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食 /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2019-05-08 05:05:18

昨天飄飄感嘆,現在網上衝浪處處要小心。

梅粉們從未和我有過如此強烈的共鳴,在後臺各種現身說法。

看來,現在明星、博主、粉絲、網友被挑刺,的確是常態了。

可,飄飄萬萬沒想到,吃貨大國群眾對一個做飯的,也能挑刺。

前有美食家王剛因“殺菜”沒感情被挑刺,最近,又有個廚師引起大家不滿。

不過,這一次,飄飄倒覺得,挑得對。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怎麼回事呢?

事件得從二更5月2號釋出的一則視訊,開始說起。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視訊拍的是一家南京高階壽司店,名叫柒本味。

畫面是二更一向活色生香、高階感外溢的風格。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故事指令碼也充滿了一種匠人情懷。

標題就叫“一家有規矩的店”。

主打老闆,似乎對美味有著極致追求,廚藝好,脾氣大。

生怕不懂規矩的食客,糟蹋了他的料理,於是制定了一套就餐規矩。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啥規矩?

一、不能打包。

二、批量生產。

三、人不來齊不上菜。

四、上菜後一分鐘內必須吃。

五、沒有選單,不接新客,只能舊客預定帶新客。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乍一看,除了裝X氣有點燻人之外,也沒什麼好噴的吧。

但很快網友憤怒地發現,這個老闆對客人規矩一堆,自己卻最沒規矩——

用長著膿瘡的手,捏壽司給客人吃。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這就很讓人拳頭硬了。

比當你大一那年暑假回家,一直不允許你早戀的父母笑嘻嘻地告訴你,其實他們也是初中早戀認識的還讓人拳頭硬。

對於膿瘡這事,老闆段磊是怎麼迴應的呢?

他提出一個哲學問題——

四個月前的我和現在的我,到底是不是同一個我?

我的手現在沒有問題

網友看的是四個月之前的微博

把這個事情放大了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通過提出這個哲學問題,老闆成功繞暈了一部分網友,畢竟這個問題連赫拉克利特都沒搞清楚。沒錯,就是那個糾結人能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的偉大先哲。

但是,矇蔽的網友很快又發現了問題,不對呀!你一個廚子怎麼能戴著手錶下廚呢?!

這個還真不是挑刺,條例中明確規定,人員上崗時,不能帶著飾物料理。

因為手可以隨時洗乾淨,飾物卻長時間不會清理,極易滋生細菌。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這次,老闆的迴應大概如下——

戴手錶嘛……這是一種個人行為習慣……

我掰不下去了,我改還不行嗎。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本來,事情就以柒本味違反食品安全條例被勒令閉店整改為結局,這事就這麼告一段落了。

但,秉承魯迅先生痛打落水狗的精神,網友發現這家店是個寶藏,不扒不知道,一扒全是料。

罪狀一,說好不做外食,結果在外賣平臺上歡快營業被抓包。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罪狀二,在微店平臺上出售自制調料,製作工藝充滿疑點。

店內包括、薑片、醃製裙帶菜等產品。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微博上宣告是下單再製作。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但看過《舌尖上的中國》都知道, 好的醬油製作週期基本要一年。

網上找到的家常醬油自制方法,也需要四個月。

而那些醃製薑片、裙帶菜,怎麼也不可能在三五天內就做好的吧?

時代變了,現在大家裝X連草稿都不打了。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罪狀三,價格虛高,食物品質卻不敢恭維。

按照大眾點評上的扒出來的料,柒本味的價位人均300起跳。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但某點評app上的推薦菜出品圖的賣相是這樣的——

人均300~600的日料,調料用的是普通的青芥末,連手磨都不捨得用。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隨手開啟一家廣州人均300的日料店,人家的畫風是這樣的。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人均300+的日料店,別人家的推薦菜一般不是刺身,就是黑松露、帝王蟹。

而他們家,是擠一堆溢位盤子的醬油泡壽司。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但,哪怕花了300+大洋吃了一堆沙拉醬和醬油,還是有食客吃得高潮迭起,大呼值票。

這大概就是我等錙銖必較的俗人,無法擁有的簡單快樂的人生吧。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其實,真正懂吃的人,往往都很純粹。

懂吃的廚師是,懂吃的食客也是。

談到壽司,就不得不談回小野二郎。

那個被譽為“日本壽司第一人”的壽司職人,大衛·賈柏拍的紀錄片《》的主角。

真正的壽司之神和柒本味老闆,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的規矩極多。

但不一樣的是,他們的規矩,是用來自律,而不是用來自保的。

換句話說,他們要求自己,而不要求食客。

小野二郎畢生的主題只有一個——怎麼做出更美味的壽司。

這種追求是沒有止境的,就像他本人所說的那樣:你永遠不知道巔峰在哪裡。

我只想做出更美味的壽司

我一直重複同樣的事情以求精進

我總是嚮往能夠有所進步

我會繼續向上 努力達到巔峰

但沒有人知道巔峰在哪裡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為了不斷攀登巔峰,他只能不斷地磨練自己的手藝。

很多人以為手藝精進了,工作反而輕鬆了。

但對於小野二郎來說不是的。

不斷接近巔峰對於他來說,反而是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

食材用得越來越好。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料理的準備工作,越來越龐雜。

以前我覺得自己的料理法很好了

但之後我的手藝又有所精進

以前我會按摩章魚約30分鐘

現在要按40至50分鐘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但這種狀態對於小野二郎來說是種負擔嗎?

