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2019-05-25 18:39:51

作者:饅頭大師 來源:鳳凰網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1


還是想先介紹一下鼎鼎大名的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這個1880年出生在美國小石城的傢伙,似乎就是為了創造各種紀錄、榮譽和傳奇而出生的。所以,下面的這幾段,哪怕只是以時間軸的形式展現,也足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1903年,麥克阿瑟23歲。他以98.43分的成績從著名的美國西點軍校畢業,這個畢業成績,至今無人能打破。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學生時代的麥克阿瑟


1918年,麥克阿瑟38歲。作為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美軍第42步兵師參謀長,他因為戰功卓著,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年輕的准將。

1919年,麥克阿瑟39歲。結束後,他被任命為自己母校西點軍校的校長,成為該校自創校以來最年輕的校長。他寫下了著名的西點軍校座右銘:“責任—榮譽—國家”。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就任西點軍校校長時的麥克阿瑟


1925年,麥克阿瑟45歲。他成為了美國最年輕的少將。

1927年,麥克阿瑟47歲。作為軍人生涯的插曲之一,他成為了美國奧委會主席,率美國代表團參加了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那屆奧運會上,美國代表團獲得了獎牌數第一名。

1930年,麥克阿瑟50歲。他被授勳四星上將,並受胡佛總統任命,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年輕的參謀長。

1937年,麥克阿瑟57歲。他終於從美國陸軍退役了——人生故事就此劃上一個句號?不不不!麥克阿瑟的輝煌人生,才剛剛開始!

1941年,偷襲珍珠港,二戰的太平洋戰場烽火燃起。61歲的麥克阿瑟被任命為美國遠東軍總司令,死守。在日軍強大的攻勢下,麥克阿瑟最終被迫撤離(差點羞憤得開槍自殺)。但在三年後,西南太平洋戰區的美軍在總司令麥克阿瑟的率領下,施行“跳島戰術”,又殺了回來。麥克阿瑟在離海灘還有一段距離時涉水返回菲律賓的照片,一度成為經典(後來證明是擺拍)。

1944年,64歲的麥克阿瑟被授予“五星上將”軍銜——嚴格意義上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位五星上將(美國一戰名將潘興服役時並沒有“五星上將”制度,被授予的可以說是“特級上將”)。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牛氣沖天的五星上將


這還不算完。

1945年,在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麥克阿瑟主持了日本的無條件投降儀式,隨後作為駐日盟軍最高總司令,成為了日本的“太上皇”。在他的治下,崇拜天皇和滋生瘋狂軍國主義的大日本帝國,居然奇蹟般地在短短6年時間裡,成為了一個開始走向民主和富強的國家。

在1951年以前,71歲的麥克阿瑟就是一個活著的傳奇。如果要評選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將軍,儘管潘興,,馬歇爾甚至都有自己足夠多的擁躉,但恐怕麥克阿瑟獲得的投票會是最多的。

但就在1951年以後,麥克阿瑟在“偉大的將軍”評選中獲得的票數可能就明顯下降了,人們可能會稱他為“傳奇將軍”或“個性將軍”,但“偉大”二字,提出異議的人漸漸增多。

為什麼呢?

因為麥克阿瑟指揮了他人生最後一場戰爭:戰爭。

2


其實,麥克阿瑟初入朝鮮戰場,是延續著他的“不敗神話”的。

1950年6月25日,得到默許的,在沒有事先通知中國的情況下,下令朝鮮人民軍大舉越過“三八線”,對不宣而戰。

儘管雙方後來都宣稱是對方先動的手,儘管韓國當時也一直叫囂要統一全國並整軍備戰,但從當時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看,朝鮮無論是國力、財力還是軍隊武裝力量,都遠遠高於韓國,先動手的理由和動機非常充分——最重要的是,後來的解密檔案顯示,確實是朝鮮先開的火。

