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遊戲 /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2019-04-01 12:13:03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嚴正宣告:“商業人物”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商業人物”授權。一切形式的非法轉載,包括但不限於盜轉、未獲“商業人物”授權通過第三方轉載行為,均屬侵權行為,“商業人物”將公佈“黑名單”並追究法律責任。“商業人物”只願與尊重智慧財產權的機構進行合作。

作者:郭儒逸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2009年6月7日零點,對國內無數的玩家來說,這是個令人感傷的時刻。從這一天起,(以下簡稱“九城”)運營了四年的《魔獸世界》中國區伺服器停服,玩家們只能暫時告別這款遊戲,在焦慮和茫然中等待國服的重新開啟。

這一天也成了九城董事長的事業分水嶺。在之前的數年,九城和朱駿一路高歌猛進,在當時的遊戲業界風頭日盛。那個時候還在蟄伏,網遊市場上活躍的是盛大、九城和這些如今已經沉寂的公司。不過,隨著2009年6月的這場變故,九城的地位開始搖晃,“獸王”朱駿也迎來他多變際遇的下半場。

朱駿應該想不到,他再次被外界所廣泛關注,是因為。在錯失孫巨集斌和兩位“金主”之後,賈躍亭的造車計劃還在繼續,這一次他拉上了朱駿。按照新近公佈的計劃,九城和法拉第未來將設立合資公司,在國內製造、營銷和運營電動汽車,賈躍亭有望獲得最高6億美元的資金支援。

這是一場充滿冒險的合作。兩位在各自圈內飽受爭議的“大佬”,兩家業務毫不沾邊的公司,還有目前同樣的落魄處境,不知道朱駿和賈躍亭在談判桌上是怎樣描繪他們的前景。顯然,賈躍亭不會放過他抓住的每一根稻草,而在朱駿的盤算中,九城希望藉此實現高科技多元化的轉型。但他說出的這句話,與以往自己的諸多狂人語錄相比,可能是相當沒有底氣的一次。

曾經高光的九城和朱駿,何以至此?

魔獸往事

《魔獸世界》是著名遊戲公司2004年推出的首款網遊。在廣大玩家的心目當中,“暴雪”是一個十分崇高的名字。暴雪的遊戲通常有恢巨集的世界觀,充滿魔幻色彩,劇情內容豐富,玩家角色多樣。在推出《魔獸世界》之前,暴雪開發的等經典遊戲,已經為它在全球範圍內贏得無數聲譽和狂熱粉絲。在中國也是如此。

尤其2003年7月發行的《魔獸爭霸3:冰封王座》版本,讓暴雪和魔獸迅速為國內玩家所熟知,也為後來《魔獸世界》的風靡打下了根基。

2003年的九城正在快車道上。這一年,九城代理的熱門3D網遊《》正式收費。當時盛大代理的《傳奇》盛極一時,朱駿也與不斷暗中較勁。在那個國內PC網遊的蠻荒時代,《傳奇》、《奇蹟》以及推出的《》火遍大小網咖。激戰沙巴克和勇者大陸,成為眾多玩家心潮澎湃的記憶,也讓這些廠商或代理商們賺得盆滿缽滿。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在後來的採訪中,朱駿豪言只要保證同時兩萬人線上,九城在《奇蹟》上幾乎每分鐘就都能賺到錢。正是憑藉這款遊戲,九城從早期的一家網路社群崛起,成為能與巨頭盛大叫板的一個對手。一時間,朱駿春風得意。在2003年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37歲的朱駿以1.5億美元淨資產位列第66位。而那時的馬化騰僅排在第99位,騰訊也正在猶豫要去哪裡上市。

國內網遊混戰之際,2004年《魔獸世界》橫空出世。如果說很多人是從《傳奇》開始接觸MMORPG(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那麼《魔獸世界》就把這一遊戲型別帶到了巔峰。與此同時,九城危機隱現。私服和外掛的泛濫,讓玩家對《奇蹟》不斷滋生抱怨,這款遊戲逐漸顯露出頹勢——朱駿迫切需要新的目標。

