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張蘭被判處一年監禁,改國籍讓引渡成難題,人在北京賞花已提起上訴

張蘭被判處一年監禁,改國籍讓引渡成難題,人在北京賞花已提起上訴

2019-03-13 23:45:29

文 | AI財經社 李漠

編 | 華記

本文由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3月13日,據港媒報道,明星大S的婆婆、高階川菜品牌創始人張蘭因為隱瞞資產,被香港法院判處監禁1年。

段和段律師事務所隨後釋出公告稱,有關報道失實,一審在2018年3月結束,張蘭已於2018年4月向港法院申訴,但二審尚未開庭審理。

俏江南開始於張蘭在90年代初開設的小餐館,巔峰時估值超過200億元,但是接連上市失敗,轉手於不同資方,張蘭也逐步喪失公司控制權。

張蘭被判處一年監禁,改國籍讓引渡成難題,人在北京賞花已提起上訴

張蘭人在北京

“張蘭人好好待在北京,沒有坐牢。”段和段律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陳若劍告訴AI財經社,今天早上他接到張蘭的電話,要求釋出公告澄清。

陳若劍指出,一審原告共提出五項訴訟,四項均被駁回,目前認定的隱瞞財產只是其中最輕的一項,但他拒絕透露另外四項內容。

“如果前幾項被認定的話,可不是一年的事情,而是三年五年。”他說。

據香港媒體報道,香港法院在該案中對張蘭發出禁制令,凍結其資產,禁止其轉移、出售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約5100萬美元的資產,她所有超過50萬元港幣的資產都必須申報。張蘭申報資產包括她及名下公司、約121萬美金存款、2輛車及北京的產業,共值128萬美金。不過,香港法院發現張蘭並未向法院申報禁制令規定範圍內的資產,於2018年3月裁定張蘭的行為蔑視法庭,近期判決其一年監禁。

該案法官曾於2月28日表示,未有收到張蘭指示提交澄清或反對高院頒令,法院亦一再向張的代表律師書面提醒張的行為已經構成蔑視法庭罪,務須出庭應訊,甚至發出手令。陳若劍告訴AI財經社,判處一年監禁與張蘭本人未出庭並無直接聯絡,張蘭派代理律師出庭,無須本人到場。

據新浪報道,早上8點11分,張蘭在朋友圈迴應稱:“今早正賞花,突收娛樂媒體造謠。我只能淡淡的一笑了知。(我的律師正在準備起訴這些造謠的媒體)”配圖是她在院中與花的合影。

據瞭解,張蘭早在2012年已移民加勒比島國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聯邦,該國與中國大陸和香港均沒有引渡協議,如果香港法院維持原判,屆時判決執行成為一大問題。陳若劍表示,暫時還沒有考慮引渡的問題,將盡全力準備二審,有把握能夠贏得官司。

鼎暉的進入,噩夢的開始

2008年9月,俏江南正發展得紅紅火火,注資約2億元,獲得10.526%的股份。同時,雙方簽訂對賭協議,在2012年年底前完成上市,這提前寫下俏江南的命運判詞。

當時餐飲業在資本界順風順水。2008年6月,小肥羊在港股上市;前一年,全聚德則在A股上市;次年湘鄂情登陸A股。俏江南曾被寄予厚望,張蘭對外宣稱俏江南“要做全球餐飲業的LV(路易·威登)”、十年進入世界500強”、二十年成為世界500強的前三強。手握2億員,她計劃在兩年內新增20家門店,使全國門店數量到2010年末超過50家。

但是,現實很骨感,這場夢只做到2012年就醒了。

按照媒體報道,鼎暉和俏江南的融資協議中規定,如果公司不能在2012年末之前實現上市,則俏江南必須要回購鼎暉的股份,且保證其合理回報。

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了A股上市申請。當時餐飲業在國內資本市場遇冷,兩年間沒有一家A股上市成功,這樣的寒冬一直持續到2017年,市場傳聞,採購端與銷售端都是現金交易,收入和成本無法可靠計量,無法保證會計報表的真實性,餐飲企業通道關閉。與其同期提交上市申請的淨雅集團以及在去年就排隊上市的順峰集團、狗不理和廣州酒家等餐飲企業同樣遲遲未果。

2012年1月30日,中國證監會例行披露,俏江南IPO申請終止審查,上市計劃流產。2012年4月,有訊息稱,俏江南將於第二季度赴港IPO,融資規模為3億-4億美元,但此後再無進展更新。

關於與資本打交道的經歷,張蘭在2011年接受《環球企業家》的採訪時表示過悔意,她說,當時鼎暉給出的估值偏低,且幫助有限;融資後3個月,金融危機最嚴重的低谷久能過去了,當時錢還沒完全到賬。她曾想清退這筆投資,但鼎輝要求翻倍回報,雙方未能達成一致。

“引進他們(鼎暉)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誤,毫無意義。民營企業家交學費唄。”張蘭說。

她認為,中餐不受資本市場的歡迎,因為資本對於高回報的追逐,要求俏江南快速擴張,這讓中餐失去了其獨特魅力。

“資本市場就想讓你賺錢,可複製性就受歡迎,不可複製就不歡迎”。

不管怎樣,騎虎難下,為加快海外上市速度,張蘭甚至變更了國籍為加勒比島國聖基茨,2012年9月17日登出了國內戶口。

後來,改變國籍一事被媒體披露,引發熱議。

張蘭迴應稱:“如果不是為了企業上市,我為什麼要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身份,去到一個鳥不拉屎、氣溫40多度的小島?去一次我得飛24個小時,幾百年前那是海盜生活的地方。”

