生無奈只得將張大治趕回家。而張大治也由此成為四鄉八里有名的蠻橫之人。

張大治本來就對唸書毫無興致,現在被先生趕了回來,於是更加肆無忌憚,整日與一些頑劣之徒混在一起,上山打獵,下水捉魚,而突然有一天他不知從哪兒弄到一支“漢陽造”,也就是一支步槍,他整日揹著這支“漢陽造”四處閒逛,鄉人見了急忙四處躲避。

十八歲那年,張大治攪入了一場田產糾紛,其實這場田產糾紛也就是他與他叔父之間的爭執,但張大治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惡棍,他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如果有人擋了他的道,哪怕是天王老子他也要除掉。於是他扛起他的漢陽造,夥同幾人,竟然心狠手辣地謀殺了他的叔父。隨後,張大治就拉起一幫人上山當起了土匪,此時,他改名叫作張平,也就是表示要蕩平天下,當上古丈王。

當時在湘西,土匪還保留著一個傳統,那就是兔子不吃窩邊草,因為大部分土匪 都是本地人,他們一般只搶劫大戶,而不去滋擾小戶人家,但張大治不然,他從一開始就不論貧富,只要他撞上的,一律不放過。

此人也的確極度惡劣,他搶劫並不是有目的,而是走到哪兒就搶到哪兒,出了門走到誰家就搶誰家,想起什麼東西來,知道誰家有就直接去搶,而想起女人了就走上街頭,遇到稍微俊俏一點的當即就拖入房子強姦,而且他也沒有任何顧及,以致連他的親嬸嬸都被他姦汙。

當時村中長者張廷富看不過眼,上前勸說了幾句,要他積點德,不要亂了天倫。張大治由此懷恨在心,伺機報復。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張大治帶著幾個土匪悄悄摸進了張廷富家中,將其家中三個男人和一個嬰兒當場殺死,而另外三個女人則被張大治扒 光了衣服,一一姦汙了,隨後當場勒死。

張大治的心狠手辣因而遠近聞名,每當聞聽張大治要來村子裡的時候,村民們就立即攜家帶口、收拾細軟躲進山中,而任憑山下張大治氣惱地將全村一燒而光,直道張大治離去後才重新收拾殘垣斷壁。

再有一次,張大治喜好豬舌,因而古丈縣所有的人殺了豬必以豬舌相獻,甚至連鄰縣也不列外。鄰縣沅陵相木溪一農民,春節殺豬忘記給張平留著豬舌,被張平抓到李家洞問罪。張一刺刀戳進向的嘴巴,取人舌以代之,續後又一刀刺向大腿,使向姓農民痛得昏死過去。

湘西因地處偏僻、交通閉塞,自古就是一個野蠻落後之地,因而此處土匪在民國期間是最為凶殘的,土匪人人嗜殺,且手段極為殘忍。張大治本人就極為喜歡殺 人,每每需要動手的時候,他往往都是親自操刀。

痛快的時候,他手起刀落,一刀了事,而大多數時候許多人都是被他慢慢虐殺的,如有的人就是被他用小刀一點一 點地剮死的,且往往持續數日,他一面雙手血淋淋地從人身上割下一小塊肉,一邊飲酒作樂,對身邊人講:“殺個人比殺豬還容易。殺豬還要用鹽巴醃,殺人可要省事得多了。”

他為匪10餘年間,據有關資料統計:張平為匪以來,其部殺害的群眾達3000之多,為其姦汙者不計其數。張平的嗜殺成性,他既無內在的約束,也無外在約束,肆意殺人,攻擊沒有防範的弱者,通過強姦、殺人來發洩自己的毀滅慾望。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三、鴉片傍身走,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民國時期,湘西由於交通不便,地瘠民貧,因而許多地區廣泛種植鴉片。湘西地區吸食鴉片也早已成為普及於各階層的惡嗜。許多人家不僅自己吸食鴉片,而且竟然從小給自家孩子餵食鴉片;有些小孩患病,請不起醫生,常用噴煙的方法治療,因而湘西許多兒童從小就染上了 阿芙蓉癖(即鴉片癮)。因此,可以說鴉片是一種普遍的東西,無論百姓還是官吏,無論土匪還是官軍,幾乎人人吸食鴉片。自然,由於人人需要,鴉片也就成為和鹽一樣的東西,因而也是獲利最豐的一宗生意。

當張大治看到這個一本萬利的生意後,於是開始轉賣鴉片。其後,他改而便強令鄉民種植罌 粟,規定每年每戶繳納四至幾斤煙土,他即用這些煙土換取槍支。不到兩年,張匪人槍倍增,凶焰愈盛,經常竄擾到周圍的村鎮洗劫。但鴉片種植也並非旱澇保收, 有些農戶種植的鴉片收成不理想,也就達不到張大治所要求的最低四斤,而張大治不管這些,他只要按要求收繳鴉片,至於收成怎樣不是他的事。