其實在《魔獸世界》進入中國之前,幾款歐美風格的網遊並沒有激起太大反響,因此不少業內人對《魔獸世界》能否征服中國玩家持有疑慮。而《傳奇》等的火爆引起跟風無數,市面上網遊數量井噴,競爭加劇利潤率下降,這也讓準備押注《魔獸世界》的九城壓力陡增。但朱駿敏銳而大膽。在這場激烈的魔獸爭奪戰中,關於九城如何擊敗盛大的版本並不一致。流傳甚廣的一個說法是,朱駿向暴雪承諾可以保證同時50萬玩家線上,而這一條最終打動了後者。

2004年2月,九城方面與暴雪母公司環球遊戲公司簽下授權與分銷協議。九城以300萬美元授權費、不低於1300萬美元的推廣費用以及後期高達5130萬美元的版權費拿下《魔獸世界》大陸獨家代理權。面對要求嚴苛的暴雪,九城甚至還需要購買昂貴的國外品牌伺服器才能達到運營要求。

九城的《魔獸世界》專案組開始運作。在國服啟動之前,專案組迅速招兵買馬,進行本地化的緊張籌備。黃凌冬是九城網路社群時代的元老,他是當時專案組的主要組建人。2010年,黃凌冬離開九城加入了騰訊。因建立艾澤拉斯國家地理(NGA)而被魔獸玩家熟知的田健,也被招入了專案組,擔任《魔獸世界》的漢化經理。①在早期就這樣,九城的少數員工和幾個狂熱的暴雪粉絲,承擔起了將這款遊戲引入中國市場的重任。

那個階段,《魔獸世界》在燃燒著太多人的激情。從2004年4月到國服正式上線的2005年4月26日,田健和他的團隊總計漢化了大約700萬字的文字,一些本土化色彩濃厚的翻譯,在後來的遊戲中被眾多玩家津津樂道。《流浪地球》的製片人龔格爾,當年還是一個剛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學生,受到邀請的他連夜坐火車趕赴上海蔘與《魔獸世界》的配音。遊戲中終極BOSS元素領主拉格納洛斯渾厚的怒吼,就來自於龔格爾的獨特音色。

大手筆投入之下的九城和朱駿,都在等待著回報。

2005年2月28日,《魔獸世界》中國區限量公測開始報名。兩週時間內,有近50萬名玩家提交了測試資格申請。資深玩家方玉告訴“商業人物”,相比其他網遊,這款遊戲玩家的進入門檻其實很高,也正是遊戲太贊才能吸引這麼多人。6月7日,《魔獸世界》正式收費運營。到7月下旬,暴雪官方宣佈,《魔獸世界》全球已擁有350萬付費使用者,中國大陸的付費玩家超過了150萬人。在同年舉辦的ChinaJoy上,《魔獸世界》首次亮相,並且毫不意外地令其他參展遊戲黯然失色。而這一時期,納斯達克上市的九城股價也一路上漲。看起來,朱駿和九城這一把賭贏了。

方玉回憶稱,在最痴迷的那個時候,他每天從早上六點一直玩到晚上十一點,周圍很多同伴也是一樣。《魔獸世界》對電腦配置的要求比較高,自己電腦不行,大家就都湧到網咖去玩。遊戲主要通過點卡來收費,當時的情況是一張點卡30元錢,可以玩66個小時。這對很多玩家來說,四五天時間就可以消耗殆盡。於是短短几年下來,他自己就積攢起了一堆點卡,結果後來都蒙上了灰。

“朱駿就喜歡玩大的”,當時遊戲業內有人如此評價。無論是《奇蹟》還是後來的《魔獸世界》,九城都瞄向了最有可能爆發的潛力股,然後押上重注。都說朱駿是個賭徒,但生意場上有時恰恰需要一點賭運,這無可厚非。直到目前為止,朱駿仍然留在了牌桌上,並且獲利頗豐。

代理戰落敗

方玉們在魔獸世界中的歡樂冒險,在2009年4月15日亮起紅燈。

當天,九城總裁陳曉薇指責網易與其爭奪《魔獸世界》代理權的內部信流出。第二天,暴雪與網易即宣佈,在中國大陸地區《魔獸世界》現有運營權協議到期後,網易將獲得為期三年的獨家代理權。

這款遊戲對九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九城2008年第四季度的總營收中,《魔獸世界》貢獻了90%以上。於是,一石激起千層浪。4月16日和4月17日兩天,九城股價跌幅超過30%,市值縮水三分之一。知情人說,失去代理權的那天,朱駿把自己關在上海張江碧波路的辦公室悶了一夜。

