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朱德元帥一生中八次歷險:曾在昭覺寺內被主持相救

朱德元帥一生中八次歷險:曾在昭覺寺內被主持相救

2019-05-15 10:01:00

摘自:黨史縱覽

在新中國成立前,在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而艱苦奮鬥的40多年間,多次出生入死、歷經艱險。可他總能以其超人的機智勇敢,化險為夷,創造奇蹟。

朱德元帥一生中八次歷險:曾在昭覺寺內被主持相救

朱德

講武堂智鬥密探

1909年春,年僅21歲的朱德,懷著“從軍救國”的夢想,揮別故鄉來到,一年後入講武堂,在丙班步兵科開始了緊張而有序的軍事訓練生活。該校、羅佩金、、顧品珍等一批教職員都是士官學校的畢業生,他們在日本留學時,大多數人就參加了領導的同盟會,懷有強烈的反清情緒。這些教職員在學生中大力發展會員,第一學期即將結束時,朱德已成為同盟會會員。此後,朱德積極參加同盟會舉行的各種祕密活動,大家相互交流各地的革命資訊,並爭相傳閱當時的《民報》、《革命軍》、《警世鐘》、《猛回頭》、《新世紀》和《雲南》等進步刊物。許多青年學生也深受影響,爾後紛紛加入同盟會,從此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

時任雲南總督的李經羲,得到“禁書”(指各種進步刊物)在雲南陸軍講武堂大肆流傳的密報後,便命令昆明知府速派人到陸軍講武堂日夜偵察,一旦發現有傳閱“禁書”者,立即緝拿歸案。於是,知府便從社會上招來一批地痞、流氓和惡棍,裝扮成新軍的軍官,混入講武堂。

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同學們都相約外出遊玩去了,只有朱德還端坐在靜悄悄的教室裡,如飢似渴地讀著一本借來的進步書刊。突然間,一隻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同時聽到一聲大喝:“你是革命黨!跟我走!”

朱德在震驚中猛然回頭一看,見是經常出沒在講武堂的那個密探,便有意裝起糊塗來,不動聲色地回答說:“你認錯人了。我不姓‘葛’,我姓朱,叫朱德。”

“你不是革命黨,那肯定是同盟會了?”

“長官,我不是‘佟夢惠’,我真的叫朱德,在丙班步科。你若不信,可去問羅佩金教官和總辦。”

“你別跟我打哈哈。你不是革命黨,也不是同盟會,那在這裡幹什麼?”

“我在看書。”此時朱德早已將書合上,把書的正面翻扣在桌子上。

這一切被密探看在眼裡,他冷笑著說:“我知道你在看書,問題是你在看啥子書?老實對你講,我早就盯上你了。今天,你就是插翅也飛不掉了!”他伸手一把奪過那本書,狡黠地瞄了朱德一眼,把書翻過來一看,封面畫卻是“劉關張桃園三結義”,立時就傻眼了。

朱德鎮定自若地說:“長官,我在看《》,剛才正看到諸葛亮巧施空城計,著迷了,不曉得有人進來,實在對不起。”

見密探尷尬地拿著書仍不撒手,朱德便有意戲弄他一下,好逼他把書還給自己:“你保準讀過《三國演義》!如能給講兩段精彩的,我就不費工夫看了。”

密探立即推辭說:“噢!今天,我是公務在身。‘三國’嘛!改天再講,改天再講。今天還是你自己去看吧!”說著把書扔給朱德,然後掉頭走出了教室。

原來,朱德看的確實是一本進步讀物,只是為防萬一,他特地給書包了個“三國演義”的封皮。此事迅速在校園傳開,朱德周圍的同學紛紛效仿。

昭覺寺躲過一難

護國戰爭時期,護國軍在攻入四川南部、大敗北洋軍之後,時任雲南都督的唐繼堯為了控制四川,遂以四川督軍不聽擺佈、阻撓“北伐”為藉口,於1920年5月發動了“倒熊”戰爭。起初,滇軍進展順利,以朱德為旅長的滇軍第三混成旅很快推進到市郊龍泉驛一帶。在成都,朱德巧遇老朋友,兩人經過幾天推心置腹的徹夜長談,商定共同出國學習、研究外國的和軍事,以便尋找救國救民的新路子。孫炳文先行赴北京去追隨李大釗,待朱德料理完軍中事務之後,即去北京與孫炳文相會。

