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2019-02-13 09:36:18

《致命ID》是一部高分懸疑:影片講述一個汽車旅館裡,住進了10個人,他們中間有司機、妓女、過氣女星、夫婦、警探和他的犯人,還有神祕的旅館經理。這天風雨大作,通訊中斷,10人被困在了旅館裡,驚悚的故事開始了。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死去,並且按照順序留下牌號。10個人存活下來的漸漸變少,他們開始恐慌,互相猜忌,卻無意間發現了彼此間的聯絡。但是,大家懷疑的嫌疑人卻紛紛死去,謎團籠罩在旅館狹小的空間裡,這樣的凶殺案件卻有著人們猜不到的真相……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說到旅館殺人,今天的大案故事就要講一位這樣的罪犯,他在90年代流竄十幾個省市自治區作案26起,殺害25人,其間他還逃出國兩年,他的殺人地點全部都是在旅館房間內。

今天我們大案的主人公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姓名:李枝永

國籍:中國

身高:1.70

李枝永出身農民,父母都是不識字,兄弟姐妹6個,唯一的生活來源就是全家臉朝黃土背朝天種著一畝地。

由於生活困難,直到12歲,李枝永才上了小學一年級。初中畢業時,李枝永便外出闖世界了。

李枝永邊打工邊修電器邊鑽研經商方面的學問。

某日,李枝永巧遇一位商人,商人告訴他,成功不僅僅只靠經商,而必須廣交天下朋友,結識三教九流,博採各門學科,既是專家又是雜家。

經過商人的這番提點:李枝永開始結識三教九流,慢慢的懂得了攻其不備,速戰速決,聲東擊西,欲擒故縱,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利用矛盾,各個擊破等軍事學問,特別是懂得了、偵查等知識。

雖然李枝永為了從商走了不少地方,也考察了不少專案,但沒有資金,只能是紙上談兵,畫餅充飢而已。

1985年,當李枝永流浪到瑞麗時,已經窮的連米線都吃不起了。

就在李枝永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個昆明的慣偷徹底改變了李枝永的生活。

慣偷告訴李枝永,一個男子漢難道還會被尿憋死?於是慣偷教李枝永如何扭門撬鎖,如何銷贓轉移。

就這樣……李枝永被拉下了水,同時也改變了李枝永的命運。

1996年4月17日下午2點,雲南省銀河派出所接到市客運站招待所電話報稱,該所150房間旅客何建新,慘死在自己的床位上,身上的錢及身份證都失蹤。聽說發生了殺人案,派出所不敢怠慢,立即向市公安局作了報告。20多分鐘後,瑞麗市局長、副局長帶領法醫等刑偵幹警,趕到了現場。

死者何建新被用用電擊器,連續擊打心臟致死。經現場拍照取證之後.偵查人員立刻查閱了住宿登記,看到4月16日與死者何建新同住者所持身份證地址是廣西合浦縣廉州鎮,姓名為高盛龍。

據服務員回憶,高盛龍身高1.70左右,很瘦,面黑,背駝,身穿黑色西裝。不過服務員覺得,高盛龍似乎是雲南本地口音,不像是廣西人。

這個高盛龍殺人手段非常熟練,死者沒有發出半點聲響。現場勘察表明,高盛龍沒有留下指紋、足印等任何證據。

看來,高盛龍絕對是一個慣犯,並不是第一次殺人。瑞麗警方非常吃驚,馬上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感覺到了此案沉重的分量。

這個高盛龍竟敢在全國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嚴打”鬥爭中頂風作案,他決非等閒之輩。

刑偵幹警立刻聯想到了三年前公安部串並的旅館系列殺人搶劫案,從作案場所到手段等等,極為相似。

於是便調取案宗,發現同類案件最初在3年前,也就是1993年的2月7日。

原來那個3年前的黑衣人又回來了!!