在魔獸玩家的眼中,這是一起迄今為止都記憶猶新的代理權大戰。九城、暴雪和網易三者之間的糾葛,成為他們在艾澤拉斯國家地理論壇上時刻討論的話題。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在業內,暴雪與九城反目的原因有各種猜測。2014年,在一次接受《財經天下》的採訪時,朱駿回憶說代理合同到期後,暴雪向九城提出了很高的代理條件。九城經過計算之後發現,如果全部照辦,未來三年公司都很難盈利,甚至要虧本。②

資深電競人BBKinG在他寫的《中國電競幕後史》書中說,其實直到暴雪在2008年最後一次美國總部的專項討論會上,都沒有決定是否要與九城分家。出於使玩家獲得最好的遊戲體驗,暴雪確實對代理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這一做法無疑將推高九城的運營成本,這是雙方難以調和的分歧之一。

在九城代理的幾年中,方玉介紹說,伺服器卡頓、版本落後和客服的遲慢,後期成為玩家經常吐槽的物件。“玩家就是這樣,你把魔獸引進來都誇你,但你做的不好時又都會罵你”。有一段時期,玩家們甚至直接給九城改了名字,加上了不太友好的詞彙。

在暴雪的強勢下,九城一度按照要求在做著運營。但在合作後期,BBKinG說,九城高層頻頻用強硬的姿態來處理與暴雪的關係,形勢越發緊張,最終激怒了暴雪。2008年之後,暴雪開始與其它國內廠商進行接觸,研究更換代理商的可行性。③

現在看起來,九城與暴雪的分手是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是代理商和遊戲廠商針對本地化種種矛盾的集中爆發。後來的一些認為朱駿“賭性十足”的分析並不十分客觀。一個例子就是,為平衡《魔獸世界》對業務的影響,九城在2005年就從國外引進了數款新遊戲,試圖多元化代理。甚至在與暴雪協議到期前的敏感時期,九城與暴雪競爭對手EA(美國藝電公司)的接觸,也可以看作是增加談判籌碼的嘗試。

只不過,在《魔獸世界》這款殿堂級別的遊戲面前,所有這些嘗試都成為徒勞。因此九城形成的對這款遊戲的倚賴,是一個結果,而並非九城失敗的原因。

無論如何,一片紛繁嘈雜之中,6月7日降臨了。

在這場代理權的糾紛之前,原本九城的員工們還在為“巫妖王之怒”這個新版本做準備。這是《魔獸世界》的第二部資料片,早在2008年的11月已經在北美等地上線。不過國服的玩家們仍在焦急地等待更新。而在確認代理權易主之後,這些準備停止了。

“當時我們都進到遊戲裡,等待著倒計時。”方玉說道。玩家們紛紛在遊戲中互道珍重,合影留念。九城在官網推出了一封告別信,還放了一首enya唱的《May It be》。在空靈的歌聲中,很多玩家不由地悵然若失。在魔獸世界的論壇上,玩家們也一邊頻頻刷著最新的訊息,一邊等待著最後一刻。他們不知道網易接手之後,國服要等待多久才能重新開啟。

隨著零點伺服器的關閉,屬於九城的魔獸時代宣告結束。

失去《魔獸世界》的九城,仍然希望通過其他遊戲填補這一空缺。朱駿也直言,他能夠把《魔獸世界》做起來,也能夠把它趕出去。但事實完全出乎他的預料。2009年底,九城推出自研的《名將三國》,準備向當時火熱的DNF(由騰訊代理)挑戰。然而在朱駿的一波親自上陣營銷過後,這款品質堪憂的遊戲在兩年之後便宣告停止運營。另一款被朱駿寄予厚望的《火瀑》,由於定位不夠清晰,主創團隊幾經變動,這款耗資巨大的遊戲最終也無疾而終。隨後在遊戲行業從端遊向手遊過渡的時期,九城的作品也乏善可陳。