如果沒有後來別國的插手,一開始的朝鮮戰爭就是一場一邊倒的“虐殺”:在戰鬥素質明顯佔上風的朝鮮人民軍攻擊下(之前的四野還歸還給朝鮮三個鮮族師,那可是經歷過和解放戰爭洗禮的虎狼之師),韓國軍隊潰不成軍,全軍甚至根本沒有能扛得住人民軍蘇制T34,開戰三天就丟掉了首都漢城(今)。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朝鮮人民軍當時配備的T34坦克,在韓國境內如入無人之境


1950年7月,沒料到韓國軍隊如此不堪一擊的美國,終於派兵干涉(當年韓國還拍了一部大牛,但純屬YY的大片《》。在這部電影中,美國人連影子都沒出現過,朝鮮戰爭是靠韓國人自己打下來的)。但在戰爭初期,士氣如虹的朝鮮人民軍連戰連捷,把韓國軍隊和美國軍隊逼到了南面的釜山。

當時,朝鮮已經佔領了整個朝鮮90%的國土和92%的人口,雖然人民軍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後勤補給線已經拉得過長,但他們相信,只要再拼上最後一口氣,就能把敵人趕下大海。

這個時候,麥克阿瑟出手了。

當時作為美國遠東軍總司令的麥克阿瑟,一出手就是一次瘋狂的冒險:讓美軍在仁川登陸。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仁川的地理位置,以及當時美韓聯軍被壓縮的地域(藍線區域)


麥克阿瑟的“仁川登陸”計劃遭到了當時美國軍部幾乎所有人的反對,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個計劃幾乎等於自殺:仁川港從防禦工事到自然環境到航道到水流等各個方面,對兩棲登陸作戰部隊而言都是一場噩夢。

但麥克阿瑟的倔強也是出名的,他始終堅持自己的計劃,甚至不惜吵架。最終,他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說服了美國軍方同意了這個計劃。

正如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那樣,“仁川登陸”成了世界軍事史上的一次著名成功戰例,美軍在300多艘艦船和500多架飛機的掩護下,搶灘登陸成功。

儘管之前金日成多次得到中國人的提醒(要小心美軍在仁川登陸),但他最終還是眼睜睜地看著美軍將朝鮮人民軍攔腰切斷,被分割包圍,陷入絕境。

仁川登陸成功後的10天,漢城被美軍收復。

之前還勝利在望的北朝鮮人民軍,陷入了要被全殲的絕境。

麥克阿瑟的個人聲望在此時達到了頂峰,但他忽視了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

中國人準備出手了。

3


誤判中國人的參戰決心,可能是麥克阿瑟在朝鮮戰場上第一個失誤。

其實麥克阿瑟最初的判斷也沒有錯,因為當時百廢待興的中國根本就不想介入朝鮮戰爭。在背後慫恿金日成出手的,是斯大林,毛澤東當時最想完成的事,當然是一鼓作氣解放臺灣。

直到1950年10月初,中共領導人仍然沒有決定是否出兵朝鮮,周恩來還專門奔赴莫斯科與斯大林商討關於朝鮮戰場的問題。其實美國總統杜魯門也不相信或不願意中國出兵——當然,他忌憚的是中國背後的蘇聯。

但是,最終一根導火索還是讓中國做出了出兵的決定:麥克阿瑟下令美國空軍轟炸了中國的安東(今丹東)。

中國本來就擔心美國佔領北朝鮮後,以此為基地進犯中國。即便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後來事實證明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和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有1000多公里的邊境線接壤,也是中國很難接受的事,因為這意味著國家今後將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在這段邊境線上。再加上金日成肯定要退入中國東北境內成立流亡政府,美國第七艦隊又封鎖了臺灣海峽……

美軍對中國境內設施的轟炸,最終促使毛澤東一拍桌子:“打!”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在朝鮮。入朝指揮志願軍的第一人選,毛澤東想的是林彪。但林彪覺得沒有勝算,推辭不就。毛澤東隨後選擇了彭德懷。


當原本枕戈待旦解放臺灣的宋時輪九兵團風馳電掣奔向朝鮮,連冬裝都來不及置換就跨過鴨綠江的時候,麥克阿瑟做出的判斷依舊是——

中國軍隊不敢和美國打,就算打,他們能派入朝鮮的軍隊不會超過5萬人。

而宋時輪的三野九兵團,當時是準備解放臺灣的精銳中的精銳,下轄三個加強軍,有12個師共16萬人。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開國上將,時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副總司令員的宋時輪。沒有置換冬裝就入朝這件事,成了宋時輪一生的痛。