1993年2月8日上午9點鐘,雲南省保山市客運站飯店的服務員象往常一樣,走上三樓開始打掃房間。當她來到305房間時,照例先習慣性地叩門數下,並輕聲詢問:“服務員,打掃房間?”房間內毫無反應,看來客人已經退房走了,服務員便用鑰匙開啟房門。當她推開房門,隱約感覺到有股肉燒焦的氣味。她定睛往裡一看,不禁大吃一驚:靠外側牆壁的那張床上,仰面朝天躺著一具扭曲的屍體!

“啊!!”服務員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引來了飯店的其他服務員和幾名旅客。

雲南省保山市東門派出所接到報案,這名叫馬天強的旅客,死在保山市客運站旅社的305房內。警方立即趕到現場,發現馬天強雙目圓睜,死在床上。現場沒有血跡和搏鬥痕跡,屍體上心臟部位有明顯電擊傷。

看來,凶手是在深夜,悄悄靠近馬天強,用電擊槍將其活活電死的。

根據聯絡馬天強的家屬,確認死者馬天強系雲南省騰衝縣上營鄉大好坪村人,52歲,系經營小百貨的個體戶。案發前一天即1993年2月7日,他攜帶大約2萬元錢前來保山市進貨,這些錢現在已經不見蹤影。

與馬天強同住一室的霍慶貴清晨已經離店,並用馬天強的身份證從服務檯取走了死者的押金。霍慶貴被列為重大殺人嫌疑。

這個案件並非沒有線索,首先,凶手留下了霍慶貴的身份證登記資訊。

其次,凶手還和幾個人接觸過。

刑警在住宿登記簿上查到,案發前一天晚上,霍慶貴住的不是305房間,而是與一位名叫邱明華的四川內江市東興區高梁鎮鄧河村人同住213房間。

邱明華此時尚未離店,警方立即找到他。邱明華當過兵,身高體壯,有1米8。他在前一天中午入主,幾小時後霍慶貴就住了進來,兩人吹了一會牛。據霍慶貴說,他是個體戶,已經賺了幾十萬元錢,這次是來討債的。

後來也許看邱明華強壯如牛,怕萬一發生搏鬥不是對手,霍慶貴找了個藉口更換了一個房間。

邱明華此時也知道了霍慶貴夜晚殺死同屋搶劫的事情,嚇得半死,驚魂未定。由於邱明華是案發前和凶手接觸過幾個小時,對凶手印象比較深,很快描述了凶手的相貌特徵。

據他報稱,霍慶貴個子不高,身高1.7米左右,人比較瘦,但肩膀挺寬,看起來還是有些力氣。他的打扮一看就是長期在江湖行走,做生意或者行騙的。他身穿黑色西裝,腳蹬黑色皮鞋,手提黑色皮包,講雲南口音很重的普通話。

邱明華表示,如果在看到霍慶貴,一定可以認出來。

按照霍慶貴在店內登記的身份證的地址為:保山市西邑鄉大灣村。

警方立即帶著熱心的邱明華趕赴保山,抓捕霍慶貴。但他們趕到大灣村以後,還沒來得及抓捕,邱明華就發現這個霍慶貴和他見過的霍慶貴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大灣村村長也作證,霍慶貴是個老師巴結的農民,多年沒有離開過村子,只是偶爾去鄉里趕集。2月份,霍慶貴從沒離開過家。

可以斷定,霍慶貴根本就不是作案人。警方隨後詢問霍慶貴,霍慶貴說他在1992年11月上旬和未婚妻去保山市“紅光照相館’’拍結婚照時,放在中山裝上衣口袋裡的身份證和幾十元錢都被扒手偷走了。霍慶貴的未婚妻還告訴刑警,當時在照相館發現身份證和錢被扒竊時,照相館的一位營業負說她看見小偷下手的,因怕小偷報復而不敢吭聲。

他已經在公安局備案,重新領了新身份證。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經過反覆調查,霍慶貴沒有說假話。

由此,殺人案的線索斷了,但刑警並沒有放棄,推測會不會是偷了霍慶貴身份證的小偷幹了這些案子,但開始尋找這個小偷。

刑警便“紅光照相館”走訪,找到了當時目擊小偷扒竊霍慶貴身份證的女營業員。據女營業員回憶,那個小偷是個二十四五歲的男青年,矮個子,小腦袋,一隻眼睛的眼皮上有一個較為明顯的疤痕。