這一年,又到了鴉片收穫的季節,緊鄰古丈縣的深山中,正有一隊人馬不緊不慢地向古丈縣走來,為首的一人正是張大治。他斜挎著一把盒子槍,後面則跟著一隊 扛著長長短短各種槍支的土匪。而他們走過的田地間,成片美麗的罌粟花正在微風中輕搖,彷彿已經昏昏入睡,紅黃白紫的各色花朵將整個山間谷地渲染得五彩繽紛,遠遠看去美不勝收。

當來到一處村莊後,他命令把全村所有人都集中到晒穀場上來,然後又從中挑出十五戶人家,再把他們集中到晒穀場的一側。

此時,張大治在場中晃盪了幾步,然後看了看四周心驚膽戰的鄉民,大聲說道:“我張某人為了一方鄉親的福祉,不惜與官府對抗,保護你們種植鴉片,但你們中卻有人不領情啊。沒有按照我的要求種植規定數的鴉片,用這等好地種起了苞谷、紅薯,你說,他們對的起我張某人麼?”說完,他命令土匪中的槍手上前,站成一排,頓時,槍聲大作,這十五戶人家約七八十口人全部被槍殺。一時間晒穀場成了屠宰場,鮮血頓時染紅了整個晒穀場,而周圍的人們則嚇得擠作一團。

另有一次,老鴉浦一戶叫做向老七的農民交不出大張大治規定的煙稅,深夜帶人砸開了向老七的門。此時,向老七的老婆剛剛生完一個孩子,正在坐月子,而張大治就命令土匪把這個剛剛生下來幾天的嬰兒從母親手中奪過來,猛然用一把刺刀將嬰兒活活釘在木板牆上,猛抽幾聲,聲音變得微弱,鮮血從木板牆上汩汩流下,小小的手腳條件反射地在牆上亂顫,張平撐著下巴,欣賞地看著孩子的手腳無助地舞動,發出得意的哈哈大笑。而嬰兒的母親當場昏死過去。

張大治甚至為了保護鴉片,在遇到官兵圍剿的時候,還將花種在瓦盆裡,裝入揹簍中,用騾馬馱著,或令農民揹著,隨匪隊轉移。

張大治之所以如此看重鴉片,不僅因為他本人和他的土匪們都是癮君子,更主要的是,這是張大治換取武器彈藥最重要的資本,有時甚至可以用來保命。

張大治土匪得到的鴉片後,一小部分儲藏在山洞中,供他們自己吸食外,而大部分則用來高價出售。張大治土匪與一批鴉片販子有固定的生意往來,湘西出產的鴉片就被這些鴉片販子運往長沙、漢口、上海、廣州等地,而同時張大治再通過武器販子、軍隊中的高階軍官、政府官員等各種關係,用賣鴉片換來的錢購買武器、大 米和各種物品,再運返湘西。

有時甚至是直接用鴉片與軍隊中的軍官們進行交易。而在古丈縣及湘西許多城鎮,張大治還開設有酒樓,煙鋪、商店等,這些場所均出售貨物和鴉片,用以斂財。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四、被攻藏山洞,出洞血洗城

自然,在張大治為匪之初也曾遭到官府圍剿,但湘西山脈雖然不像華山那樣險峻無比,但卻十分有利於土匪藏匿,而且同樣易守難攻。

湘西山脈中有許多山洞,而這些山洞就成為土匪的據點。這些山洞絕非簡單的一個洞, 而是非常幽深,且十分複雜,一人進去則會常有迷失。

因而,依仗這些無法攻克的山洞,土匪們根本就沒把官兵放在眼裡,每當官兵圍剿的時候,他們就撤進山洞,而官兵們則只能望洞興嘆,毫無辦法。即使是圍住洞口企圖困死這些土匪也不大可能,一來山洞中有土匪們儲藏的夠幾個月使用的食物、物資、槍支彈藥;二來這些山洞多數多不是一個出口,而另外的幾個出口不知在何處,且往往位於山的另一側,根本無法圍堵。