1950年11月23日,是美國的“感恩節”。麥克阿瑟在東京的美國大使館同全家共進感恩節晚餐。當時他的心情是非常愉悅的,因為美軍一路勢如破竹,已經打過了三八線——儘管之前中國一再發出警告稱越過三八線就會出兵——佔領朝鮮全境指日可待。

在一個月前的溫井,韓國軍隊被一支神祕的中國軍隊迅速擊潰,但這並沒有引起麥克阿瑟的重視。就在“感恩節”後的第二天,麥克阿瑟從東京飛往新安州附近的清川江邊的第八集團軍司令部,親自督戰,宣佈“聯合國軍”發動總攻。

麥克阿瑟當時對美軍做出的承諾是:

“趕到鴨綠江,全都可以回家。我保證說話算數,你們能夠同家人共進聖誕晚餐!”

但是,真正發動總攻的,是早已進入攻擊位置的中國志願軍。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當年的這些人民子弟兵跨過鴨綠江的時候,也未必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一場煉獄般的戰爭


就在麥克阿瑟宣佈“聯合國軍”發動總攻的第二天,美國第八集團軍士兵就聽到了今後讓他們心驚膽戰的中國軍號聲,面對漫山遍野突然殺出的中國志願軍,韓國軍隊一觸即潰,美國軍隊被迅速分割包圍。

麥克阿瑟在後來自己的回憶錄中寫道:

“中國人介入戰爭後,美國軍隊遇到了從未有過的強大對手。”

4


但當時在朝鮮戰場的麥克阿瑟,並沒有清醒認識到這一點。

對中國軍隊戰力的誤判,是麥克阿瑟在朝鮮戰場上犯下的第二個錯誤。

在1949年中共建國前夕,麥克阿瑟曾向國會表示,美國過高估計了中國共產黨軍隊的戰鬥力,在他看來,派500架作戰飛機再配合一些軍隊,就足以掃平他們了。

其實也難怪麥克阿瑟輕敵,因為根據當時雙方軍力對比,換誰都覺得中國軍隊是在找死: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一個軍擁有坦克430輛,中國軍隊最初入朝的6個軍,一輛坦克也沒有。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的一個陸軍師,師屬炮兵有432門榴彈炮和加農炮,還可以得到非師屬炮兵同類口徑和更大口徑火炮的支援;中國人民志願軍一個師的師屬炮兵僅有一個山炮營,12門山炮。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一個步兵師擁有電臺1600部,無線電通訊可以一直到達排和班;中國軍隊入朝時從各部隊多方抽調器材,才使每個軍的電臺達到數十部,勉強裝備到營,營以下通訊聯絡仍然主要靠徒步通訊、軍號、哨子及少量的訊號彈等。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運輸全部機械化,一個軍擁有汽車約7000輛;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之初,主力三十八軍擁有汽車100輛,二十七軍則只有45輛。還有,當時三十八軍90%的士兵用的是日軍1905年設計的三八式步槍。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擁有1100架作戰飛機,而志願軍幾乎沒有飛機(後來蘇聯出了米格飛機和飛行員),連防空武器也極端缺乏。志願軍當時只有一個高炮團,36門75毫米的高炮,其中還要留12門在鴨綠江邊保衛渡口。全軍沒有雷達。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當時志願軍戰士的主要乾糧,就是炒麵。後來美國軍隊發現,志願軍的攻勢往往只能持續7天,他們稱為“星期攻勢”——因為沒有後勤保障,7天過後,志願軍戰士攜帶的炒麵就全吃完了,只能撤退