這個小偷以前就在這裡混,她以前見到過他被群眾扭送到公安局,似乎姓宋。

刑警得到了這個訊息後,分析認為小偷很有可能是保山當地人。

於是,刑警調集了本市犯有扒竊前科的小偷的所有資料,一查,注意力集中到住在川江路的宋建中身上。宋建中,二十六歲,原是建築公司電工,1989年因扒竊而被捕,送勞動教養三年。去年勞教期滿回來後,靠做臨時工謀生。據街道幹部反映,宋建中的生活過得很滋潤,遠非臨時工收入所能達到的,警方判斷其顯然有重操舊業之嫌。

市局刑偵大隊一位領導拍板:“請女營業員祕密辨認,如果宋建中確是扒竊霍慶貴的小偷,尋機抓起來突審!”

當天晚上,刑警獲知宋建中在“歡歡舞廳”跳舞,便把照相館女營業員帶去,請她在幾十名舞客中辨認曾經見到過的小偷。女營業員辨認了一會,指認了宋建中:“就是他!’’

於是,宋建中被押到市公安局後,辦“2.7凶殺案”的刑警立刻對他進行審訊,不問別的,單問去年11月上旬在“紅光照相館”扒竊身份證之事。

宋建中折進過局子,深知警方辦案的路子,聞言愣了:“怎麼問這個……”

刑警:“你扒竊的那張身份證,現被發現和最近發生的一起殺人搶劫案有關。這意味著什麼,想必你也知道!”

宋建中聽了,馬上嚇得大叫“這和我沒有關係。你們別栽我的贓啊!”,隨後就作了交代。

去年11月上旬的一個上午,宋建中在保山市“大新商場”作案,他把一個穿黑色西裝、手提黑色皮包的三十來歲的男子定為目標。乘對方的注意力集中在櫃檯裡的商品上時,他挨攏上去,把兩根手指頭伸進了對方的衣兜。但是,宋建中失算了,他的手指還沒觸控到什麼東西時,已經被那人用一隻孔武有力的大手隔著衣服牢牢抓住了!

“哦!這……對……對不起……’’

“跟我走!”“黑衣人,”低聲命令。

兩人來到商場一角,“黑衣人”說:“聽著,大家都是走江湖的,我不打算難為你,但你必須給我辦一件事……”

宋建中:“大哥,請吩咐!請吩咐!”

黑衣人:“你給我去搞幾張身份證來,年齡在20歲以上,40歲以下,面容接近於我。 3天后的下午2點鐘,在這裡見面,交貨!”

宋建中:“ 是 !是!”

黑衣人:“你如果失信於我,那你今後就別再想幹這一行了,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明白嗎?’’

三天後,宋建中去約定的地方,把他所竊得的三張身份證交給“黑衣人”。“黑衣人”給了他20元錢後,揚長而去。從此,宋建中再也未見到過這個“黑衣人”。

宋建中的交代,證實了樑新貴所同室而居的與宋建中所描述的“黑衣人”的外貌特徵十分相似。

這可能是唯一和凶手有關的線索。

但刑警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偵破工作陷入僵局的時候,這個所謂的假霍慶貴居然又犯案了。

一張張身份證,一連串的旅館殺人事件

4月12日晚,一位名叫姚興華的26歲青年,慘死於保山市東門聯營旅社304房,身上的3500元現金和身份證不翼而飛。姚興華剛剛結婚1年,是來保山跑運輸的,誰知道不明不白送了命。

