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2019-04-09 08:03:11

光明網評論員:昨天(4月8日)有媒體報道說," rel="tag" class="tag_link">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起訴侵犯名譽權、被告反訴案有了一審結果:市南山區法院一審判決駁回華誼兄弟訴直面傳媒負責人以及直面傳媒反訴華誼兄弟的全部訴訟請求。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對於起訴媒體的案件,不用看具體情節,人們也會知道其案由大都是媒體刊發文章所引發,而訴因也大都無外是媒體刊發的文章造成了原告所稱的危害後果。對這種起訴媒體的案件,雖屬私權範圍的“民事”案件,但其結果卻具有實實在在的“公事”效果。不獨在深圳、當然也不獨在中國,被告為媒體的案件,對法院來說都是十分棘手的案件,也是公眾高度關注的案件。對這種案件的判決所表現出來的適用的取向,其結果將明在或潛在地影響媒體的社會功用。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華誼兄弟公司起訴直面傳媒,直面傳媒反訴華誼兄弟公司案的判決書就尤其值得玩味。在此案的一審判決書中,深圳市南山區法院認為,華誼兄弟公司所主張的侵權文章《風暴降至!稅務部門進駐華誼兄弟?業內曝電影圈洗錢內幕與手段!》標題未做肯定和明確的事實陳述,文章內容雖引用了未經證實的微信群截圖內容,但同時該文章也指出訊息“真偽難辨”“需靜等有關部門通報或等官方媒體報道為準”,表明被告並未對截圖內容進行定性,依據該文章表述,一般公眾應可得出涉案微信截圖上的爆料僅為傳言,未經證實,該文章前半部分並不能誘導一般公眾作出不客觀及非理性的判斷。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這段文字,實際上是對人們一般認知過程及其結果的情理分析。當然,其分析所依據的公共利益基點也是清楚的。其中“一般公眾應可得出”的判斷,是對一般認知過程及其結果的正常判斷,這種認知過程及其結果也是社會情理的一部分。這裡所謂“一般”,是排除了“特殊”和“極端”之後的“一般”,也是在濾出案件兩造的主張後,基於中立和平衡的“一般”。對原被告、尤其是被告是媒體的案件,用“一般”的判斷是公正決斷的根本所在;以“特殊”和“極端”判斷為依據而得出的結果,可能會失衡於媒體責任,因此傷及公眾利益,這個後果是由媒體所附帶的傳播公共性決定的。

因此,在社會情理的基礎上,由公眾的一般認知過程及其結果,就能得出一段“並未對截圖內容進行定性”的文字“並不能誘導一般公眾作出不客觀及非理性的判斷”的判斷。這個“並不能誘導一般公眾作出不客觀及非理性的判斷”的判斷,是對“一般公眾”的認知深具信任和信心的結果,也是對媒體能力、功用和效果的客觀判斷。這也就是說,媒體固然有影響力,但媒體所刊載內容的效應,是要經過“一般公眾”的認知過程的分析和過濾而達成,這個效應既不能以“特殊”個例、也不能以“極端”個例來描述。由此,那些看了同樣一段文字卻產生了與“一般”認知相反或不同的看法,就不能用來作為定案的根據。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顯然,如果不依社會情理,不以“一般公眾”的認知過程為依據,那麼就會在“公說公有理”時做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判斷,在“婆說婆有理”時做出“群眾易被媒體誤導”的結論。基於同樣理由,深圳市南山區法院認為華誼兄弟公司所訴的直面傳媒文章後半部分主要論述影視圈洗錢內容,“並未提及原告”,雖“確實可能引起部分公眾對原告的懷疑,但不能就此認定構成對原告的誹謗”。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華誼兄弟敗訴,法院判決理由有情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這是一個好訊息!

  • 我高興就想笑[呲牙][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 深圳南山法院判得好,這個公司就應該這樣判!

  • 看來,華誼兄弟確實不是國企。

  • 公眾的情理分析很多都是比較客觀公正的。

  • 支援深圳法院


相關推薦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