7月上旬,川軍發動反擊,經過九晝夜激戰,滇軍敗北,朱德所部死傷過半,僅餘一個團的兵力,也被打得七零八落。在一個漆黑的夜晚,滇軍的成都防線被川軍突破,滇軍倉皇撤退時,朱德與大部隊失掉聯絡,隻身衝出重圍,來到了成都著名的古剎之一昭覺寺。

朱德使勁叩打寺門,兩個守門的和尚從夢中被驚醒,湊到門縫一看,見是個戴大蓋帽的軍人,嚇得魂飛天外,遂躲在一旁,既不搭腔也不開門。這時,追兵已經很近,朱德果斷地離開山門,沿著寺院的高牆來到一棵大樹旁,雙手抱著樹幹,一使勁,躥上樹頂,越牆而過。豈料他落地還未站穩腳跟,就被幾個巡夜的和尚逮住了:“你是啥子人?可曉得這是佛門之地?”

“曉得,曉得。我是來找你們主持的。山門叫不開,後面又有追兵,不得已才翻牆進來!實在是罪過!”朱德沒有反抗,束手就擒。

此時,早有和尚通報了主持,獲准帶朱德去見。朱德被眾和尚帶著,穿過幾座院落,進入禪房。

見來人是位威武的將軍,主持了塵法師疑竇頓生。他遞了個眼色,讓眾和尚通通退下,而後雙手合十,念道:“阿彌陀佛!這是佛門之地。施主,深更半夜來此,有何要事?”

“我乃滇軍第三混成旅旅長朱德,不幸在龍泉驛戰敗,逃命到此。後有川軍窮追不捨。來到貴寺,久久扣門不開,才出此下策,越牆而入,實為罪過。主持大慈大悲,能救我不死,功德無量,我知恩必報。”朱德抱拳施禮相求。

對於朱德,法師早有耳聞。他眼睛一亮:“阿彌陀佛!貧僧了塵,在此有禮了!能面見朱將軍,真是三生有幸!朱將軍護國討袁,威振巴蜀,久仰久仰!只是這佛門之地,不便收留。請將軍還是另謀良策為好!”

“古人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法師德高望重,昭覺寺廣佈善事,早已聞名天下。今日相遇,總不會見死不救,何況我只借貴寺暫避一時風險!”

這時,突然有和尚進來報告,說有不少當兵的在山門外敲門、吶喊,要求進廟來搜查。了塵法師斷然說道:“山門不能開,告訴他們此乃佛門淨土,除僧人之外,沒有別人。”報信的和尚出去後,主持又把門外的和尚叫進來,吩咐說:“朱將軍到此之事,誰都不得講出去!佛祖有眼,阿彌陀佛!”然後,法師領著朱德來到八仙堂隱藏起來,並再三叮囑說:“朱將軍放心,有了塵在,有昭覺寺在,將軍一定平安無事!”

“法師大恩大德,朱德沒齒不忘!”

安頓好朱德,了塵法師趕到前院的天王殿,這時川軍已破門而入,一擁而上。法師率眾和尚一字排開,擋在大殿前,個個雙手合十,口中直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一個手裡提著兩把盒子槍的小頭目,嚇唬道:“聽著,你們這些禿和尚,給老子閃開!要曉得:你會念經,它可不會念經,只會吐子彈,要惹惱了它,這傢伙可親孃老子都不認,還管你啥子禿和尚!”雖經他一再威脅,了塵法師等巋然不動,只是一個勁地解釋著。

那個小頭目一聲令下:“搜!不能放過每一間屋子。”於是,闖進來的幾十名川軍士兵,便將寺內各處搜了個遍,但仍不見人影。

小頭目兩眼骨碌碌地轉著,便跑過去砸開八仙堂的大門,只聽見黑洞洞的裡面“咣啷”一聲,把他嚇了一大跳。儘管士兵很快打著了火把,點上了燈,但大家依舊面面相覷,誰也不敢進去搜查。小頭目情急之下,罵了一聲“一群膽小鬼”後,就獨自壯著膽子,勾著腰跨進去。他喊叫道:“龜兒子,莫耍花子了。你藏在那裡,我早看到了。是你自己爬出來呢,還是叫老子去把你揪出來?你說!”