當晚與他同住的旅客名叫陶弼才,身份證資訊為保山市辛街鄉周裡村人。

經過現場檢查,姚興華也是被電擊致死。

根據和凶手接觸過的服務員描述,這個陶弼才和那個凶手相貌非常一致,甚至同樣穿著黑西裝,看來就是同一個人。

唯一的線索,就是又留下了的一張身份證。

有了第一次黑衣人利用霍慶貴身份證作案的前車之鑑,刑警們沒有對調查陶弼才之行抱以厚望。果然,陶弼才在馬天強和姚興華被害期間,遠在幾百公里外的廣東,沒有作案時間。

根據陶弼才介紹,他的錢包和身份證早在1年多前就被偷走。

刑警又去看守所找小偷宋建中,他承認陶弼才的身份證也是他扒竊後送給“黑衣人”的3張中的一張。

正當保山刑警絞盡腦汁千方百計搜尋黑衣人時,罪犯的已經跑到了大理。

4月22日晚,來自江蘇省溧水縣明覺鄉光明村的翟先雲,被害於下關客運總站對面的建設旅社南樓209房。與死者同住一室的旅客已悄然離去,而此人住宿登記的姓名正是十天前被殺的姚興華。

根據服務員回憶:4月22日下午,“黑衣人”提著黑色皮包,出現在服務檯小姐面前,問道:“有房間嗎?”

服務員回答:“有。”

“我要一個兩人房間裡的床鋪,這樣可以節省一點開支。"

出門人的這種心情可以理解,服務員便把他安排在208房間。服務員告訴他,208房間裡已經住有一個旅客,是江蘇來的。這個以“姚光華”的身份證登記住宿的“黑衣人”連連點頭,臉露笑容:“我喜歡有個人作伴,太好了!”

據後來案發後二樓服務員告訴刑警,她在“姚光華”住進208房間後去送開水和拖鞋時,聽見“姚光華”和另一位旅客、江蘇省溧水縣41歲的翟先雲談得很熱絡,全然沒有當天晚上要發生血案的跡象。

接到通報,保山刑警立馬趕到大理。現場和之前兩起殺人案完全一致,凶手也是使用電擊槍,身穿黑西裝。況且,單憑這張姚興華的身份證就可以證明凶手的身份。

然而,在刑警還在大理走訪目擊者的時候,又有一起殺人案發生。

【中國大案紀實】鮮為人知的瘋狂旅館殺人事件全記錄

5月2日,一位名叫魏永祥的西北大漢,又慘死在省會昆明南客站招待所的206房,隨身攜帶上萬元現金失蹤。作案方式與前几案如出一轍。不同的是,登記住宿的身份證換成了苴國進。

刑警們心急如焚,立即從大理趕到昆明,立足未穩,黑衣人又於5月5日與一位名叫李維佼的少婦,出現在昆明西客站招待所。他用趙武成的身份證登記住宿,並且說李維佼是他同事,必須另住一間房。隨後,他將一名叫範桂生的老人殺死在客房內,老人的皮包不翼而飛,裡面有6000多元現金。

在短短的三個月內,神祕的黑衣人橫跨三市,連傷5命,案件驚動了雲南省公安廳。在省公安廳主管刑偵工作的副廳長彭建飛、刑偵處長黃鎰先和副處長楊有光三位資深高階警官,反覆商議,認為務必短時間內抓住凶手。

警方立即組成專案組,將幾個案件併案處理。

根據西客運站招待所服務員提供的資訊,及住宿登記簿上記錄的,易門銅礦工會幹部王洪福在黑衣人殺害範桂生之前的5月4日曾與他同住一室。省廳決定:由具有30多年公安偵查生涯的省公安廳作戰室副主任歐良發,帶領年輕偵查員張磊赴滇西查苴國進,趙武成和李維佼;由省交通廳公安處副處長李代彪,率刑警芮衛東到易門銅礦找王洪福。

歐良發和張磊首先來到騰衝查少婦李維佼,卻發現李維佼已於1990年從騰衝嫁到了粱河縣。偵查人員轉至粱河縣,經查實,1993年2月至5月,從沒出過遠門的農村婦女李維佼,根本就沒有離開過樑河縣。李維佼的嫌疑被排除。

後警方用了大量精力反覆調查,終於找到了所謂的李維佼。這是昆明當地一個站街妓女。根據她回憶,一個穿黑衣的男人找她要求嫖娼,她就跟隨這個男人去了一家旅館。旅館要求登記,男人就從衣兜裡拿出一個女人的身份證登了記。這和她完全沒有關係,她甚至不認識李維佼名字中的佼字。她和這個男人只是性交易,也根本不知道這個男人的底細。

