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拋開爭議不談,拼多多憑什麼在阿里、京東眼皮底下崛起?

拋開爭議不談,拼多多憑什麼在阿里、京東眼皮底下崛起?

2018-08-03 02:21:27
拋開爭議不談,拼多多憑什麼在阿里、京東眼皮底下崛起?

作者:龔進輝

上週上市的拼多多還來不及享受創業的高光時刻,便遭遇了自成立以來最為密集的輿論壓力,從商品質量、與商家關係,到與阿里和的競爭,再到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都在聚光燈下被一一拷問。其中,質疑、唱衰、非議層出不窮,超過了正常的輿論監督範疇,拼多多正在受到罕見的波次網路輿情攻擊。

事實上,不管外界再怎麼質疑、抨擊,拼多多還是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不管黑公關再怎麼猖獗,都無法阻擋拼多多前進的腳步。之所以說這些,不是想強調勢不可擋的拼多多可以無視商業規則,而是想突出拼多多商業模式成立,獲得投資者和消費者真金白銀的支援,而且從未迴避山寨、假貨等敏感問題,只不過短期內達不到社會預期,希望給予拼多多一點時間和機會去證明自己。

在我看來,3歲的拼多多上市且市值逼近300億美元堪稱商業奇蹟,但只是新的起點,一切才剛剛開始,未來其不僅要通過完善平臺治理體系來回應公眾關切,向成熟型平臺邁進;更要大力開墾新電商這片空地,成為“Costco+Disney”的結合體,為消費者創造多實惠、多樂趣的價值。

拼多多3年成電商第三極:成熟賽道也有空地

拼多多本輪IPO認購受到了國際各大主流基金的普遍認可,獲得超過20倍的認購,成為今年以來最熱門IPO,背後是拼多多“少SKU、高訂單、短爆發”的模式先進和各項資料非常靚麗:3.44億活躍買家、2621億元交易額、763元平均消費額。

拼多多CEO黃崢坦言,自己對拼多多IPO認購如此火爆並不意外。一方面,資本市場與中國有一定距離,受情緒化觀點的影響較少,更多站在巨集觀的趨勢理性看待;另一方面,拼多多在短時間內做到不可忽略的體量,讓投資者為之興奮,一定程度上證明新電商模式已跑通,成熟賽道也有空地,未來將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如今,新電商已成為行業香餑餑,外界對這片空地最關心三個問題:

一、新電商這片空地從何而來?

網際網路公司的競爭很大程度上是流量的競爭,隨著網際網路人口紅利的消失,電商成本逐年增長,京東獲客成本從2014年的82元飆升至2016年的148元,而線下邊際獲客成本近年來維持持平的狀態(不考慮房租),因此阿里、京東紛紛把目光瞄向線下,希望創造新的增量。

其實,線上流量並未被完全挖掘,以微信為代表的社交場景蘊藏巨大商機。不過,無論是阿里投資微博還是京東聯姻騰訊,本質上都在搶移動入口,獲得導流優勢,對社交關係鏈的利用並不充分,這給拼多多與兩大巨頭差異化競爭創造良機。

正是藉助對於社交關係鏈的洞察,拼多多走出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即社交+電商,社交的背後是信任,拼團模式帶來參與感和實惠,使商品資訊形成裂變式傳播,有利於提升訂單轉化率和復購率。在我看來,拼團模式看似簡單,卻打通了社交和電商兩大場景的隔閡,開闢新的藍海,使重構中國電商格局成為可能。

拋開爭議不談,拼多多憑什麼在阿里、京東眼皮底下崛起?

二、拼多多憑什麼成為新電商頭號玩家?

拼多多是當之無愧的新電商頭號玩家,其實它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玩家,騰訊投資的口袋購物、微盟分別推出的微店、萌店均早於拼多多上線,但都無疾而終,京東2016年上線拼購業務,一直處於低調潛行的狀態,直到今年才開始發力。由此可見,新電商模式比時機更重要,模式跑通後才能把新電商發揚光大,呈現爆發式增長。

拼多多之所以發現這片空地並迅速種出果實,固然有運氣成分,但更多是商業模式的創新。眾所周知,資訊流、物流、資金流是電商三要素,從PC時代到移動時代,儘管物流、資金流進步神速,但變革程度不及資訊流,使用者獲取資訊的主要方式從搜尋蛻變為基於社交或演算法的資訊流,Facebook、微信和今日頭條是集大成者。

拼多多意識到基於社交的資訊流對電商影響巨大,於是思考如何將社交與電商有機結合,終於摸索出拼團這一殺手鐗,而社交網路已成為網際網路基礎設施,微信10億月活使用者為拼多多新電商模式提供裂變土壤。我認為,表面上看,拼團與主打人多實惠的團購相似;深究內在,其核心是在資訊流當道大背景下,社交關係對電商的一次重構。

如果你是拼多多的鐵桿使用者,你會發現拼多多App搜尋框並不顯眼,也不設購物車,其本質上是把今日頭條的資訊流換成商品流。這就是拼多多與微店、萌店、京東的最大差異,也決定了各自命運天差地別。

三、阿里、京東能否如願狙擊拼多多?