張蘭被判處一年監禁,改國籍讓引渡成難題,人在北京賞花已提起上訴

CVC接盤

2014年,歐洲私募股權投資機構CVC正式入主俏江南,成為最大股東,張蘭繼續擔任董事長。根據媒體的報道,CVC以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俏江南82.7%的股權。按照當時的匯率折算,這筆交易中俏江南的整體估值約為22.1億元,略高於鼎暉2008年入股時的19億元。

接下來,俏江南的經營每況愈下。

因為CVC未能依約向銀團償還約1.4億美元收購貸款,2015年6月23日,銀團授權香港保華顧問有限公司的代表出任俏江南集團的董事,CVC的委派代表退出,保華是一家企業重組和諮詢機構。

有報道稱,之所以產生這筆債務,是因為CVC收購俏江南的3億美元總代價中,有1.4億美元系從銀行融資獲得,另外有1億美元是以債券的方式向公眾募集而來,CVC自身實際只拿出6000萬美元。而CVC不還錢意味著,它不願在俏江南的泥潭裡陷得更深,任由銀行等債權方處置俏江南了。

由此,雙方交惡。張蘭還公開指責CVC未經其同意,質押了包括張蘭持有的13.8%股份在內的俏江南100%股權。

3月13日,根據香港媒體的報道,CVC又把張蘭告上了法庭。香港法院在該案中對張蘭發出禁制令,凍結其資產,禁止其轉移、出售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約5100萬美元的資產,並下令她所有超過50萬元港幣的資產都必須申報。申報資產包括她及名下公司所擁有的股份、約121萬美金存款、2輛車及北京的產業,共值128萬美金。不過,香港法院發現張蘭並未向法院申報禁制令規定範圍內的資產,於2018年3月裁定張蘭的行為蔑視法庭。

張蘭方面表示,CVC在2017年3月15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原訴法庭提起訴訟,對張蘭女士提出5項藐視法庭指控。針對CVC的指控,張蘭聘請香港著名資深大律師餘若海出庭抗辯,推翻了四項,並在2018年4月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提出上訴。

張蘭的鐵娘子往事


張蘭被判處一年監禁,改國籍讓引渡成難題,人在北京賞花已提起上訴


1988年,張蘭放棄了分配的“鐵飯碗”,去了加拿大多倫多打工,刷盤子,扛牛肉。1991年聖誕節前夕,張蘭拿著掙來的2萬美元回國;次年,她租下北京東四大街一間102平方米的糧店,改造成了“阿蘭餐廳,之後又相繼在北京開了“阿蘭烤鴨大酒店”和“百鳥園花園魚翅海鮮大酒樓”。

2000年4月,張蘭賣掉三家酒樓,拿著攢下的6000萬元,在北京國貿的高檔寫字樓裡開了俏江南餐廳。

高階化定位讓俏江南搶佔了市場先機。首家門店就是由哈佛大學建築系的美籍華裔設計師設計,它還倡導每個店都有自己的風格。

張蘭抓住了中國兩次舉辦大型國際會議的機會,加深了其高階餐飲的色彩。2006年,張蘭建立了蘭會所,她說這是“衝著2008年北京奧運會這個千載難逢的創名機會去的”。在北京奧運會中,俏江南還擔任唯一中餐服務商,負責為8個競賽場館提供餐飲服務。2008年7月,2010年上海世博會之前,張蘭建立了蘭·上海。和北京奧運會類似,俏江南旗下4家分店進駐世博會場館。

蘭會所價格不菲,據張蘭說,第一家蘭會所總投資超過3億元,花費1200萬元請來巴黎Bacca-rat水晶宮的設計師菲利浦·斯塔克設計,店內擺著張蘭2006年在保利秋季拍賣會上買回來的油畫《三峽新移民》,價值2000萬元。

無論香港法院的最終判決是什麼,從1991年白手起家到如今“淨身出戶”,張蘭人生經歷之跌宕、精彩真的一點不輸她那位明星媳婦。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這麼看來,張蘭也是個很厲害的角,曾經幹出了自己的餐飲帝國。急於上市的思維導致了引狼入室,重點是那種股份合作協議就是火中取栗。上市一定要全盤考慮啊。張蘭估計是被人洗了腦,也或許是她內心深處的500強在搗鬼。如果不急功近利,穩紮穩打,踏踏實實邁近,不至於如此。老乾媽就無人能洗腦,我就不上市,咋地。

  • 一條趴在公款吃喝上吸飽血的螞蝗,終有報應!

  • 餐飲行業,日進斗金,我家樓下的一個小店,幹了兩年,老闆每天上下班就開上了大奔。 餐飲還要去上市,想錢想瘋了吧,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就是想上市,很多年沒人認可,就把包子賣成高價,結果把牌子賣倒了。

  • 這樣算的話,90年張蘭回北京創業,2000年開始發跡,巔峰產值19億人民幣,汪小菲應不屬於豪門,19億是王健林給校長啟動資金的兩倍而已,為什麼汪小菲叫新京城四少,和大s一戀愛就火遍吃瓜圈

  • 她雖然是外籍,雖然與大陸和香港沒有引渡關係,但是她人在大陸啊,跟國籍國關係不大。主要是大陸和香港之間並沒有類似“引渡”的司法合作協議。這才是判決執行的主要問題。

  • 昨天還看到張蘭發微博說港媒造謠,小編會很快收到張蘭的律師函的。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