由此,李維佼這個線索中斷。

調查王洪福的刑警也無功而返,據王洪福介紹:他是出差來昆明的。王洪福生性謹慎,所以未成為“黑衣人”的刀下之鬼。在他住進昆明西客運站招待所的當天住了進來,兩人自然要閒聊幾句。“黑衣人”聽說他是銅礦上的,便關心地問收入怎樣。王洪福常年出差,有一定社會閱歷和防範心理。他對“黑衣人”哭窮,說單位的效益不好,連工資都發不起,每個月只發50元生活費。其實,王洪福當時身上就帶著5000多元鈔票。結果,使“黑衣人”誤以為他是窮光蛋而沒有下手。當王洪福從李代彪副處長口中得知就在他睡的這張床上,“黑衣人”於5月7日晚上將另一名旅客殺死劫財的訊息時,不禁一陣後怕。

難道黑衣人是趙武成?歐良發和張磊的視線轉向新的目標。可是,據當地派出所介紹,趙武成於1993年2月7日到昌寧縣做工,4月7日回家後一直來離開過保山市辛街鄉尖山村。而黑衣人在昆明西客運站持趙武成身份證作案,則是5月份。顯然,趙武成不具備作案時間。

現在,對於歐良發和張磊來說,滇西之行,如果還有線破案希望的話,那就是苴國進了。他們來到大理的巍山縣水建鄉永安村,很順利地找到了此人。然而,苴國進稱其身份證已於1991年2月被其侄子苴有高借走後至今未還。苴有高之所以借身份證,是因為他剛剛勞改釋放後,只有釋放證沒有身份證。他急於外出打工,便將其叔苴國進的身份證借走。幾個月前,苴有高路經保山市客運站旅館歇腳時,同室的一老少藉口苴有高偷了他們的東西,將他身上的78元錢及身份證強行拿走了。

他當時還報了案,抓住了小偷,但沒有找到身份證。

得知這一情況,歐良發和張磊立馬來到保山公案局,在該局刑警的配合下,從1991年2月保山客運站旅館的住宿登記本上,查到了與苴有高同住的兩名小偷。兩人原是父子,均承認苴有高所述情節屬實。但父子兩均稱,偷身份證實屬被逼無奈-在此之前、他們只敢暗中偷不敢公開偷。他們之所以走上搶奪之路,是因為1991年2月初,他們聯手在保山客運站售票處行竊時,被一名黑衣人抓住。對方威脅如不給他搞幾個身份證,就要把他們扭送給公安。由於時間緊迫,只好住到旅店裡去搶奪。當父子倆把搶來的身份證交給黑衣人時,對方給了他們一百元辛苦費。

不過,這個父子的父親認為,這個黑衣人肯定是走江湖的:我把身份證交給他的時候,看他拿出好幾張身份證。我也是走江湖的,這行我懂。一般身上帶著這麼多身份證的,不是做假證的販子,就是在江湖流竄的重犯。

查完所有的線索,歐良發和張磊陷入了山窮水盡疑無路的痛苦之中。

但是,李代彪和芮衛東的易門銅礦之行,雖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但獲得到了黑衣人留在王洪福日記本上的筆跡。這是目前凶手唯一留下的線索,這給偵破工作帶來了一線生機。