靜寂了幾分鐘後,小頭目不耐煩地一腳踢翻了香案,抬頭兩眼死盯著天花板的藻井,猛然大喝道:“龜兒子,你跑不了啦!”隨即雙手扣動了扳機。兩聲槍響過後,天花板掉了下來,同時還落下一堆東西,燈也熄滅了。等再打起火把看時,但見地上躺著一隻血肉模糊的大白貓。

了塵法師聽到槍聲,急忙趕來,見此情景,這才放下心來:“阿彌陀佛!戒殺生,是我佛門之規。這可如何是好!”

這時,一個當兵的附耳低聲對小頭目說:“大哥,這廟是佛爺住的地方,不比平常百姓家裡。得罪了佛爺,怪罪下來可了不得,犯不著,還是撤了吧!”

小頭目再看看八仙堂裡的各位神仙個個都“怒目圓睜”,真的有點害怕了,遂把手一招:“走!去別處看看!”這夥川軍就呼啦啦地擁向另一座佛堂,一直折騰到拂曉,一無所獲,才悻悻離去。

之後,朱德在昭覺寺暫住下來,整日與了塵法師下棋、談天,相處甚歡。一個多月後,外面的風聲歸於平靜,朱德才踏上歸途,去川南追趕部隊。

尋出路亡命天涯

1920年10月,因各路川軍猛烈反攻,加之滇軍第二軍趙又新部的參謀長楊森突然率眾反水,使形勢急轉直下,滇軍一敗塗地,撤出四川,朱德所部也退回雲南,駐紮在滇北的昭通。不久,滇軍將領顧品珍等積極策劃“倒唐”(指唐繼堯)事宜,朱德表示支援。次年2月6日,朱德等將領聯名致電唐繼堯,勸其下野。唐見大勢已去,立即逃離昆明,後又去了香港。2月8日,朱德率部進駐昆明。

這時,朱德向滇軍總司令顧品珍要求辭去軍職,離滇另謀出路,但經不住眾多朋友和同事的再三挽留,只得答應暫時留下來,為建設新政權盡力。他先是被任命為雲南陸軍憲兵司令官,旋兼雲南省催收鐵路局借款處專員及複查錫務公司賬項委員長。然而,雲南黑暗的社會現實,特別是顧品珍的心胸狹窄、獨斷專行,又使朱德徹底失望。

1922年3月,因滇軍響應孫中山的號召,調往宜良集中準備出兵討伐北洋軍閥,雲南邊境一帶出現空虛。唐繼堯乘機祕密潛回雲南,糾集舊部並收買土匪武裝捲土重來,擊斃了顧品珍,並將其所部主力趕出了雲南。3月27日,重返昆明的唐繼堯發出了懸賞捉拿朱德的通緝令。

朱德等人決定北上四川,爾後再投奔孫中山。由於朱德有著在雲南邊界跋山涉水、穿越叢林的豐富經驗,故而一連幾天,追兵都沒能找到他們的蹤跡。但進入人生地不熟的彝民區後,朱德等一行便困難重重。一個下雨天,他們夜宿鹽豐桃花山時,突然遭到土匪武裝的襲擊。朱德指揮一個連隊倉促應戰,雖然打退了敵人,但人馬損失過半。

朱德一行穿越山間馬道,歷盡艱辛,終於抵達金沙江邊。但在渡口他們見不到一隻渡船,大家頓有一種絕望之感。可朱德依然瞪著雙眼巡視著金沙江兩岸,如此過了許久,他忽然面露喜色:“船,那邊有一隻船!快來看!”

大家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影影綽綽地只見有一個人從山上走下來,上了船,向這邊划來。於是,朱德等像列隊似的齊刷刷地一字擺開,站在江邊向對岸招手、歡呼:“船老闆,過江了!” “船老闆,過江了!”