恰恰相反,他對做壽司始終保持著純粹的熱忱。

93歲高齡,依然因為這份熱愛寢食難安。

我會在夢裡捏壽司

點子多到半夜會驚醒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和柒本味主廚故弄玄虛的料理觀相反,小野一派的料理人對壽司職人的理解,都有一種一脈相承的純粹——

對美味追求的純粹,和對工作態度的純粹。

職人之道就是每天重複同一件事

他們只想工作

並非想標新立異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飄飄想到《料理仙姬》裡,思想純潔、無金錢慾望的美廚娘阿仙。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在今天,我們或許很難去苛求人,對料理持有這種高度純粹的態度。

但,如果拿這種純粹當變現的噱頭和賣點,那就不免吃相難看了。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舌尖上的中國》的美食顧問,當代美食家二毛說過,懂吃的人,往往都愛逛菜市場。真正的美食家往往會從食材中尋得最真實的激動。

香港食神蔡瀾,也是一個愛逛菜市場的主——

到任何地方,先逛他們的菜市場,這是我的習慣。

上菜市場,主要還是因為愛吃,遇到什麼沒有嘗試過的便買下來,如果餐廳不肯代你燒,就用隨身帶的小電煲在酒店房內炮製,其樂無窮。

這種對食材、食物本身有著最純粹的激動者,才是真正懂吃的吃貨。

但,如今的社會,愛吃的很多,懂吃的卻太少。

柒本味裝X翻車,被人總結為是一單網紅餐廳營銷失敗的經典案例。

私人訂製、不設選單、限量供應、不接新客、老闆恃才傲物脾氣大……柒本味所用的這些陳舊粗糙的套路,近年的網紅餐廳一用再用,百用不膩。

為什麼?因為鋤頭再糙,卻總能割到韭菜。

“吃”文化,在近幾年流行。但在吃這件事上,吃貨們越來越不關注食物本身,反而更注重各種各樣的儀式感。

生活要有點儀式感,但只有儀式感,那就是件虛偽又自討苦吃的事。

好比前兩年的“鞭屍牛展”事件。

順德有一家網紅煲仔飯——牛展煲仔飯。以老闆脾氣極差聞名網際網路。

美食博主品城記和網紅郭傑瑞都探過這家店,結局都是由於持相機入店被老闆牛展轟出店門。

是歇斯底里我可以用這個詞

大聲叫不做你生意

你們全部給我出去

所以我得罪說一句

老闆你去做一個心理輔導諮詢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老闆牛展,比柒本味老闆還懂規矩。他會手把手教你正確地吃煲仔飯,吃錯了就可能捱罵。

好不好吃呢,褒貶不一。只能說,煲仔飯再好吃,也不如牛展的脾氣好吃。

本地食客稱從來不會光顧這家店,大排長龍的,往往是千里迢迢來求一罵的外地人。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至於價格,也是虛高,且極度不透明。

埋單都是把客人叫到外面,老闆牛展私下報價,不固定菜價,坐地起價。多少錢全看老闆心情。

據品城記詢問到的價格,大概在一碗150+左右。

店家:蟹的話170

品城記:好像貴了一點

店家:是啊 你可以不吃的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讓食客們趨之若鶩的,恐怕不是煲仔飯的味道,而是煲仔飯的老闆。

人就是喜歡把最簡單的事搞複雜,還沾沾自喜以之為浪漫。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吃,不過是件最簡單不過的事,它其中包含的哲學,也應該是最純粹、最原始、最基本的。

它可能是《飲食男女》裡的,挑戰道德倫理的,人的原始本能。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它可能是《昨日的美食》裡,一對“不平凡”的情侶間,最平凡的惺惺相惜的溫暖日常。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它也可能是《昨夜的咖哩,明日的麵包》裡的,“無論多麼悲傷,都得填飽肚子”的對生命的珍惜與尊重。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我敢說一半吃貨都是受虐狂


吃,背後的人文底蘊再怎麼深厚,說白了就是一項最基本的生命活動,或者一種最原始的慾望滿足。

在賣弄吃的意義時,反而把吃的邏輯搞複雜了,那不過是弄巧成拙。

好吃的就是好吃的,不好吃就不好吃,用你的味蕾,去做這道選擇題。

搞那麼多彎彎繞,反而讓人變得好賴不知,香臭不知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手上長汗疹等面板病確實是日料師傅的常見職業病,賣魚殺魚的也容易得。只要工作時戴一次性的手套、少潮溼就容易好了。但是戴手套影響手藝發揮,所以一般都堅持不了戴。順便說一句,我問過醫生,不傳染。(但誰也不想吃這樣的手片出來的魚、捏出來的飯糰[我想靜靜])

  • 南京吃日料,顧客絡繹不絕,我能說什麼呢,說南京人心真大?

  • 二更不是都封了麼,這麼低劣的廣告活都接了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