可是,就在雲南警方還沒有將亂麻似的線索理出明朗的頭緒時,新的案子又發生了。

8月29日,來自湖南祁東縣的個體商人胡華南,被害於楚雄市祿豐縣廣通鎮客運站招待所。廣通警方查明,當晚與死者同住的旅客名叫何光孝,系保山市蒲瓢鄉雙河村人。

廣通警方立即電告保山市公安局,請協查何光孝情況。專案組此時,已經不對凶手留下的身份證抱希望。

果然,根據調查,何光孝是一位在親屬嚴密監護下的精神病患者。像這樣連自己家院子都出不去的嚴重精神病人,要到數百公里外的地方謀殺,顯然是天方夜譚。線索再次中斷。

就在四天以後,黑衣人又出現在了次理市,這次他的名字已經變成了劉家成。9月3日,在大眾旅社北樓103房間,浙江渚暨縣牌頭鎮的王欽良死在了他的手上。

大理市公安局政委張建國率刑警在現場反覆勘查,終於取到兩枚指紋,這也是重大突破了。

省公安廳接到楚雄和大理公安處的報案,立即召集了緊急會議,刑偵高手們紛紛發表意見,認真地分析了案情。鑑於黑衣人在不到8個月的時間裡作案7起,殺死6人,和以騰衝為起點,途經保山、大理、昆明折轉楚雄。廣通、下關,然後殺了個回馬槍這一特點,得出瞭如下判斷:下一步黑衣人很可能會出現在保山,也許在保山作案後,會從滇西方向潛逃出境,也許會再返回昆明,向內地逃竄。根據這一判斷,省公安廳命令:由最近發案地的大理州公安機關在全州範圍內進行搜捕;二、德巨集、保山兩地公安邊防在邊境加強防範,防止黑衣人潛逃出境;三,昆明公安機關加強對旅館車站的控制,防止黑衣人流竄內地……

然而,黑衣人絕對不尋常。這個在江湖混跡多年的傢伙,預感到警方可能在雲南圍堵他,竟然一下子逃到了四川。

黑衣人跳出雲南警方的圍追堵截來到西昌,無心欣賞神奇美麗的風光,又在謀劃著新的犯罪。

在西昌這個小地方,黑衣人遭遇了第一次危險。眾所周知,西昌是衛星發射基地。為了防止國外間諜,這裡旅館管理比較嚴格。

9月9日,他來到一家名叫“交通公寓”的旅館,當晚,來自四川大足縣龍水鎮五金街44歲的鄧修良,便在這家旅館慘遭殺害。就這樣,瘋狂的殺戮再次開始了。

黑衣人不敢隨便回到雲南,開始流竄各地殺人。

9月11日,在四川成都火車站招待所殺死1人;

9月14日,在陝西西安火車站招待所殺死1人;

9月16日,在河南洛陽汽車站旅社殺死1人;

9月19日,在河南鄭州火車站旅社殺死1人,

9月26日,湖南寧鄉縣大田常樂村的信廠華,被害於湖南長沙市東區㈩租汽車公司招待所;

9月28日晚,在短暫的1個半小時內,黑衣人分別在衡陽鐵路金龍招待所301房,將株州鐵路貨運職工石安明殺害;在衡陽江東公安公司服務大樓204房,將湖北石首市科委物資站的葛宗文殺害,堪稱喪心病狂。根據分析,黑衣人殺死石安明發現他沒什麼錢,於是立即又去殺死了葛宗文。

9月30日,在湖南懷化火車站招待所殺死1人;

10月1日,在貴州貴陽火車站旅社殺死1人;

10月3日,在廣西柳州火車站411房間殺死河北成縣梨元屯的高月閣;

10月5日,在廣西荔蒲縣汽車站招待所410房殺死浙江省蒼南縣靈溪鎮的應上錦;

10月14日,在廣西捂州地區糧食局招待所殺死廣西玉林柴油機廠的採購員陳進海;

10月14日,在廣東肇慶市四路牌坊旅社地下室10號房間殺死福建省長汀市的王金文;

10月16日,在廣州市汽車客運站招待所殺死1人;

10月20日,黑衣人故伎重演,同晚上,連作兩案,先在廣西南寧市朝陽旅社214房,廣西合蒲縣常樂鎮的黃建新慘死,之後,又在廣西南寧鐵路招待所504房間,奪去了四川省內江市沙海煤礦職工李波的生命。

從1993年9月10日至10月20日,“黑衣人”的足跡踏遍了成都、西安、洛陽、鄭州、寧鄉、衡陽、懷化、貴陽、南寧、柳州、荔浦、梧州、肇慶、東莞七省11市,行程數千公里,耗時40天,殺16人! 至此,已有24個人慘死在黑衣人的魔爪之下。

此案殺人之多,涉案地區之廣,破案難度之大,震驚全國。廣西公安廳自認為沒有能力單獨偵破此案,於10月25日緊急電告公安部,建議由公安部牽頭統一指揮協調全國公安機關偵破此案。