與此同時,九城的股價一路下滑,再沒有觸及過60美元的最高點。而《魔獸世界》專案的成員紛紛被調去協助其他專案,一些人則選擇離開。

網易最終成為大贏家。今年1月份,暴雪中國在官方微博宣佈,暴雪與網易已續簽在華遊戲運營權至2023年。除了當初從九城手中搶下的《魔獸世界》,這幾年中網易與暴雪深度繫結,續約產品還包括了《星際爭霸》系列、《暗黑破壞神》系列、《爐石傳說》、《風暴英雄》和《守望先鋒》。和騰訊一起,他們構成了國內遊戲行業新的兩極。

足球遊戲

2009年對朱駿而言是晦暗的一年,除了遊戲,還有足球。

當年9月5日,中超聯賽第21輪上海申花主場與長春亞泰戰平,賽後申花球迷對時任俱樂部老闆朱駿展開了猛烈炮轟。朱駿與球迷的關係,一度跌至冰點。

朱駿在2007年初以個人投資的形式入主上海申花,並將申花與另一隻球隊上海聯城合併,組成一支新的“魔獸軍團”。2007年的朱駿還處在與暴雪的蜜月之中,於是在遊戲之外,喜好足球的他盯上了申花這個新“玩具”。


公司連年虧錢,市值不足1億,九城朱駿憑啥能幫賈躍亭?


2013上海國際足球邀請賽,上海申花Vs大田市民,朱駿首發出戰

朱駿將自己比作中國的阿布拉莫維奇,這位俄羅斯富豪擁有英超豪門球隊切爾西。阿布神祕、慷慨,他對球隊常常是一擲千金。申花隊內當時國腳雲集,信心爆棚的朱駿表示,要給上海這座城市帶來一座冠軍獎盃。

與《魔獸世界》中的玩家一樣,當球隊狀況不錯時球迷們可以起立鼓掌,但情況糟糕時他們也會毫不客氣地豎起中指。

朱駿管理球隊的方式獨樹一幟。他喜歡親自上場踢球,不僅讓職業球員當陪練,有時甚至還會代替教練指揮球隊。在更衣室內部,朱駿也有充分直接的權威,而通常情況下這本應是主教練的分內事。讓不少圈內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在2007年8月,在遠赴荷蘭與利物浦進行的一場邀請賽上,朱駿身披16號球衣上場,“過了把癮”後又主動申請下場。時任上海申花教練吉梅內斯在一場釋出會上也尷尬地說道,“其實,這支球隊的隊長就是老闆。”

朱駿球場內外的種種不羈言行,在很多人看來是在“遊戲足球”。他們批評朱駿投資足球的方式,認為這不是職業足球應有的思路和做法。在踢完一場與上海東亞(即後來的上海上港)的比賽後,針對朱駿再次上場的情況,時任東亞教練的范志毅便直言,“要揮霍掉申花的品牌是很快的,這樣的比賽沒有意義。”

那一時期的上海申花還被稱為“國腳超市”。朱駿接手後,以李瑋鋒、杜威、毛劍卿和郜林等為代表的球員,一一被掃地出門。在朱駿入主後的七年間,共有15名國腳被掛牌出售。而期間經歷的10位教練,不少也都和他關係不睦。

對一家成熟的職業足球俱樂部而言,球隊陣容的更替並不意外,但頻繁變動背後需要有成績的支撐。隨著申花球隊成績的下滑,於是在2009年那場與亞泰的主場比賽過後,憤怒的球迷們迎來了爆發。

被圍攻下的朱駿在2012年迎來轉機。這一年,他為上海申花帶來了阿內爾卡和德羅巴。尤其2012年6月“魔獸”德羅巴的轉會加盟,讓朱駿迎來他在申花的巔峰時刻。當德羅巴亮相上海虹口球場的那一刻,數萬名球迷給朱駿高唱起《征服》,似乎他們之前發洩的所有不滿,都已經不見蹤影。

在球迷的呼喊聲中,朱駿把足球和生意放在了一塊。顯然,他是一個運營品牌的高手,藉助足球來給九城增加曝光度的手段十分嫻熟。作為隊中的兩位頭牌,朱駿分配的“任務”是:阿內爾卡擔任《火瀑》遊戲全球代言人一年,這款遊戲同時還成了申花球衣的胸前廣告④;德羅巴則代言《行星邊際2》。當時的朱駿希望,這兩款肩負重任的遊戲,能夠在後《魔獸世界》時代為九城也帶來新的轉機。