小船順江而下,不久就靠岸了。船老闆一聽說他們是當年護國討袁的滇軍,而站在面前同他講話的正是血戰棉花坡的朱德將軍,更是倍加親切。他激動地說:“我在對岸觀察多時,覺得你們不像土匪強盜,也不是壞人,看來定有急事要渡過江去。這不,我才冒死來了,沒想到見到貴人嘍!”

船老闆自我介紹他叫曾海若,是雲南人,一直在江上擺渡謀生。他一說起唐繼堯重金懸賞捕捉朱德等人的事,就氣憤地說:“唐繼堯這個老賊,心都黑透了。他為了獨霸雲南,已經六親不認了,花錢買人頭的事,遲早是要遭報應的。我們再窮,也不去幹那種喪盡天良的事。”

船老闆頓了頓,然後把胸脯一拍,對朱德說:“請放心,有我曾海若在,就有你們在。前面別說是金沙江,就是火海,我也要把各位老總擺過去!”

朱德等一行過了江,便輾轉回到南溪家中,與親人團聚。

後來,朱德謝絕了同鄉楊森的極力拉攏,毅然決然地乘船順江東下,前去找孫炳文了。

石徑嶺絕處逢生

1927年,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南下失敗後,便果斷地執行了“穿山西進,直奔湘南”的戰略決策,率餘部1000多人離開廣東,轉戰福建。10月中旬,他們擊退了敵錢大鈞部兩個團的進攻,又消滅了鍾紹奎部一個營之後,來到武平以西武夷山南端一處名叫石徑嶺的地方。在這片崇山峻嶺中,有一條石徑山路蜿蜒穿過壁立的兩山之間,大有“一夫當關,萬人莫開”之勢。

當起義軍風風火火地趕到隘口時,發現這裡早被民團佔據,明碉暗堡林立、路障柵門重重,根本無法通過。敵人居高臨下,又隱蔽在石縫、草叢和樹木之中,前衛部隊幾次衝殺,都沒能過去,反而遭到很大的傷亡。

西進的道路被阻,大家心急如焚。此時,朱德來到這裡,問明瞭情況後,對前衛部隊的指揮員說:“敵人設防堅固的隘口,不宜強攻。《三十六計》中有一計,叫做‘暗渡陳倉’,講的就是在作戰中,故意暴露行動,利用敵人固守之際,迂迴偷襲,出奇制勝。我們為什麼不採取迂迴側擊的打法,去奪取勝利?”

朱德的一番話使前衛部隊的指揮員不禁頻頻點頭,但舉目四望,全都是懸崖峭壁,又面露為難之色。朱德遂命令部隊立即展開隱蔽,同時向身邊的幾個幹部交代了任務,要他們率正面部隊改強攻為佯攻,迷惑敵人,吸引火力。然後,他帶著幾個參謀和警衛員,迅速隱沒在路邊的叢林之中。

他們穿林海、攀峭壁,終於繞到敵人背後,民團的碉堡、塹壕一覽無餘地暴露在他們面前。隨著朱德一聲令下,參謀、警衛員一齊開槍射擊,並將手榴彈扔向敵群,敵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得暈頭轉向。這時,正在佯攻的我前衛部隊也乘機衝上隘口,在兩面夾擊之下,敵人死的死,逃的逃。

紅軍終於打通了道路,脫離了險境。

扮伙伕化險為夷

南昌起義軍餘部轉戰到江西后,仍面臨重重困難。朱德獲知他在雲南陸軍講武堂時的同學和結拜兄弟、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六軍軍長的範石生率部駐紮在湖南汝城的訊息,便決定前去投靠,與之實行聯合反蔣。於是,朱德修書一封,派人送給範石生,很快得到回覆,同意與朱德面談有關事宜。

11月,朱德受黨組織委託,帶著50多人的衛隊自江西崇義上堡啟程,前去與範石生接洽。這天,當他們來到汝城境內的一個名叫濠頭圩的山區小鎮時,天色已晚,就決定在此住下。他們一進入該鎮,朱德就立即命令衛隊佈置崗哨,封鎖訊息,以免驚動了附近的土匪武裝和民團。為了不驚擾百姓,衛隊就住在圩場外的一座祠堂裡,朱德和警衛員則住在祠堂後院伙房旁的小屋裡。