這是比抗日戰爭雙方裝備差距更懸殊的一場戰爭,所以難怪麥克阿瑟,整個美國白宮都沒料到中國軍隊明知差距那麼大,還敢出兵。

1950年底慘烈的“長津湖戰役”,中國志願軍用驚人的戰鬥意志,讓美國軍隊顛覆了三觀。當美國士兵聽到淒厲的中國軍號響起,看到前一晚眼前還是零下20度白雪茫茫的土地,忽然奇蹟般地站起成百上千身著夏裝,甚至衣衫襤褸的士兵(還有整排乃至整連的士兵,當衝鋒號吹響的時候,一個都沒站起來,因為都在夜裡被凍死了……),抱著決死的信念向自己陣地撲來的時候,很多美國大兵都覺得中共的士兵可能不是地球的人類……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美國畫家筆下的“長津湖戰役”,慘烈程度可見一斑。美國人自己都要拍長津湖戰役的電影。可以說這一戰,讓全世界重新認識了中國軍隊


(當然,長津湖之戰也讓志願軍吸取了太多經驗教訓。在解放戰爭中全殲國民黨一個師就像家常便飯一樣的解放軍戰士,在朝鮮戰爭中整建制殲滅美軍的,只有一個團。在長津湖,宋時輪的九兵團以16萬的絕對優勢兵力,就是啃不下擁有絕對火力優勢,同樣是硬骨頭的美國陸戰一師。去了朝鮮戰場的中國軍人會發現,“美帝是個紙老虎”這句口號,喊可以,但當真的話就是拿自己的命在開玩笑了。)

當中國志願軍已經全部暴露,中美雙方以朝鮮為戰場,拉開架勢橫刀立馬大開大合真的幹起來的時候,麥克阿瑟發現,擁有絕對裝備和火力優勢的美國軍隊,依舊佔不到半點便宜——美軍甚至又丟掉了漢城,一度被打退到了三七線。

一生驕傲的麥克阿瑟在去世前一年,說了這樣一句話:

“誰想和中國陸軍打仗,他的腦子一定有病。”

5


但無論如何,勝敗乃兵家常事。麥克阿瑟最終在朝鮮栽跟斗,是因為他犯了第三個錯誤:和華盛頓鬧翻了。

麥克阿瑟和華盛頓之間的矛盾,主要還是體現在他根本就看不起美國總統杜魯門。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杜魯門


麥克阿瑟在胡佛總統時代,就是美國陸軍的參謀長——那個時候,杜魯門還只是密蘇里州傑克遜縣法院的一名法官而已。當羅斯福任內去世,副總統杜魯門接任總統之位時,麥克阿瑟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將軍了。其實不光麥克阿瑟,當時美國從上到下,都認為杜魯門除了運氣好,並沒什麼真才實學(當然,也是因為羅斯福聲望實在太高)。

所以,1950年10月,當杜魯門提出想和麥克阿瑟當面聊一下的時候,麥克阿瑟以自己太忙無暇抽身為由,約杜魯門在太平洋上的威克島碰面——杜魯門作為總統,真的就乖乖地繞地球飛行了三分之二,“拜見”了麥克阿瑟。

彼時的麥克阿瑟剛剛成功策劃了“仁川登陸”,被整個西方媒體描述成“不敗的將軍”,杜魯門忍氣吞聲也是情有可原。但是,在那次會晤中,麥克阿瑟拍胸脯保證中國不會出兵朝鮮,讓杜魯門後來回憶起來覺得是自己“吃了藥”,就此埋下了不滿的情緒。

此外,麥克阿瑟與蔣介石的會晤並發表宣告,也讓杜魯門相當不滿。朝鮮戰爭爆發後,在臺灣的蔣介石認為是一個機會,立刻提出臺灣願意出兵反攻大陸,牽制中國。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麥克阿瑟和蔣介石在臺灣會面


一開始,麥克阿瑟其實是拒絕蔣介石這個提議的,倒不是他不肯,而是覺得國民黨的軍隊實在是不堪一擊。但當志願軍和美軍全面開戰後,麥克阿瑟成了蔣介石的堅定支持者。在麥克阿瑟自己的回憶錄裡,他表示當時希望蔣介石從滿洲登陸,“登陸後繼續給以後勤支援,直到對手垮臺為止。”