但這次的投入並沒有達到朱駿的預期。加之申花俱樂部財政狀況的惡化、阿內爾卡和德羅巴的先後離去,以及申花捲入的與德羅巴的欠薪糾紛,可能都讓他心生退意。國際足聯在2014年春節前夕裁定申花需支付德羅巴近8000萬元賠償金,最終讓朱駿選擇了放棄。2014年1月30日除夕之夜,上海綠地集團宣佈接手申花,而朱駿的足球故事也告一段落。

申花球迷對朱駿的感情可能是愛恨交加,中超球場上像朱駿這樣一擲千金的老闆不是沒有,但像他這樣鋒芒外露,愛出風頭的老闆並不多見。很難說朱駿對足球的投入完全出於興趣,但他確實像一陣颶風橫掃過那幾年毫無建樹的中國足壇,給球迷留下某些值得回憶的瞬間。

繼續下沉

朱駿在球場上進進出出,近幾年的九城也時刻處於飄搖之中。

從足壇鎩羽而歸的朱駿,2012年下半年又把精力逐漸轉移到了九城身上。他用喬布斯迴歸蘋果公司向員工們舉例,以此說明自己從申花迴歸之後,九城也將迎來新的崛起。

然而,可能是意識到遊戲業務的萎靡,他開始不斷地講新故事。從2014年至今,朱駿先後搞過電視盒子、移動網際網路、區塊鏈業務,直到最近又盯上新能源汽車。開啟九城官網,現在已經幾乎再看不到和遊戲有關的資訊。業務不穩定之下,過去幾年九城的財報也是虧損連連。從2012年至2017年,九城年度淨利潤分別為-2112萬美元、-1770萬美元、-2282萬美元、-6116萬美元、-1.02億美元、-2593萬美元。

這些新故事並沒有給朱駿帶來新的希望。此番和賈躍亭的合作,有多少人會表示樂觀?

而九城也在失去美股市場投資者們的青睞。去年以來,九城的股價就長期徘徊在每股一美元左右,距最高紀錄跌去超90%,目前總市值也縮水為7836萬美元。去年10月,由於不再符合納斯達克市場制定的相關規則,九城更是宣佈退出納斯達克全球市場,“不得不”轉板至納斯達克資本市場。

在過去,按照朱駿講述給外界的版本,他的發跡史是一個老套而勵志的故事。從一個賣黃魚的小商販,到成為後來的大富翁。如今,這個財富故事正在褪色,他和九城都迫切需要一個新轉機。

參考資料:

①《魔獸世界的九城時代》,作者:楚雲帆,遊研社

②《離開申花日子朱駿都去哪兒了 還曾回康橋踢球》,《財經天下》

③《中國電競幕後史》,BBKinG著,長江文藝出版社

④《朱駿欲邀德羅巴代言遊戲 或複製阿內爾卡模式》,作者:宋承良,東方早報

*圖片購自視覺中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坦克世界一年多沒更新了,誰去搞下王二雷啊[捂臉]

  • 當朱儁代理魔獸世界在中國熱火朝天的時候,他考慮的不是如何升級伺服器,改善客服服務質量,考慮的而是如何以此為資本,要挾暴雪降低代理費! 當他在申花引進魔獸德羅巴的時候,他考慮的不是如何提高申花的成績,考慮的而是如何以此為資本,要挾幾個國有股東從而霸佔康橋足球訓練基地! 從而看出朱老闆此人不可成為生意夥伴!他為你賺到一隻雞腿,就想盤算著你的雞場!

  • 朱儁太毒,在魔獸已經大火的情況下,只想提高一點代理費,並拒絕暴雪更換高效能伺服器的要求。以為有玩家資料可以掌控暴雪。結果代理權易手,又去文化部告狀,讓新聞出版總署和文化部打了一架,又坑了網易一年的魔獸代理時間。 那個時候真的是熱鬧。

  • 網易代理魔獸世界也沒見好

  • 九城與暴雪競爭對手EA(美國藝電公司)的接觸,也可以看作是增加談判籌碼的嘗試~~~~~資產迅速爆發後,人飄了,找不著北了。魔獸世界理了你 誰都能玩的轉,你離開魔獸世界 什麼不是。你能發財是因為有了暴雪這個平臺,而不是你九城有多牛。。。。

  • 魔獸基本也是涼涼了,網易代理後基本就開始沒落了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