朱德佈置完警戒任務剛睡不久,就被槍聲驚醒。他從地鋪上一骨碌坐起來,並推醒了身邊的警衛員。警衛員一躍而起,提著手槍就要往外衝。朱德上前一把拉住他說:“出不去了。我聽四面都是槍聲,還有人在敲祠堂的大門!我們被包圍了。”

祠堂的大門很快就被撞開了,一幫民團吆五喝六地向後院衝來,另有幾個人已爬上祠堂的屋頂,此時逃走和躲藏已來不及了。朱德急中生智,對警衛員說:“不要慌張,見機行事!”

朱德和警衛員迅速閃進緊鄰的伙房,把手槍塞入柴火堆裡,然後順手拿起一條圍巾系在腰上,正要往外走時,幾個民團衝了進來,用槍頂在朱德的胸口問道:“朱德在哪裡?快說!”

朱德鎮定自若地回答說:“在後面嘛!”還用手指了指另一處院子。幾個人一窩蜂地順著所指的方向追去,可有一個提著手槍的小頭目滿臉奸笑,仍不放心地追問道:“你是幹什麼的?”

朱德把雙手的手掌在圍裙上擦了擦,在幾分窘迫中,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我?是個伙伕頭。”

小頭目見朱德腰上圍著條髒兮兮的破圍裙,就罵了一句,又將信將疑地把他拉到油燈下,仔細一瞧,見他滿臉鬍子足有五六十歲,一身破軍衣已經補丁摞補丁,遂信以為真了。轉過頭,又去盤問警衛員:“你是幹什麼的?”

“我們倆是同行,他是我的夥計。”因生怕警衛員露馬腳,朱德就搶先平靜地回答著,同時遞了個眼色。警衛員遂抖動了一下提在手中的布袋子,小頭目立即警覺起來,便把槍對著警衛員,斥罵道:“你小子還有槍?”

“沒,我哪來的槍。”

“布袋裡裝的什麼?”

“是幾個……伙食錢,買米用的。”警衛員裝作一副極不情願講出實情的樣子想把布袋藏起來。

小頭目眼睛一下亮了許多,伸手就要搶,不料警衛員攥得太緊了。爭奪之中,布袋裡的銀元滾落在地上。小頭目見狀,就彎下腰去撿。朱德作出幫助撿銀元的樣子,迅速從柴火堆裡取出手槍。手起槍響,小頭目便栽倒在地。朱德和警衛員開啟後窗,縱身跳出,順著槍聲很快就找到了部隊。

原來,當朱德帶著衛隊路經濠頭圩附近的白村時,走漏了訊息,被鄉長何曾智知道了。適逢蔣介石正在懸賞通緝朱德,何曾智覺得這可是個立功領賞的好機會,就給駐在20裡外的民團頭目何其朗寫了一封信。何其朗接信後,急忙開啟一看,只見上面寫著:“賢弟:今有共黨朱德率部來濠,兵僅五十,夜宿祠堂,良機難逢,時不可失,望速派兵剿滅之。”何其朗遂把這個美差交給其小舅子朱龍奴,要他帶領200人的民團前去捕捉朱德。因為朱德佈置的警戒哨兵打了盹,才出現了前面那樣的險情。而那個被打死的小頭目,正是朱龍奴。

尋鄔縣擺脫追兵

1929年1月,為了打破湘贛之敵對井岡山的第三次“圍剿”,經有紅四軍軍委、紅五軍軍委、湘贛邊界特委、各地方組織以及紅四軍、紅五軍代表共60多人蔘加的聯席會議研究決定,紅五軍留下守衛井岡山,朱德、毛澤東率領紅四軍軍部直屬隊和第二十八團、三十一團計3600多人向贛南出擊。一路上,敵人圍追堵截,紅軍邊打邊走,一路闖關奪隘,過大汾、左安、崇義、大餘和廣東南雄,折入江西信豐,然後經安遠進入了贛粵閩邊界的尋鄔縣境內。