無奈,官府也只能採用招撫一策。 國民黨在湘西因而有過幾次大規模的收編土匪。第一次是1934年前後,國民黨為對付活躍在湘鄂西的紅二軍團,收編過以陳老統為首的匪眾。

第二次是1937 年抗戰爆發後,國民黨曾將湘西土匪招撫,調往淤滬前線作戰;但只編了一個師,土匪骨幹分子和好槍械都埋伏下來了。

張大治被招安,當上了第七保聯防隊長。張大治一面大搖大擺地充當聯防,一面卻繼續為非作歹,在有了這身官服之後更加巧取豪奪。後來他當上了縣自衛隊總隊長,更是任意勒逼鄉民,索取槍械、鴉片、大洋;不服從者,即被捕送自衛隊或殺掉。1937年秋,該縣農民自發抗捐,被張大治一次殺死八九百人。

但匪首們向來是聽編不聽調的,對當上司令、師長、團長的職務,興趣極為濃厚,但對調出湘西打仗卻無不反對,甚至不惜採取強硬行動。

3月2日這天,被收編的匪首——永順具警察局長曹振亞、保安十團團長汪援華、古丈縣縣長張平(即張大治)以及芷江具著匪潘壯飛、楊春圃等人,分兩路進攻沅陵縣城。攻人城後,匪首們宣佈“自由行動三天”。

匪徒在城內三處放火,火勢因無人撲救,很快蔓延全城。他們到處搶劫、殺人、姦淫。除6戶素與匪首有來往的富戶人家,由匪首在宅牆上貼了“士紳住宅,嚴禁滋擾”的告示外,全縣無一家得免。被強姦的婦女達300人之多,其中被奸致死的就達56人。

三天中,沅陵縣城一片烈焰,滿街屍體,天空因佈滿煙塵而昏暗,沅江因流淌鮮血而赤紅。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五、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張大治靠當土匪發家,到1949年,家中已有田1960畝,田地契約裝了滿滿一大皮箱。此外還有煙桐、茶山幾千畝,每年收桐、茶油上萬斤。

張大治在李家洞和古丈縣城內分別修了富麗堂皇的樓院,且在金華山修築了別墅式碉堡。其在李家洞的房屋,是一棟四合院式的樓房,上下共有三十間。樓下的房間,間間相通。屋前的大樓門裝飾得十分氣派,四周是高圍牆。屋院兩頭修了兩個炮樓,炮樓分上、中、下三層,可以控制通往房子的各條通路。院子中間的空坪皆以塊石鋪就,且修有花壇。

張大治住的正房窗戶用的綠色玻璃,外面看不見裡面,而裡面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的一切。家中養了106個槍兵,其中有專門為張大治保鏢的手槍隊;有專門搞情報的特務隊。此外,還養有12條大狼狗,4只守門大鵝。這鵝也刁饞可惡,經常追著生人。

張大治家裡的金銀財寶更是不計其數,他自己說:“我這個家是怎麼發的?我無兄無弟,無人緣無背景。魚要水,水要魚,我抽一點稅,農民都願意嘛!”張大治靠鴉片漁利,但他劫持而來的財產更是不少。

1950年2月底,47軍422團、416團和軍直共六個營的兵力合擊張大治。張率2800餘匪固守李家洞老巢,3月3日被一舉攻破,張化裝逃脫,在3月4日至20日連續16天的追擊中,張大治匪部被全部擊潰。

張隻身逃出保靖,與龍山匪首聯絡也未獲幫助。在部隊和群眾日夜清剿下,7月10日餓極的張大治被擊斃於楊家嶺水田中。

隨後被搜捕者割下首級,拿到縣城懸掛示眾,兩天後送至沅陵城,懸於中南門數日後,才被人扔到沅江裡餵魚去了。

民國湘西最狠土匪張大治,生前享富貴,死後被餵魚

六、最美壓寨夫人,為他守寡幾十年

張大治妻子的楊炳蓮是我國最後一位壓寨夫人。她與匪首張平的結合,也像極了電視劇裡的橋段。

張大治大她13歲,楊炳蓮嫁給張大治時,只有16歲。古時候,土匪都是強搶民女作為壓寨夫人,但是楊炳蓮卻一直稱自己是心甘情願的。

張大治當年也是看上了楊炳蓮的美貌,可是結婚多年張大治一如既往對待她,可見他是真的很愛楊炳蓮。

楊炳蓮在張大治死後的數十年,堅持沒有改嫁,可見兩個人在亂世中的那些溫存,的確是真愛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千百年來,如張平這樣逞強耍橫的人物不少,現在更是,為什麼?歸根溯源還是我們民族基因中最醜惡最劣根的部分_自私!不明白嗎,看看荒野上們草,如果沒有外來物質(人或動,物,)它們疲長,物燥天氣時,變成大火!

  • “湘西剿匪記”……

  • 清剿中被擊斃對這種人來說也是得善終了

  • 難怪湖南人霸蠻

  • 蔣粉哪裡去了?咋沒有說話?

  • 改個名(張平--張大治),換身馬甲,就上頭條了![捂臉]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