拼多多的快速崛起已引起阿里、京東的高度警惕和強勢狙擊,前者推出淘寶特價版,年初馬雲曾親自前往視察;後者被放到重要位置,今年3月將拼購日升級為拼購節。不過,面對兩大巨頭來勢洶洶的攻勢,黃崢並不擔心,原因有二:

一是拼多多與阿里、京東是錯位競爭,爭奪同一批使用者的不同場景。黃崢曾表示,阿里、京東更像是電商版的Google,是搜尋引擎式的電商,是人找貨;而拼多多想做一個電商版的Facebook,重點是貨找人,本質上是兩個物種。換言之,阿里、京東遵循流量邏輯,到處找入口、組建流量聯盟,而拼多多采取人的邏輯,通過拼團瞭解人,通過人推薦物,後期會過渡到機器推薦物。

正如Facebook崛起沒有影響Google成長,長期來看二者將並存,拼多多的快速發展,也不存在打掉阿里、京東多少訂單,因為它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場景。

二是阿里、京東無法全身心投入。拼多多拼團模式走紅後,引發阿里、京東、唯品會、蘑菇街等玩家的爭相效仿,由於它們不可能完全放棄現有打法來全面擁抱新電商,因此效仿更多出於佔坑或卡位考量,拼團不過是一個創造GMV增量的工具,此等心態怎能與All in新電商的拼多多抗衡?

事實勝於雄辯。今年第二季度阿里、京東開始加碼拼購,不僅沒有傷及拼多多分毫,後者反而越戰越勇。資料顯示,二季度拼多多平均月活使用者達1.95億,較一季度增長17%。可以預見的是,隨著國內電商行業三足鼎立格局的成型,未來競爭走勢不是阿里、京東想方設法圍堵拼多多,而是拼多多在各項指標上逼近甚至趕超阿里、京東。

拋開爭議不談,拼多多憑什麼在阿里、京東眼皮底下崛起?

上市只是起點,山寨和假貨成拼多多未來挑戰

在開墾新電商這片空地的過程中,拼多多有收穫也有坎坷,眼下正因假貨、山寨等商品管理問題面臨一場空前的輿論危機,甚至驚動監管部門。外界指責拼多多平臺上假貨和山寨氾濫,創維、鄭淵潔等先後向其發難,加上被曝出臨期奶粉事件,一時之間質疑聲浪達到頂峰,其中不乏黑公關在幕後推動。

儘管黑公關故意帶節奏使原本簡單的真相變得複雜化,但我認為有兩個基本事實需要釐清:

一、拼多多山寨問題比假貨嚴重。山寨、假貨是兩個概念,前者表現為傍品牌,家電行業尤為明顯,根源在於產能過剩;後者表現為克隆品牌,只不過價格低廉、品質低劣,迎合那些喜歡名牌但無力消費的受眾。在拼多多平臺上,山寨問題比假貨嚴重,當輿論進一步推高後,所有山寨問題都變成了假貨問題,目的顯而易見:

公眾對假貨的容忍度低於山寨,有心之人試圖給拼多多扣上“假貨集中營”的帽子。黃崢透露,未來一個月內拼多多將出臺打擊山寨產品的解決方案,基本思路是引導那些蹭名牌流量的商家朝自主品牌化的方向發展,打造高性價比的產品。

二、假貨問題是零售行業通病。除了山寨叢生,拼多多假貨問題也飽受詬病。儘管拼多多反覆強調打假態度(創業第一天就開始投身打假)、打假政策(商家售假假一罰十)、打假成績(下架1070萬件問題商品),但遠未達到社會期待,再怎麼批評也不為過。錯了就是錯了,拼多多應該在認真反省和檢討之餘,努力提升打假力度和能力。

不過,外界也應清醒地認識到,假貨問題是零售行業通病,且由來已久,既不是拼多多一家獨有,也不僅限於電商,而是自商業誕生以來就存在,其根源在於線下不法分子。與阿里一樣,由於拼多多既沒有鑑定資格,也不是執法單位,只能與監管部門、品牌方、行業協會、公安機關通力合作,從嚴打擊製假、售假等利益鏈條。

想要打贏打假這場持久戰,顯然不是拼多多一己之力所能為之,而需要全行業全社會密切配合、聯手出擊,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假貨。因此,我認為假貨屢禁不止所有電商玩家都有責任,過於苛責3歲的拼多多未免有失公允。換個角度看,這是年輕的拼多多成長過程中必然要面臨的陣痛,年輕不是打假不力的藉口,應持續對假貨保持高壓態勢,把危機變成轉機。

結語

與美團、滴滴在強競爭環境中長大不同,拼多多在一個看似沒有機會的飽和領域找到了新的商業突破,無需浪費大量資源過度競爭就成長到現有體量,值得肯定和鼓勵。謙虛一點的說法是,拼多多能取得小小的成績,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不少人把上市當作成功的象徵,但實際上只是公司發展的一個重要節點,拼多多上市後成為公眾公司,將接受公眾全方位監督,市場對其合規性的要求也更高。想要持續開墾這片空地,拼多多需要拿出更大的魄力、更有震懾力的舉措來解決山寨、假貨問題,而其仍處於初期階段,未來大有可為,時間會證明一切。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就憑他是騰訊的兒子,黃崢自己說的。[打臉][打臉][打臉]

  • 是微信在助紂為虐吧

  • 崛起個屁,美國律師都準備和它打官司了

  • 全靠微信朋友圈推送砍價

  • 那是因為阿里、騰訊不敢明目張膽地做假貨,山寨貨。拼多多法盲,靠的是虛假廣告矇騙了老百姓

  • 這麼簡單,打廣告啊,低價首頁直接跳頻微信讓你想不看到都不行,錢從哪裡來,利用合同鉅額罰款他們自己平臺的商家,都是份子錢哈哈哈,沒虧沒虧兜裡還有剩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