一天,當紅四軍向羅福嶂挺進時,被敵人追了上來。凌晨,在敵劉士毅部的突然襲擊下,擔任後衛的第二十八團團長林彪拉起隊伍就走,竟把毛澤東、朱德和軍部直屬機關都拋在後面。在只有一個後衛營掩護、萬分危急的情況下,朱德主動要求留在後面阻擊敵軍,讓毛澤東帶著機關先撤。結果,朱德和部隊被打散了。

敵人看到有背衝鋒槍的,就認定其中必有大官,於是窮追不捨,越追越近。朱德見一時難以擺脫敵人,就心生一計,將幾個紅軍戰士分成兩路,一路向東,一路向西,以便吸引敵人,分散其力量。朱德隻身帶著一個警衛員,終於擺脫了敵人的尾追。

當紅軍戰士們來到聖公堂休息時,一聽說朱軍長失散了,便有如天塌地陷似的,個個憂心如焚,神色黯然。下午,朱德突然回來了,部隊頓時一片歡騰,士氣昂揚。

“空城計”大破敵軍

1936年春,紅四方面軍在四川西北部一帶進行整編,開始了緊張的軍事訓練,並積極籌集物資,準備北上與紅一方面軍會合。當時,紅四方面軍總部、醫院駐在川西北一個四面群山環抱的名叫夢公鎮的地方。這天上午,總部指戰員在忙碌的軍事訓練和政治文化教育的間隙,舉行了一場籃球比賽。因為朱德要親自上場參賽,所以鎮上的紅軍幾乎都去了,另外還有不少群眾前來觀看,賽場上格外熱鬧。

隨著“總司令,加油!”的一陣陣喝彩聲,球賽漸進高潮。正當大家興高采烈地欣賞著朱德的精彩球藝時,忽然從北面的山腳下傳來清脆的槍聲。敏感的朱德陡然停止了傳球,向場外的警衛員喊道:“有情況,警衛員,拿望遠鏡來!”

朱德從警衛員手中接過望遠鏡,朝著槍聲傳來的方向觀察了一陣之後,對大家說:“球賽暫時停止,現在發現敵情,大家準備投入戰鬥。不要慌亂,要聽從指揮。”

此時,紅四方面軍主力部隊正在前方作戰,總部只有一個警衛連,其餘都是些機關工作人員,還有醫院的大批傷病員。在這危急關頭,朱德沉靜異常,他迅速把各單位的負責人和警衛連召集起來,下達了命令:“手中有武器的同志和警衛連一起,到東面大牆下面集合,等我的命令再行動;其餘的同志,每人快去找一根木棒,到河邊的大操場集合,等待命令列動;司號排,按東、南、西三個方向分散開,聽到我們發起衝鋒的命令後,你們就在各自的方位上,從四面八方一齊吹衝鋒號,號音越響亮越好。現在就開始行動。”

大家迅速散開去,各就各位。這時,槍聲越發稠密,也越來越近了。只見三四百個敵人闖過了紅軍設在北山上的崗哨,氣勢洶洶地端著槍朝鎮上衝過來。

朱德命令警衛連分成東西兩路,向敵人的側後迂迴,其餘的人員在正面選擇有利地形,由他指揮迎擊敵人。當敵人距夢公鎮僅有幾百米的時候,朱德舉起駁殼槍,大喊道:“同志們!衝啊!堅決把敵人消滅在山坳裡!”

頓時,警衛連從左右猛然發起攻擊,正面阻擊的同志們也奮勇還擊。與此同時,四面八方都響起了嘹亮的衝鋒號,槍聲、喊殺聲震天,戰士們端著上好刺刀的槍衝向敵群。敵人以為陷入了紅軍的包圍圈,頓時陣腳大亂,有的被打死,有的抱頭鼠竄,更多的則是束手就擒。不足一個小時,紅軍就結束了戰鬥。

經過審訊俘虜後才知道,原來這是當地土豪惡霸豢養的一批土匪武裝和國民黨的散兵遊勇,沒有什麼戰鬥力。他們得到了紅軍主力外出作戰、後方兵力空虛的訊息,便想乘機撈一把,發點洋財,豈料便宜沒占上,反倒被紅軍給消滅了。