麥克阿瑟的擅自主張令杜魯門非常惱火,他本來就不願意在蘇聯還沒冒頭的時候就和中國耗盡戰力,更不願意戰火擴大,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結果,在戰事不利的前提下,麥克阿瑟還提出了進一步的建議:動用原子彈轟炸中國的軍事設施,將共產主義從東亞徹底抹去。

麥克阿瑟的思路是一個純粹軍人思路:戰爭要麼不打,要打就要徹底消滅對手。而杜魯門是政治家思路,他的想法只有一個:麥克阿瑟瘋了。

麥克阿瑟和華盛頓由此陷入了勾心鬥角的猜疑中。個性張揚的麥克阿瑟不願意承認自己在朝鮮戰場上犯了錯,反而頻頻向美國媒體透露,是因為白宮處處在限制他的手腳,才會導致朝鮮戰場上美軍節節敗退。

如果純粹是對總統的挑釁,杜魯門可以忍,但最重要的是麥克阿瑟在朝鮮戰場上一籌莫展,這讓杜魯門覺得不能忍,並且他意識到他會得到眾人的支援。

牛氣沖天的美國五星上將,如何被志願軍打掉一世英名?


麥克阿瑟和杜魯門


於是,面對這個桀驁不馴的五星上將,杜魯門終於做出了決定:罷免麥克阿瑟!

在取得參謀長聯席會議的一致通過之後,杜魯門設計了一套尊重麥克阿瑟的免職流程:先通知他本人,再召開新聞釋出會。

但糟糕的是,1951年4月11日,發給東京盟軍總部的電報出現了技術故障,與此同時,美國新聞界已經嗅出了總統要罷免五星上將的味道,搶先一步發出了訊息,這也就造成了一個尷尬的局面:

麥克阿瑟是從新聞裡聽到自己被解職的訊息的。當時,他正在宴請客人,他的妻子告訴了他被解職的訊息,隨後沒多久,他收到了通訊兵送來的總統電報:

致東京麥克阿瑟將軍:

作為總統和美國軍隊總司令,我有責任撤換你盟國最高統帥、聯合國軍總司令、遠東總司令、美國駐遠東陸軍司令官等職,對此深感遺憾。

你應將所任各職移交馬修·李奇微中將,立即生效。你有權下達為前往你所選擇的地方所需下達的命令。

撤換理由將在上述電文送交你時同時公佈。

看到電報後的麥克阿瑟還是比較平靜的,他轉身對妻子說了一句話:

“珍妮,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

但說完這句話,麥克阿瑟的雙眼還是充滿了淚水,他對妻子說:“總統所採取的方式不妥。從軍52年的我,受到如此當眾的羞辱,實在令人太痛心。”

麥克阿瑟提到的“羞辱”,倒不僅僅是指沒有提前通知她他,更是因為總統是“免職”,沒有讓他事先“辭職”。

而這,正是杜魯門的“報復”。

6


4月19日,卸任後的麥克阿瑟抵達華盛頓國家機場。

前來迎接他的,有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議長等人,但沒有杜魯門。

就在那一天,麥克阿瑟應邀在國會發表演說,宣佈正式退役。

當麥克阿瑟站上講臺的時候,人們給予了他熱烈的掌聲和歡呼。就在那次演講中,麥克阿瑟引用了那句著名的話:

“老兵永遠不死,只會慢慢凋零”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那一刻,不知道麥克阿瑟是否會後悔,自己捲入了朝鮮戰爭。

【饅頭說】


關於“朝鮮戰爭”究竟值不值得打,時至今日,依舊在網上眾說紛紜。

我個人的意見,是這樣的:

這場戰爭,從戰略上說,中美雙方是打了個平手。

美國(我始終不願意說是“聯合國軍”,因為誰都知道主力就是美軍)把朝鮮人民軍趕到了鴨綠江邊,想佔領朝鮮全境,但又被志願軍趕回了三八線;志願軍把美軍趕回了三八線,一度打近三七線,但也被打了回來——雙方本來就是想維持原狀的,經過一番大戰,最終可以說是都輸了,也可以說是都贏了,總之是平手。

從戰術上說,美軍應該是輸了一手的。

因為以當時美軍的戰力和裝備,應該是碾壓志願軍的——全世界當時都是這麼認為的。但志願軍真的就是沒讓美軍佔到什麼便宜。別說什麼人數優勢,在降維打擊面前,如何運用好人數優勢,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大本事。

那麼從戰爭結果來說呢?