公安部部長親自閱讀了案件卷宗,深感震驚,下令限期破案。

按照公安部黨委的指示,公安部刑偵局於1993年11月2日至5日,在南寧召集全國有關省市區公安廳(局)刑偵部門的領導和刑偵專家共商偵破大計。通過對8省市區1993年2月至10月所發旅館系列殺人案25起、死24人的案情進行了全面分析,取得了共識。會議決定:

一、此案定性為全國旅館特大系列殺人搶劫案;

二、由公安部刑偵局統一指揮偵破此案,並以公安部名義向全國公安機關發出緊急通報,樹立全國公安一盤棋的思想,總體作戰,及時互通訊息,互相支援;

三、發案地區有關省市區公安廳(局)均應成立專案組,堅持專案專力;

四、以雲南作為主戰區,雲南的保山以及滇西的楚雄、大理、德巨集等地作為偵破工作的重點;

五、各有關省、區應對1992年以來發生於旅館的旅客非正常死亡情況進行一次認真全面的複查;

六、由於此案系中國建國以來個人在旅館作案手段最為殘忍,方法最為隱蔽,時間最為長久,跨越地域最廣,殺人最多以及防範和偵破難度最大的特大系列命案。其危害性遠遠甚於1983年“二王”持槍殺人的一類案件。因此,必須不惜切代價,全力偵破,公安部懸賞,誰家偵破此案,就對誰家進行重獎。

南寧會議結束後第五天,公安部刑偵局的緊急通報傳到了全國3葉省市自治區以及鐵路,交通、民航、林業的公安廳(局)。各地和各行業公安機關按照自己的任務和分工高速運轉起來。在汽車站、碼頭、火車站、旅館佈下了緝拿案犯的天羅地網。

1994年1月,公安部刑偵局派出處長飛抵雲南督戰,並在偵查中心地區保山市召開了專案會議。

1994年2月,廣西公安廳主動派出刑偵專家赴雲南助戰。

終於在1994年4月5日有了新線索.....但是......

1994年4月5日,楚雄公安處報告,4月4日凌晨,住雲南省祿豐縣廣通鎮茶葉市場停車場旅社412房間,來自彌勒縣菸草公司42歲的駕駛員段華,在一自稱王林的年青人對其進行謀殺搶劫過程中被驚醒。搏鬥中,對方倉皇翻牆逃走。案犯將一黑色提包和一件黑色西裝遺留在現場,包內有大理祥雲縣禾甸鄉瓦窯村李雨福的身份證和王林的拖拉機駕駛證、及段榮光的存款單4張。

鑑於此案和凶案非常相似,專案組非常興奮。接到報告後,儘管已經入夜,楊有光還是率歐良發和張磊從昆明驅車趕到了300公里外的祥雲縣城。

4月5日晚9點半,李雨福被抓獲,經段華辨認,正是作案者。李也供認不諱,並交待了自己的作案經歷

他1985年4月曾因盜竊罪,被姚安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1988年2月出獄後,他不思悔改,繼續盜竊,被南華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1992年2月釋放後,作惡升級,又分別在雲南廣通等地進行搶劫活動。他一般採用和陌生人同住一屋,乘著受害者熟睡,將他打暈,然後將走財物。

此案與公安部串並的旅館系列殺人案具有許多相似點,深挖價值很大,省公安廳黨委決定由案犯所在地的大理公安處長尹樹賢與楊有光共同負責專案,下設審訊,後勤,查證、機動組。由於案件遍及全國,單單車旅費就花費巨大,專案組經費緊張。不過,尹樹賢表示,就是勒褲帶欠重債也要查到底,攻克此案。

經核查,李雨福作案手段與“黑衣人”作案手段接近,但有明顯區別。李雨福只是用木棍之內,將受害者打暈,並不敢殺人。

最關鍵的是,經王洪福,雷蒙光、邱明華等人辨認後,李雨福根本就不是那個黑衣人。

最後又經過指紋和筆跡鑑定,李雨福也被排除嫌疑,他並不是“黑衣人”。

奇怪,自從1993年10月20日,黑衣人在廣西南寧殺害李波以後,就突然消失了,消失時間之久,令人費解令人吃驚。而按照黑衣人的作案規律,應是快節奏跳躍式連續殺人的,1994年沒有露面,1995年也沒有音信。