敵佔區“渾水摸魚”

1948年5月,中共中央在阜平城南莊召開的書記處會議一結束,朱德就奉命代表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親臨華東野戰軍前線司令部駐地濮陽進行視察和動員,同時參加會議的華東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陳毅和副司令員粟裕陪同前往。其中陳毅、粟裕乘坐的一輛吉普車走在前面開路,荷槍實彈的警衛人員乘坐一輛大卡車,行駛在最後面,朱德乘坐的吉普車被夾在中間。

三輛汽車沿著年久失修、坎坷不平的京漢大道南下,一過邯鄲,就進入了敵佔區。陳毅建議車隊由白天行駛改為夜間行進,以便安全地通過敵人的封鎖線。朱德表示贊成。

一天晚上,汽車剛啟動,當地的同志就急匆匆地跑來報告說:“前面約30裡處,發現有敵人的散兵。公路離敵人的據點也只有一兩里路。”

警衛參謀來向朱德請示,朱德斬釘截鐵地回答:“幾個散兵怕啥子?走!”

於是,汽車開動了,也不開燈,只管向前急駛。約趕了30里路,第一輛吉普車突然停下,陳毅和粟裕跳出來,快步走上一個土丘,警惕地觀察著前方,然後向趕上來的朱德報告說:“前面確發現有敵人,大約有200人左右。”

“朝什麼方向運動?”

“正沿著公路向東南方向步行。我們是不是稍停一下?等敵人過去了再走?”

朱德尚未開口,坐在後面大卡車上的警衛人員來報告說:“後面發現敵人,有多少,還未搞清。幾輛汽車正朝我方開來。我們是不是先向旁邊避一避?”

朱德略一沉吟之後,果斷地說:“前後的敵人都不要去管它,我們繼續前進就是了!”

見大家一頭霧水的樣子,朱德就耐心地解說道:“你們知道‘三十六計’中,有一計叫‘渾水摸魚’嘛!我看今晚月黑天暗,倒是個渾水摸魚的大好機會。繼續前進,提高警惕,隨時準備投入戰鬥。注意!沒有命令,任何人不準開槍!”

汽車啟動後,端坐在前排座上的朱德對司機說:“把大燈開啟,放心大膽地開吧!”

於是,開啟車燈的汽車疾速行駛著,只見公路上那些晃動的人影漸漸清晰起來。敵人的散兵,稀稀拉拉,倒揹著槍,歪戴著帽,彷彿剛剛敗下陣來。在汽車大燈的照耀下,他們閃到路旁,呆頭呆腦地看著駛過來的車隊。

離敵人越來越近時,車隊上的警衛戰士們無論站著坐著的都趕緊端起槍,手指緊扣在扳機上,密切注視著敵人的動靜。這時,敵人的一個小頭目一聲令下,大路中間突然讓出一條通道來,200多人齊刷刷地站在路邊。當車隊將從他們面前經過時,一群人全都立正、敬禮,目送著車隊漸行漸遠。

原來,當初敵人發現車隊時,還以為是碰上了解放軍,嚇得紛紛躲進草叢裡。後來,一看只有三輛車,兩輛吉普一輛卡車,而且都是美國造,車上還有國民黨軍車標誌,就認定上面一定坐著大官,因而趕快列隊迎送,以免惹出麻煩來。

恰於此時,後面敵人的那幾輛車也漸漸趕上來了,眼見得前面部隊這種列隊迎送的架勢,便斷定車上準有“大官”。因此,他們一直保持著一段500多米的距離,不敢超越前面的車隊。

就這樣,朱德的車隊大搖大擺,在天亮前順利地通過了敵佔區,並於5月11日安全抵達濮陽孫王莊。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神人也!什麼叫穩如泰山、泰山自若?總司令、陳粟真將軍也!

  • 朱老總是智勇雙全,冠絕全軍

  • 這就是總司令的智慧。

  • 中國人民軍隊的總司令,一生為國為民

  • 天上的星宿

  • 文曲星下凡神保佑,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