美國無疑是丟了面子的。板門店停戰協定簽字時,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上將自己說:“我是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談判檔案上簽字的美軍將領。”但美國沒傷裡子。

那麼中國呢?當然,我們收穫了很多,這裡不一一展開,但也付出了很多。尤其是到了朝鮮戰爭後期,輕敵的一方成了我們自己(彭德懷還專門回北京勸毛澤東),入朝的第五次戰役,志願軍遭受巨大損失,出現了整師被殲滅的情況(悲壯的180師)。

有人說,躲在後面的蘇聯得益了。其實可能損失最大的就是蘇聯。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哥,蘇聯在朝鮮戰爭中第一次失去了做大哥的擔當,在全世界社會主義國家面前充當了一次“縮頭烏龜”,讓兩個小弟在前面打打殺殺。當時蘇聯是希望中國繼續打下去的,但中共自己決定適時收手,由此也埋下了日後決裂的因子。至於後來的中印邊境戰爭,中越戰爭,都是蘇聯一次又一次地丟盡顏面,最終加速了自己的解體。

至於朝鮮和韓國,更不用說了。金日成和李承晚即便已經傾家蕩產了,到最後一刻都不同意停戰,兩個國家其實到目前為止還是交戰狀態——板門店談判,宣佈退出的只是中國和聯合國軍而已。

所以,真正要說得益的,可能是蔣介石的臺灣,而發了筆橫財的,可能是提供軍火的日本。就這場戰爭的直接參與者而言,沒有一個是贏家。

所以最後忍不住再簡單說幾句眼下的朝鮮問題。

對於眼下的朝鮮,國人都有一種複雜的心態(限於本號性質,就不展開說了,你們懂的)。但有一點應該肯定的是,戰端一開,真的對所有國家都沒好處——包括大洋彼岸的美國。

60多年前的朝鮮,在人類兵器才剛剛開化的時代就已經打成了那個樣子,更何況現在已經有了核武器?(朝鮮即便沒有核導彈,但韓國有大量核電站,而朝鮮有數不盡的大炮)即便沒有核武器,我們也是否應該捫心自問下:和平的手段真的都已經用盡了嗎?老百姓的日子你們不管了嗎?

所以,如果麥克阿瑟在天有靈,估計也會跳出來說一句:

孩子們,聽我的!別衝動,坐下談!

作者簡介:張瑋(網名:饅頭大師),畢業於復旦大學文科基地班。復旦中文系文學學士,新聞系新聞學碩士。曾做過11年體育記者,採訪過三屆奧運會,兩屆和百餘項世界賽事。後擔任過解放日報報業集團數字傳播主任,解放日報社新媒體總經理、主任,解放日報社運營、技術總監。2017年8月出版新書《歷史的溫度》,上市半年銷量即超過10萬冊;獲亞馬遜中國頒發的“2017年度新銳作家”稱號。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牛氣沖天的麥克阿瑟成為志願軍手下的菜牛,一世英名淪為笑談!

  • 中國志願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打贏美國的軍隊。志願軍也是唯一讓美國士兵到將軍都敬佩的軍隊。 志願軍將士們永垂不朽,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最勇敢最偉大的軍隊。 敬禮,鞠躬

  • 朝鮮戰爭前期就是傳奇的五星上將老麥被彭老總按在地上摩擦[我想靜靜]

  • 宋時輪對北方寒冷估計嚴重不足,當時東北已為第九兵團準備好了冬裝,但為了搶那麼二、三天宋改變了行程未換裝直接入朝導致嚴重後果。否則美騎一師不可能逃脫,第九兵團傷亡超五萬,直接被打殘從此退出朝鮮。

  • 麥克阿瑟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被中國人民志願軍打得暈頭轉向淪為世界的笑柄。

  • 看了那麼多介紹朝鮮戰爭的新聞,個人觀點認為,這篇文章比較全面透徹,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