黑衣人逃亡國外

原來,黑衣人從四川回到雲南,當時就已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警方的搜捕無處不在,他的模擬畫像到處都是。尤其是各種旅館,都接到協查通報。不說昆明,楚雄,大理,保山,騰衝難以藏身,甚至連十分封閉的怒江都無法立足。黑衣人在江湖流竄多年,深知繼續留在國內很有可能被抓捕。猶豫再三,他決定逃到國外去避避風頭。於是,他從隴川縣章風鎮偷越國境,來到了緬甸。

在緬甸浪跡了一段時間之後,東不成西不就的黑衣人錢很快用光了,沒錢的他在國外根本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這讓他萌生了冒險回國的念頭。但中國那麼大,哪裡才是他的歸宿?是去隴川的大象之鄉,還是到瑞麗的孔雀之鄉?

國外無法生存的黑衣人經過一番思考,決定先到國內的瑞麗。

於是1996年4月17日瑞麗客運站招待所殺人事件就發生了。

瑞麗市公安局長和政委、副局長研究完3年前的案件卷宗後,決定立即成立專案組:以公安局長為組長,抽調了各警種24名精兵強將為成員,迅速在全市範圍內展開了以旅館為重點的全方位偵查搜捕。

黑衣人在瑞麗殺人後,並沒有急著離開。

有始有終,凶手最終還是在旅館被擒

4月21日晚,黑衣人走進了設在瑞麗市的德巨集州熱帶作物研究所招待所。

當黑衣人選了最低檔的房間後,服務員讓其出示身份證時,已經做了20多年服務員,看到黑衣人的神色就有些懷疑,有經驗的服務員接過身份證一看,見上面印著高盛龍的名字,不禁心中一驚。因為,4月19日,勐卯派出所民警到招待所特地來招待所打招呼,凡是持有高盛龍身份證住宿的人,要馬上報告。

40多歲的服務員,沒少接觸過三教九流的人,她非常淡定又熱情地說:“我們這裡條件可好啦,服務更沒說的,大部分是回頭客,單人間24元,雙人間20元一個床位。有衛生間,有彩電……”給黑衣人介紹了一番後,便親自把高盛龍送進了房間,

然後給樓下保安使了使眼色後,飛奔到最近的公安局,向當班警察彙報情況,但服務員怕高盛龍發覺異常,在公安局停留了不到3分鐘又跑了回去。

聽到發現了高盛龍,專案組極為興奮,下令勐卯派出所立即出警,務必生擒歹徒。

抓獲這個所謂的高盛龍以後,專案組立即採集了他的筆跡、指紋和相片,送到技術鑑定。

雖鑑定需要時間,但這個高盛龍和黑衣人的相貌基本一致,指紋粗略對比也沒有什麼區別,可以肯定這傢伙就是凶手。

4月23日上午,孫建東局長便在市局刑偵大隊辦公室組織了審訊。

由於有了很多證據,專案組胸有成竹,不怕歹徒不交代。

經過長時間的聲訊這個所謂的高盛龍終於供述了他那令人髮指的犯罪事實,交待了流竄十幾個省市自治區作案26起,殺死25人的情節,他的真名叫李枝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 條評論
  • 最後這個服務員應該通報表揚,重獎!

  • 出差在外,從來住單間的舉手😀

  • 這小子為什麼這麼頻繁的作案

  • 9幾年到瀋陽進貨,也是和人同住,後來也是在五愛市場一個小旅館殺了好多人,在也不敢住了,好像那時候一個人5元一晚

  • 85年4月判刑兩年,88年2月出獄?????作者的兩年是幾個月

  • 現在坐各種交通工具要用身份證聯網對比,住酒店更是身份證聯網對比,各種監控組成的天網。這才有現在這麼穩定的生活。


相關推薦
載入中...